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5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三节)

(2006-04-22 20:20:20)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三节)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三节)  "原来……你在这儿!"听到雨薇的声音潘妮睁开眼,赶忙把诗稿放回原处,又用台灯底座压好。随后雨薇走过来:"真不好意思!本想早些请你吃月饼了!"雨薇边说边朝潘妮鞠了一躬!
  本想上前去搀扶一把,但见她穿得如此单薄,并且身上还有湿漉漉的水珠,潘妮怕走上前去会吓到她。赶忙站起身,随后挠了挠脑门儿,有些不知所措!
  雨薇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潘妮不免生了怜悯之心,赶忙道:"快去找双袜子!"雨薇听了,顿时消失在潘妮的视野里,一会儿又跑了回来。
  潘妮见她是去拿月饼而不是去穿袜子,不免一阵叹息,恨不能把自己袜子脱下来套在她脚上。
  雨薇边坐在写字台旁吃月饼,边用诡秘的眼神看潘妮。这让潘妮浑身上下不自在。一阵有话说不出的痛苦过后,朝窗外望去。
  窗外一团漆黑,潘妮感觉总这样望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望了一会儿不得不收回目光,见雨薇还是用琢磨不透的眼神看自己,就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
  "干嘛老着我?我脸上有字儿?还是又看到什么'哲学'?"潘妮洗过手掰着月饼吃。
   "怎么?还不让看?我还没达到'视而不见'的境界!"潘妮听雨薇这样说,感觉她好似要动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用科学中对称含不对称的秘密联系到艺术中的共性原理,所谓视而不见,因一味着眼于自己偏爱的形象陶醉了便不及其余!'情人眼里出西施''六宫粉黛无颜色',别人看来带偏见,但艺术中的偏见与偏爱却是创作的酒曲……"雨薇开始滔滔不绝。
   "是!是!"潘妮都不知道"是"什么?但还要在雨薇面前装出很懂的样子,不免痛苦!
"今天可是中秋节!你可不能在我这儿白吃白喝!你就没打算写点儿什么送我?"雨薇盯着潘妮冷不防问道。
   "这不刚打算写,你就闯了进来!"潘妮预料的事这么快就被雨薇提了出来,自己听了倒坦然了许多。
    "那就即兴表演吧!曹植七步成诗,我限你在吃完一块儿月饼之前写出来!怎么样?"听不出雨薇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还是在命令自己,就想让她干脆杀了自己!
    "试试吧!"潘妮勉强答应下来,站起身朝南窗走去,雨薇也站起身跟过来。
    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一轮皎洁的明月!想到这样一个团圆节,有多少游子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回家?又有多少为人父母的人,在家盼着孩子早日归来?
    "今晚的月色……真美!"潘妮还没想好就大发感慨!也希望可以借此打岔侥幸逃过一劫!
   "科学研究的新成果表明:四亿年前月亮绕地球旋转的速度是今天的三倍!所以"明月几时有"的答案历来不是确定的!将来还是这样!任何想把这答案固定住的观点都是不对的!"雨薇说了许多。
   "所以'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答案历来不固定!将来还这样?"潘妮感觉自己在雨薇面前倒更象个理科生!
  "爱情是一场偶遇的烟火--有些人能看到,有些人一辈子平淡!人生最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施爱于人!并去接受爱!爱是唯一的理性行为!爱是至高无上的,正如大诗人奥登说的那样:相爱或者死亡!没有了爱,我们就成了折断翅膀的小鸟!而我……相信天长地久的'爱'!"雨薇盯着潘妮默默说道。
  潘妮听了不知该说些什么?随后,两人都沉默了……
  "你多高?"潘妮突然问。
  "一米六七或一米六八!但我从不抱怨个儿低!也从不因为个子低去穿高跟儿鞋!"雨薇道。
  潘妮暗想:拉倒吧!个头儿还低?那不知得有多少女生不想活去跳楼了!转口道:"和我比……是低点儿!"
  "你多高?"雨薇顺口问。
  "一米八一!"潘妮转身坦然道。
  "哦!咱们俩还是情侣个儿呢!"雨薇半开玩笑半认真,安静地接住了潘妮的视线。
  潘妮转过头瞧瞧身边的雨薇,见她站在跟前还真不矮多少,那肥大的浴衣由于只系了中间三个扣子,更加"肥大"和"宽松"了!好似用浴袍改的低胸裙子--两只肩膀都露在外边!伸手帮她理了理浴袍,顺势将领扣系上了!
  雨薇顺势趴在肩膀上,潘妮一愣的同时赶忙推开她,随后说:"什么情侣个儿不情侣个儿的?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儿?"说完这话,自己都感到声音在颤抖!
  雨薇被轻轻推开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道:"你想得怎样了?可不许抵赖!或背一首先人的诗来蒙我哦!别以为我看的古书……不多!"
  潘妮见雨薇再次命中自己想耍的诡计,虽想到"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诗句!但被雨薇这话说的心里不免一阵苦痛!于是就想靠自己,在雨薇面前思维混乱地写出点东西来。
  潘妮转过身又坐回写字台旁,提起钢笔,拿过一张白纸写道:
                              中秋赋
                  隐隐秋愁伤寂寞,他乡异地苦堪眠。
                  唇中月饼竟觉苦,耳畔乡音尤感甜。
                  期盼莹星随母嵌,希求明月伴儿悬。
                  相思无尽乡思近,萦绕故园云水间。
   雨薇认真看着,潘妮透过纸的边缘,见她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心中也跟着扑闪起来。
  "写的……太好了!"雨薇默默说道。
  听雨薇这样说,潘妮望着雨薇轻轻说道:"哎!没状态!没状态!在美女面前丢人!"
  "哪的话?任何事都没有绝对的标准--只有我们心中的标准!所谓的标准,会使生命变成一场背负着汹涌和罪恶感的漫无尽期的放逐!至于这诗……我收下了?"雨薇用征求的口吻。
  "我还怕你不收呢!"潘妮想道,随后对雨薇说:"写的不好!收它做什么?等哪天写个好的送你!不更好?"说完又后悔起来:若她真信以为真,岂不又害了自己?
  "不必了!我看……挺好!感情真实贴近生活!其实读诗,是需要一个时间的距离的!因为有了时间的距离,古诗里的字句才化成水底的珊瑚--美丽而持久!"雨薇认真地折起来夹在韩寒的小说里!
  "其实我也喜欢现代诗!布鲁诺曾讲过:'现代诗是一部家庭罗曼史!年轻人挣扎着反抗父辈人物!并渴望最终取代他们!"雨薇见潘妮没说话,就接着说道--话语再长也从未打过结。
  "对了!你喜欢'纯诗'吗?"雨薇冷不防问道。
  "啊?啊!"潘妮支支吾吾,费力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纯诗"的影子。
  "如果说从诗歌创作到完成过程摒弃任何功利色彩才是纯诗,那雨果、莎士比亚的作品显然不是纯诗;如果说从摒弃任何非诗因素才是纯诗,那聂鲁达、帕斯等的诗显然也不是纯诗;如果说只供少数品位高的人欣赏的诗才是纯诗,那拜伦的《哈尔德·哈罗尔德游记》,显然也不是纯诗……"雨薇继续说着。
  听雨薇这样说潘妮心中不免害怕起来,并且这些"怕"在以每秒不知多少米的速度上升,怕她再说下去自己会继续一无所知,就想尽快转换话题。
  "怎么?你也喜欢看韩寒写的东西?"潘妮感觉自己有点无耻,就像有人放屁之后指着身边的人问是谁放的?毕竟听刘琪琳提起过,这无非是明知故问!但又自认为:她并不见得能猜出是明知故问!心中顿时减少了许多罪恶感。
  "有时学习累了翻上几页……感觉无论是他的作品还是为人,都从骨子里透出一股与众不同的清高和傲气!怎么?你也看?"雨薇说过后,反过来问潘妮。
  潘妮本想说:"为了你!我几乎看了他全部的作品!"但感觉雨薇听了会惊诧,就改口道:"略知一二!"
  "那你喜欢他的散文?还是小说?"问题在韩寒身上打转,让潘妮感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全喜欢!"潘妮说完之后,再次感到自己的"虚伪",无疑把个别的东西放到了一般的共性当中去等同对待了。
  "你喜欢他的哪些散文?"雨薇好奇地问,等着潘妮回答。
  潘妮边想着怎样回答边怀疑:她是出于问问题而问问题?还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话是真是假?于是回答:"我比较喜欢他那篇《穿着棉袄洗澡》和那两篇《书店》!幽默风趣当中,表现了当代教育制度的弊端和不正的社会风气!而对于《杯中窥人》,我却没感觉到它好到哪里!"
  "那你又怎么看他的《三重门》?"雨薇听了,又追加了问题。
  潘妮猛地想起书中的主人公苏珊,再转过头看看身边的雨薇,除了头型和发色外,两人的形象倒是相差无几……
  "愣什么愣?你怎么看?"雨薇见潘妮没反应又问。
  "那本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如果看法都相同,那不是他写的太失败就是内容太简单了!亦或根本就称不上是'小说'!"潘妮不想表现出看法与雨薇不同,就很隐讳地回答,希望她不要再追问下去。
  "我问你的看法!你主观上……怎么看他写的《三重门》!"雨薇或许听明白了潘妮的话,但却笑了笑,好似根本没理会潘妮的好意,噘了一下嘴,冲着潘妮撒娇地问道。
  "这个……我主观上……其实……"潘妮见躲不过,迟疑地想着该怎样回答?之后说道:"毕竟……他和我们一样都还小!视野没完全放开,人生经历还不够多,经验还不够丰富!并且……他活得太现实了!这样容易吃亏!"雨薇很认真地听,时不时抚一下光滑的肌肤或是头发--抚到脖根处。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四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