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7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二节)

(2006-04-03 11:11:11)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二节)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二节)  "是我!好!"潘妮听了最后一句话,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哗哗"的声音虽小了,却还听得到,于是关了防撬门,换了拖鞋,又关了木制门。随后,走进了正对着的大屋子。
  整个屋子摆设虽很随意,但却不俗套:一套皮制黑沙发,一尘不染的茶几上摆着花瓶;沙发后面拐角处是一台座式大空调;沙发旁边的铝合金窗擦得甚是干净,绿色玻璃显得高贵典雅;窗台上放着两盆叫不出名的花,肥大的叶子绿油油的却不见有花开出来;拉环式的白色窗帘,斜搭在窗户两侧;正对着沙发七八米开外的另一侧,摆着一台座式大电视;电视周围放着组合音响和影碟机;一台最新式饮水机旁是个衣架;衣架旁边的门后,几盆喜阴的盆景长得正茂盛。
  出了客厅,朝水响的方向望去,见离客厅不远处,是间透明中又模糊的浴室,里面一个模糊轮廓投下的影子,落在旁边的玻璃窗上……
  那身影显得美丽苗条,潘妮差点儿想去触及。浴室的门没反锁地透着小缝儿,时不时飘出一股夹杂着浓郁却不刺鼻的香气,白色的雾气飘出浴室后,眨眼间就不见了……
  "快把门关上!小心着凉了!"潘妮冲着浴室的门大声喊。
  "这里面太热太闷了!我怕关了门,一会儿休克!你可不怎么准时!照北京时间……迟到了二十四秒钟!"雨薇说道。
   "什么?北京时间?我这里只有高中时间!所以据高中时间,我是分秒不差!"潘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迟到没迟到?
   "你还是把门反锁上吧!"潘妮怕不能始终理智,也不能始终头脑战胜动作!近似央求地说道。
  "我马上洗完了!"雨薇好似上帝一造就出来就注定要与潘妮作对的女生。
  潘妮有些无可奈何,又怕自己再次不理智,就不再理会,朝另外一个房间走去。推开门乍一看,就感觉有股威严之气:正对门的铝合金窗户内,窗帘是天蓝色的,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蓝;窗台左侧是座式保险柜;右侧一个横桌上放着一把宝剑,宝剑旁边墙壁上,是很有名的"猛虎下山图";窗台前一把皮制转椅;转椅前是大小适宜的办公桌;桌子上的左侧,放着整齐的文件夹;右侧是台座式电脑;还零星地摆放着一个相框,一个日历架,一盏水晶膜的台灯,一台黑色座式电话机,几本关于金融的书籍,还有些文具零散地插在电话旁边的笔筒里。
  办公桌左前方是个大鱼缸,鱼缸里各式各样的鱼十几种,感觉让它们学潘妮的名字,要比潘妮学它们的名字快多了!鱼缸的底部被一副铁架子撑着,这铁架子做得特艺术:上面焊着各式各样的花纹,刷了各种颜色的漆。铁架子里,一只白猫在那打盹儿……
  在门左右的墙壁上,一侧挂着山水画儿,另侧挂着块儿大牌匾。潘妮不知是草书还是行书?辨认了半天才认出个大概,于是轻声念道:敬赠冲在金融第一线的韩经理!
  又朝门后望去,上面挂着一张帅气的照片,穿着军装,肩上是"两杠二"!潘妮不知是个什么级别?就认为是个不小的军官!照片旁边挂着一把军刀:红色的刀鞘,黄色的刀穗儿……
  来到办公桌前,潘妮拿过那张全家福对照一番,感觉这军人与韩父很相似,只不过一个年轻,一个成熟;反复地看着 "全家福":韩父很帅气,韩母很美丽!
  怪不得会有这样活泼可爱才气十足的女儿!潘妮感慨过后出了门,进了对面一扇门。
  刚一推门,就差点儿被一副人体骨架模型吓得晕过去。在距骨架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前,潘妮瞪大眼睛,面无表情地一动不动,呆了几分钟,被吓得全身冒凉气,脸色白得要命。
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神儿来,想起刘琪琳曾经说起:韩母是医生!
  放眼望去:屋里除了与刚才那屋子相同的办公桌外,多了一架钢琴,其余摆的皆是人体五脏六腑的模型,挂的全是人体各种穴位和肌肉示意图,电脑同样放在那里,窗帘是大红颜色的,加上吊灯发出有些暗红的光,使整个屋子都显得有些可怕。
  潘妮赶忙退步抽身出了门。出门的刹那,又差点儿被地毯拌倒。
  浴室的水还"哗哗"响着。潘妮不知雨薇还要洗多久,怕她真的晕倒在里面。
   "你饿了吧!厨房有吃的,你自己去拿吧!"潘妮本不饿,听雨薇这一说,感觉到她体贴人的同时,内心深处饿的神经好似猛地复苏,突然感觉到有了食欲。
  很快找到了厨房,潘妮猜这一尘不染的厨房是用来参观而不是用来烹饪的!仅仅是那不锈钢炊具反射出的光,就足以让自己睁不开眼睛,更不用说那摆得整齐的瓶瓶罐罐了。
  潘妮感叹五星级酒店的厨房也不过如此!随后,竟不忍心动手去打破这种和谐,又空着肚子回到浴室门口。
  "找到了吗?"雨薇问潘妮。
  "啊?啊!找到了!"潘妮支吾过后穿过走廊,越过两间工作室,轻轻推开正对着的门后,见这屋子要有刚才两间那样大,地上是淡黄色的地板。
  站在屋子正中央,潘妮嗅到一股女孩房间特有的香气,想这是被称作"闺房"的原因之一。朝北窗望去,紧挨着窗子的是与窗台同宽的双人床,上面放着一套被褥和一个软绵绵的枕头。床是粉红色的漆,床罩却是桔黄色的,被灯光衬托得更加柔和协调。
  床两侧对称地放着床头柜,两个床头柜上,放着两盏相同卡通人物造型的台灯。潘妮认出那是白雪公主。左侧的床头柜上多放了一瓶香水和一个笔筒;右侧床头柜上,放着一台子母机式的电话。床头柜的两侧,是对称到两侧墙角的小橱柜,与床头柜相同高度相同颜色,上面自大到小地放着十几个娃娃和抱抱熊。
  床左侧与床尾持平的,是一台精致的粉红色电脑桌,上面放着一台手提电脑,此时正开机放在那里,电脑左上方和右上方是对精致的小音箱。
  与电脑桌相对的床另一侧放着衣架,上面看不到任何衣服,只是零散地挂着几个衣袋,显得很整齐。双人床四周悬空挂着不知多少千纸鹤,也不知挂着多少串风铃,看上去漂亮但不杂乱,紧凑而不招摇,有序却不死板。
  紧挨着衣服架,看到雨薇的写字台,上面的台灯此时还亮着,来到写字台旁,见那盏台灯做工甚是精致:一只大笨狗的造型,两只眼睛用灯泡制成--瞪得大大的,眼毛顺着眼皮一直向下垂着,耳朵一左一右地耷拉着,所以,"眼睛"发出来的灯光,很容易地聚拢到一起,进而照在灯下的书上。
  欣赏过台灯,潘妮见写字台上除了几本韩寒小说和文集外,剩下的便是各种理化的试卷!对面墙上贴着一副画--是一副很平常的山水画,上面一个"恒"字却写得异常有力。
紧挨着写字台的又是一台饮水机,紧挨着饮水机的是高大的书架,上面各种诗词曲赋,小说散文,好似应有尽有……
  随即想到雨薇的鉴赏水平:鉴赏必须以泛读为基础,不广泛浏览涉猎,不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性材料,是不容易进入"鉴赏"的境界的!而她……
  房间的东南角,是与客厅一样的沙发和茶几,沙发上的靠垫摆放得整整齐齐,两个茶几上各自有个花瓶儿……
  几百年前的闺阁中是不是也有这种单纯的执著呢?或许时间只是一个不变的轮回!潘妮想着。
  见雨薇还没出来,潘妮又坐回写字台旁,看闹钟已经八点了,于是手脚就有些呆不住了。想今天是中秋节,怎么也要写点儿什么……猛地发现台灯下面压着白纸。
  抬起台灯拿了出来看,是几十张并没订到一起的纸,上面有不同的字体和姓名,只不过多数是用白纸写的。随意地抽出一张默念道:
                           "冬天"的赠礼
                       寒寒的风,冷冷的雨,微微地吹
                       你在前面无意地跑,秋去冬来的风让人心碎
                       曾几何时 我随后有意的追
                       什么时候 你能给我机会
                       欲言又止 不知为何要无奈的收回
                       看得出你的感觉 真的没有 说不出 不如去睡
                       怎么会 不让我清楚我是谁
                       总后悔 没有你的世界 会崩溃
                       每次擦肩的刹那 心都像在飞
                       我的感觉阶阶下坠
                       你让我意冷心灰
                       最怕你被抢走 望着如水的双眸 我的心憔悴
                       希望见到你的每日每时 却见你的脸不在意的低垂
                       执著披着纱帐 季节很脆 无处依偎
                       想给你的终究要送你 虽然已醉
                       却不知是否会接受这份准备
                       用心良苦 真情可贵
                       别拒绝 莫让我继续自卑
                       不知为谁!
  虽从首句就看出是为雨薇写的,但潘妮还是轻声道了句:"垃圾!"随后轻轻放在一边又抽出一张,见与刚才的那张字体不同,就读道:
                          "爱"就一个字
                    有时候,总觉得你很自私
                       为了自己的感情不顾彼此
                       我给你的暗示
                       很难数清--有几次
                       太阳月亮还可以换班值日
                       何况爱情这样的事
                       爱就一个字 又怎能就一个字
                       你喜欢强调友情比爱准时
                       缺少正视
                       不知是否还记起诗词
                       是否还会为彼此早起
                       白天之后 黑夜死寂
                       这样的静 如此的冷
                       是否还需要有人陪你
                       我在等你
                       你的态度却能置之不理
                       这是否是你
                       我是否还是我自己
                       明明知道不可以
                       为何还去强求这个定义
                       如此模样的命题
                       要我怎样去面对 如何去参与
                       只能 并且唯一能说的就是:
                       - -"爱"就一个字!
  潘妮感觉写这诗的小子应改行去写歌词,因为从头至尾没一句有用的话。于是也不去看是谁写的,一并放到一边,又抽出一张,见与前两张的字迹全不同,就祈祷着:别再让自己失望!随后顺着文字向下读:
                             走过……
                       总想找个漆黑的角落
                       寻寻觅觅 努力挖掘自己的过错
                       很早就知道--什么是脆弱
                       只是不肯言语 不肯去说
                       看到你的身影 就不经意的闪躲
                       这种感觉 像在闯祸
                       不思索的琢磨
                       长长的夜 无人陪伴的蜷缩
                       冷冷的街 想你欲醉的拼搏
                       其实 我没有错
                       都是你不经意的罪过
                       告诉我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才能携手摆脱
                       同甘共苦的去探索
                       捕捉
                       走出这漫漫长夜的寂寞
  竟然自己追人家不成,还说是雨薇的罪过!读完之后,潘妮不禁气愤得要命,轻轻地放到一边,有些失望地顺手又抽出一张:
                                 你怎会懂?
                       如果你不曾忘记
                       有个男孩曾深情的望着你
                       请给他一次机会
                       在漫无边际的黑夜 让彼此的心相撞击
                       安全的火花 成为这黑的明星
                       如果你问为什么 回答很简单
                       因为那个男孩真心喜欢你
                       如果你不曾想起
                       有个男孩曾深情的望过你
                       请在流星滑过的刹那
                       在满天星斗的夜里 许个心愿 让那白马王子
                       找到 美丽的玻璃鞋 送给你
                       喜欢你 是为了让你幸福
                       喜欢你 是他从远处偷偷望你
  反复看过之后,感觉这首诗写得还算有味道,直白中又显隐讳。朝右下角儿看去,见上面写着--"高二三班 张浩",日期是去年的。
  潘妮沉思起来:不知她是否真像刘琪琳所说的那样,初中就送出了二十几面镜子?那高中呢?
  猛地冒出一个怪想法:她干嘛要对自己这样好?才见过两回面就如此相信自己!随后思维有些乱!就不去想了。至少此时的状况还不至于那样糟!潘妮这样安慰自己。
  正闭着眼平心静气,就听见有拖鞋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及近,朝这方向而来。近了,更近了……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十一章——曲终人不散(第三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