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航海衣羊
航海衣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3,536
  • 关注人气:20,0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去过海地太子港

(2010-01-15 21:35:49)
标签:

杂谈

海地太子港印象

  海地太子港在元月14日下午发生了7.0级大地震,刹那间数以万计的海地人陷入了空前的灾难,家园毁于一旦。加上海地国家一直处于内乱,天灾加人祸让本来脆弱的海地人陷入了困境,地震灾难的重创将这个国家可以说毁灭海地人的至少是今后在几十年间的信心。

  灾难深重的海地这个国家位于加勒比海。我曾经驾船几十次通过海地外面的向风水道进入大西洋百慕大海区来到美东地区,在经过海地沿海时会拿起望远镜向海地太子港望去。

   太子港是海地的首都,也是海地最大的城市。作为周游世界的海员,我随船跨洋航行,穿过巴拿马运河后来到海地太子港一次,脑细胞中对太子港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

   海地太子港遭遇地震的消息传出后,我突然打开了封存的记忆,随着外部信息的强力刺激,终于如同库存电影胶卷放入放映机中显现出来了。

   那是1986年的10月中旬,我被派到了一艘注册在香港的10几年船龄的商船上做二副。船上还有该公司老板派遣监视和跟踪我们中国海员的“特工”,主要是观察中国海员是否能够适应在他们的船上工作,当时正是中国海员走向世界海员市场的初期阶段。

   船是从香港出发的,在台湾装载了台湾生产的机器和日用产品以及加工后的罐装蔬菜、酱菜之类的货物,最后在日本加载了一些二手汽车和家用电器,在横滨驶向太平洋,目标加勒比海各个岛国,那里都是台湾的“友邦国家”。我记得过了巴拿马运河后的第一站是威廉姆斯塔德小岛,第二站就是北面的海地太子港。航行了大概一天多时间后船舶顺利地进入了海地湾,然后,由三位海地黑色人种引航员将我轮靠上了一个非常简陋的太子港码头。

   我低头看船正要靠的码头,码头在海浪的冲击下摇摇欲坠,原来整个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码头。码头的长度还不能容纳我轮的长度,船尾露出码头岸线大概20米。我在船尾带缆费了很大的脑筋总算把船尾系牢在码头上。

   我站在驾驶台观看到了整个海地城市,除了几栋白色的建筑外都是灰蒙蒙的低矮房子。街道上走的都是全黑的人种,他们仿佛无事处处,男人和女人都在街头游荡。

   一阵微风从城市飘了过来,我感觉空气的味道充满了异味几乎可以让我窒息。原来空气飘浮的都是动物、人类的排泄物的臭味。连舱室都充满异味,一艘老旧船空调系统经常失灵,所以在炎热的热带环境下只能打开窗口通风。

   我把望远镜调整了光圈,把焦距对准了离开船舶不远的一个有几间简陋棚棚的地方。只见那里烟云升腾,几根木头搭成的像足球门框的架子立在那里,横木上悬挂了透红的一头动物尸体,从个体看好像是一头牛,原来这里是一个街头屠宰场!

   屠宰场的周围人丁喧闹,车水马龙,人们好像正在排队,只见“刽子手”正在分割牛肉。我看得非常专注,看着悬挂的个体渐渐减少,最后完全消失,人们慢慢散开了。

   装卸货开始了。码头工人都是临时雇工,他们到船后马上隐身在大仓内,除了卸货就是寻找可吃可拿的货物。在码头卸货期间我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工人拿了东西下船,船员不敢与他们发生对话和劝阻,因为这些黑人身上都持有匕首乃至左轮手枪。对于产生的货损货差告诉代理之后船东和租船人也发电告诉船长:“留下照相证据船员可以免责”。就这样我们在装卸中偷着拍了一些工人偷拿行为的照片。据后来统计,一舱货大概损失了五分之一!

   夜晚,船员们实在不能在没有空调的舱室中睡觉,只能在甲板乘凉,可是蚊子一轮一轮的俯冲也让大家不得不穿了长袖对付蚊子,汗流浃背毫无夸张。在船长的逼迫下,机舱才勉强修复了一台空调,但只能“空调”船上一个接待室。船员在被逼无奈之下只能群居在一起。

   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安全意识,加上年轻无畏,我和一大群船员晚餐后竟然下地了。

    走在海地高低不平的道路上,费了大概半小时走到了海地的“白宫”,据说是海地的总统府。还有残破不全、肮脏不堪的雕塑屹立在对面广场上,好像是殖民期间的产物。

   雕塑边的街头有很多木头房子,里面堆积的不知什么东西,我的描述只能两字:“凌乱”街头很多小孩伸出“黑手”向我们乞讨。如果不给,马上拾起地上的石块扔我们。

    突然,我发现广场周围聚集起很多人群来,一会儿他们开始了剧烈的喧闹,接着从人群中传出了枪声,骇的我们急忙撒腿向码头方向跑,匆忙登上舷梯。

    此事被船长知道了,马上对我们进行了训斥,说我们这些人胆大妄为,连身家性命都不要了。他说进港前就给大家说过,海地太子港不安全,请勿下地,你们倒好,还敢在枪林弹雨中下船跑到海地最为敏感的“白宫”广场附近。我们被船长训的如同一只偎灶猫,连大气都不敢出,训斥完后都灰溜溜地进入了房间。那天晚上当班,我还听到城市内有枪声,还有像流星一样的亮光出现在城市上空。

   代理告诉我们海地首都太子港城市很不安全,经常有反政府武装和持枪的非法武装人员在街头,时有枪战发生。请船长告诉船员不要下地,否则后果自负。

  在以后卸货的日子中。惊恐一直环绕着我们。一个星期后的夜晚,我轮静静悄悄的离开了太子港。下一个是海地的邻国——多米尼加共和国,也是政局动荡之国。

但愿海地太子港在经过地震的磨难之后能够彻底改变他们国家的面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