加载中…

加载中...

高级船长

14.戏说“海员”——船舶轮机长(老轨)

转载 2016-09-02 07:30:36

看到“泰坦尼克”号机舱内穿了四条杠、正在根据驾驶台车钟指令操纵主机的轮机长了吗?可能观众仍然没有注意吧,因为本部电影把船上才几天的罗丝与小鲜肉杰克出轨爱情故事演绎地实在让观众高潮般的激动和流连忘返般的回味。谁还会去关心主宰他们命运的海员弟兄,特别是维持船舶动力的机舱轮机部。同样是四条杠,船长抛头露面,轮机长却当幕后英雄,甘愿做船长的得力助手和配角。而且,从未改变他们的绰号——老轨。

轮机长的形象 

仿佛他们就是在机舱内做着“鬼鬼祟祟”的事情,谁知道他们才是巨轮的真正推进者!

从蒸汽机时代到内燃机时代,船舶的装备发生了质的变化,但轮机部人员还是钻在机舱内,默默无闻地开动主机和副机,在不露声色的环境中把数万匹马力的主机驾驭的得心应手。

据我所知,8500箱位的现代超级集装箱船舶的螺旋桨的直径已经达到了8.66米。那

19000箱位的船螺旋桨更大了,你超级想象一下,这个直径是什么样的概念!在这样的船舶上当一位轮机长,做一个老轨真的无怨无悔了。你说,在庞大的人类队伍中,驾驭如此巨大的轮机长在世界上有几位?

操纵主机的轮机长

因此,在我的概念中,轮机长也是最伟大的大国航海工匠之一,而且货真价实的工匠,他们事无俱细,管系、机器两手都硬,两手都抓,确保了巨轮的动力安全。

我的头脑中渐渐浮起了一位轮机长的形象了。

这是我在被公司外派到挪威船队初期结识的崇明轮机长。我与这位轮机长同船之际,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管理经验和轮机基础知识,成为了我良友益师,至今保持联系。

当年,我被公司派到了马尼拉挪威海事学校培训并获得了挪威船长证书。然后,在外派部的安排下到挪威船去打开北欧海员市场。因为我的口语不太好,在挪威船东无奈的选择中,我勉强通过了在新加坡的挪威船舶管理公司的面试,在极不信任的情况下,我被派到了一艘方便型的散装船上工作。一到船舶我就碰到了换货装载的扫舱的重任。下一个航次是装载化肥去往澳大利亚的吉朗港(Geelong)港,上航次装的是大豆。也就是说,洗舱必须达到舱内没有一颗大豆!所以洗舱的任务非常艰巨。我从集装箱船过来没有扫舱经验,面对棘手的问题老轨对我说:

“船长,别担心,船上液压升降机,先用海水冲洗,再用淡水过洗,然后用液压升降机伸到坳角头,把没有冲掉的大豆全部扣出来。大副有经验保证可以完成洗舱任务。”

接着大副、老轨在我办公室内研究了洗舱方案、步骤和时间节点,有条有理。我感觉这个外派团队的素质很高,成员间的气氛和谐。

机舱中巡回的轮机长

而在此时,船东与北京的外派公司电波往来,正在酝酿如何把我dismissal(炒鱿鱼)。可是随着我一份份标准的英文伊妹儿发给船东,船东开始沉默了,感觉交流还是比较畅通的。

在大副的带领下,在老轨的支持下,船舶按期完成了洗舱并且一次性通过了严格的检疫验舱。船舶顺利移到了装货码头并很快装满了化肥向巴拿马运河驶去。

顺利通过了巴拿马运河,横渡了太平洋后直插在墨尔本附近的吉朗港(Geelong)。

当我抵达吉朗港锚地准备抛锚时,高频电话传来代理的声音:

“船长,请你暂时在锚地附近漂航,贵船东正在乘交通艇过来,等船东上船后再抛锚。”

我知道船东仍然不信任我,但我并没有畏惧这样的考验。当船东到船后,我询问:

It’s  the right  anchor  position ! I  shall  drop a nchor  right  now . Are  you ready 

我毫无客气地对不信任我的船东用了很重的语气,因为我知道,我的团队就是我的后盾,上有大副在船首驻守抛锚操作,下有机舱的老轨在背后支撑,我还有娴熟的抛锚技艺。

船东看到我大义凛然的样子,点点头!

Chief, drop  the port  anchor!  One  shackle  into  water!(大副抛左锚,一节下水!)

大副在我的口令下,非常柔和的将大锚抛到了海底。在我的口令下慢慢松到了7节甲板锚链。船舶稳稳地在锚地安静下来,在港湾的微波下,锚链松弛下来,抛锚完美完成。

船东看到我完成了锚泊操纵后:Captaindown  stair  to the engine room!”

我交代了值班驾驶员注意锚泊安全后,我带着船东走进了机舱。只见机舱内机器设备都是光洁如新,连下机舱的扶梯都没有一点污迹。我给船东的白手套在机舱转了一圈出来还是原来的颜色,机舱花铁板底下没有流动的液体,机舱内的工作间、备件摆设都是按照公司的SMS体系按规定保存。机舱的每一位成员都是以热情的态度迎接船东的检查。

船东接受了海员弟兄的礼待,心情特别的好!

“Captaingo  to  your  Cabin!  Bring  me  your  crew  list! And  whisky  please! 

我带领船东到了我的舱室内叫服务员开了威士忌,然后递上了Crew  List(海员名单)。

船东唰唰地在每个人的名字旁边写上了数字:“船长,请根据名单上的数字给弟兄们发奖金。你做的很好!机舱老轨也做得很好。很遗憾你就是英语口语不太好。”

然后把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Captainyou  done  a  good  job!

接着,船东将英文换成了中文,原来他是假洋鬼子,是新加坡人!我有点惭愧的微笑。

在全体海员弟兄的努力下,我们取得了船东的信任。在此后的杰出表现后,船东居然把整个船队的大部分船舶交给了本公司管理,成为当年最风光的外派船队。成为了外派中最为著名的“挪威版块”,有些主船队的船长还要经过挪威船队的工作后才能到大船上工作。

船舶在吉朗港停泊期间船舶机舱根据维修保养计划,把主机的一个气缸吊好了,并且还把缸套也更换了。那个废弃的缸套放在船上很占空间,老轨请示船东怎么办。

船东爽气地说:“开到公海上扔到海洋中,这是钢铁不会污染海洋的。”

培训

一个多星期后,船东走了,货物也卸空了。根据租家安排,船舶开到悉尼北部的A港区装运煤炭运往印度的马德拉斯港,要经过新加坡海峡。船东临走时告诉我在新加坡上伙食,添物料,加装燃油。

在去往印度的途中,船舶过了大堡礁后进入印度尼西亚的班达海后,老轨打电话给我:

“船长,机舱内的气缸套我已经从机舱天窗中吊出来了,现在我想用1.5吨的伙食吊把缸套丢入大海了,请问现在的海域能行吗?”

我在驾驶台观看了班达海的水深和附近的环境,确信这是水深超过200水深的地方,也不会对航行船只造成影响。我就答应老轨在此丢弃缸套。

老轨到了后面现场后,观察船舶航行的状况后说:

“船长,好办!你叫驾驶台通知机舱集控室的值班轮机员慢慢程序减车,然后停车,当船舶完全停住后,再丢弃缸套,这样就不会损坏后面的螺旋桨和舵叶了。”

可是,问题来了,缸套可以挂在伙食吊的钩头上,但是没有自动释放器来丢弃缸套啊。我感觉这是一道简单的难题,如何把悬挂的缸套脱钩呢?

我有点抓耳,水手长也一时“脑梗”,大副也讲了一个打活结的方式。

老轨说,这样抽活结会伤人的。我看还是用火攻吧。

“火攻?”我从来没有听到过。

老轨说:“我在别的船舶上也做过,非常安全可靠。而且不会伤害操作的人员。”

他把方案与大副、水手长和我说了。转身对机匠长说:“提一桶柴油过来!”

水手长和水手们是绑扎打结的老手,三下五除二,很快,缸套被挂钩在钩头上的马尼拉绳索上。老轨命机匠长用回丝把柴油抹在在了马尼拉绳子上,再让水手长把一根不锈钢长杆头上扎了刚才涂抹柴油的回丝。

在水手长的指挥下,水手慢慢地把缸套吊了起来,再转移到了舷外,伸到吊臂负荷极限最大长度。正好这个长度能够让不锈钢杆伸到钩头。

轮机长说:“现在把杆上的回丝点燃!”

一把通红的火炬伸出了舷外,伸到了钩头上的马尼拉绳子上。不一会儿,马尼拉绳索开始燃烧了。一个圈、二个圈……,突然间马尼拉绳索崩跳起来,再也承受不住缸套的重量了。

坚持机舱

缸套垂直掉入了大海的水中,再也见不到了。仿佛我们为缸套进行了一个海葬仪式,缸套与海员们永别了。我站在驾驶台想老轨翘起了大拇指。

又有一次,船舶为伊拉克运输粮食。由于低估了伊拉克的装卸候泊时间,船舶在伊拉克锚地抛锚期间淡水即将告罄了。我每天关注的淡水一点点地减少,当我实施每天晚上集中时间供水方式并严禁淋浴后其淡水消耗量还是超出了估计,这样下去肯定不能维持淡水的饮用了。我急了。我下大了命令要求机舱把淡水总阀关掉,弟兄们到厨房提桶打水。

这个命令遭到了老轨竭力反对,告诉我船上不能采取关阀停供淡水的方式。

最终结果是,我输了。

原来经验丰富的老轨对船舶的管系了如指掌。对海员缺少淡水供应的消息十分敏感,他们都想在船长下达控制淡水的命令后,还抱着一丝愿望,在自己的水桶、脸盆内多存点淡水备用。这是当时环境下的每个海员的心理反应。

由于目前海员舱室的布置都是单人房间。当大家知道在晚上集中供水时,就拼命用水擦浴。而且都渴望把自己的容器成为水库。

随着供水结束,水龙头就自动不出水了。海员弟兄们的也就忘了把水龙头关紧了。就这样当舱室内值班人员离开房间后,到了供水时间水龙头就开始无序的哗哗流水了。宝贵的淡水资源就流入了下水道了。

老轨说,缺水的时候再控水就会产生这样的后果,还是以动员的方式激励海员控水。

检查 

我采纳了老轨的建议,由此,船舶的淡水得到了有效控制。简单吗?但是没有远洋经历的人绝对没有如此简单的,但做起来非常困难的控水供应!

好了,至于老轨在机舱的管理和确保主机、副机和船舶所有设备方面的维修保养的工作要求就不说了,以上的几个例子就说明了当轮机长不是随便当当的,他需要智慧、技艺,他是船长的得力助手,他是船舶航行是维持船舶心脏正常跳动的医生!

轮机长的技能是全面的,轮机长的经验和埋头苦干的精神就是大国航海工匠的具体体现!

我们不妨看看某公司安全管理体系对轮机长的管理职能的要求后再结束本文吧。

  1. 监督轮机部安全和防污染操作。 船舶机电设备(通导设备除外)使用和维护保养。 备件管理。 机舱管理。 船舶设备档案管理。安全管理体系运行及相关资料管理。 厂、坞修安全和质量管理。 轮机部人员管理(指导、培训、安全及技术考核)。机舱火灾和船用燃油污染时的机舱应急反应的现场总指挥。 为甲板部分管的机电设备提供技术指导和帮助。 

……,……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6,98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