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5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五节)

(2006-02-08 08:08:08)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五节)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五节) “啊?啊!她的诗歌,除了喜欢《成长的定义》、《十六岁的花季》、《流星雨》、《邂逅》和《诗的价值》以外,还喜欢《一棵开花的树》、《新娘》、《无悔的人》……”
  潘妮边说边庆幸雨薇没问自己也喜欢《诗经》?否则,除了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什么也不会了!
  “既然诗是诗人灵智的闪光留下的痕迹,那构思的机巧应当只有一次效用!就像对一部悬念小说的欣赏,应当是一次性的!谜底揭开后再去重读,恐怕就会失去初读的那份奇妙的感受!那你……喜欢她的散文吗?”韩雨薇好奇地问,眼神始终没离开潘妮的脸,但潘妮感觉得到——那种眼神是多么柔和,很容易让自己“醉”,当那眼神倾泻下来时……
  “我比较喜欢她的诗!至于散文,虽也读过一些,但不怎么熟悉!”潘妮怕雨薇再弄出个什么“哲学”或历史来会招架不住,就想搪塞过去。
  “比如呢!”雨薇无论是谈话还是提问,都把有的放矢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
  “她的散文,我认为精品并不多,像《爱的絮语》、《猫缘》、《几何惊梦》、《十字路口》和《美术教育》,有时间还可再读几遍,会有很深的回味!”潘妮怕雨薇又会难为自己,举例子也不敢举得太多,只找了几篇自己比较把握心里有数的散文。
  “比起你说的那几篇,我更喜欢她写的《生命的滋味》、《心灵的对白》、《幸福》和《哭泣的女孩》,读起来很家居……也很温馨!其实读书——是种‘美容’!可以使人由粗俗鄙陋变得文雅睿智;读书也能美化人的心灵,弥补外貌的不足,培养人的内秀;书还能改变人的气质,优雅的气质会使人‘因为可爱而美丽’!”雨薇听了潘妮的想法和见解,很随意地说出自己的见解。
  在庆幸雨薇没继续难为自己的同时,潘妮有些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理科班的女生?怀疑之余,有种想中途溜之大吉的想法。怕再讨论下去会撑不住……
  她好似对自己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包括爱好,所看过的书和思维方式;而自己对她却一无所知,就好似面对着一汪清澈不见底的湖水,怕再这样继续在湖边走下去,早晚会一失足,掉进这不知深浅的湖水中,直至淹死!
  但让自己一咬牙一跺脚,抛下这漂亮女生走掉,又实在不忍心!感觉机会一旦失掉,以后想“淹死”都没机会了。就硬着头皮撑着,心想:死就死吧!死在“美女”面前,也算是我潘妮命中注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算是种幸福!
  “那你看了《猫缘》了!你佩服刘海北吗?”潘妮听了,赶忙把思维从散漫的沙地上拼命地集合,又全集中在对《猫缘》这篇散文的回忆上!
  “你也会为自己喜欢的人迁就些什么吗?”潘妮还来不及回答,就听雨薇又换了个话题,前面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白费,之后感觉头晕脑胀。
  “或许!任何人都应如此,不是我一个人的特殊!”潘妮故作轻松地答道。
“你怎么看琼瑶?或者说:你对她……知道多少?”雨薇问道。
 “她?我只知道她原名叫陈喆,爷爷叫陈墨西,父亲叫陈致平,而她的乳名叫凤凰,琼瑶是她的笔名!”潘妮把对琼瑶了解的仅仅一点全说了出来。
“那你怎么看余秋雨?”潘妮不知自己胡编乱凑的东西,竟能勾起雨薇如此多的联想。就后悔不该选择如此一个叼酸的“诗词哲学”来作突破口。
  “余秋雨?我只知道他一千年……才叹息一次!要是换了我……早‘憋’死了!还有,听说他就是靠着才气和文字,在年轻时追求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除此之外就别无所知了!”潘妮说过之后伸了伸懒腰,从未感觉与谁聊天会如此费力费神。
  “他曾说过:‘一个比较正经的年代,应赶快省下精神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哪里还有时间陪着陌生人胡乱折腾?门外的风天边的云,一阵去了一阵来,当不得认真!哪怕这些风这些云是白纸黑字组成的,也是一样!文化是社会的一种定力,文化人不可自己乱了分寸!’你同意吗?”
  “啊?啊!”潘妮努力在内心深处搜索这段话。
  “或许有才华的男生……是可怕的!他们的感情啊……太丰富了!”雨薇说完,诡秘地看了潘妮一眼,看得潘妮浑身上下不自在,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有才华的女生更可怕,她们的感情……太细腻了!尤其是长的……还漂亮!知道怎样摆弄有才华的男生!”潘妮终于按捺不住地还击了。
  “你住校吗?”潘妮见雨薇许久不说话了,有意无意地问。
  “学习紧了就住寝室!偶尔周末也回家看看!你呢?”雨薇反过来问潘妮。
  “高一没住!今年感觉——还是住校有利于抓紧时间……来学习!”潘妮虽这样说,却没发觉把时间抓紧多少!
  “每顿饭都在食堂吃?”潘妮又试探着问了句。
  “恩!但我不喜欢凑热闹,每每都是很晚很晚的单独去食堂!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偶然’的‘碰’到你了!”雨薇说完,又抿了口咖啡。
  “但那食堂的饭菜也太……”潘妮拉了一个长音,看着雨薇的反应。
  “是不好!但全校住宿生……不是有多半都在那里吃?”雨薇的坚定让潘妮惊讶。
  “没想过到外面来吃?其实……也不比食堂贵多少!”潘妮问得很谨慎。
  “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关键在食堂吃……可以把时间掐得很准!这样可以使我的生活很有规律!所以没特殊情况,我不到外面来吃!你呢?”雨薇说完,反过来问正在矛盾中挣扎的潘妮。
  “我也在食堂吃!”潘妮本想从下周起到外面来吃,但此时又舍不得雨薇了。为与她统一战线,几秒钟内就决定了半年的事。
  说完潘妮顿觉后悔。但想想每天都可在食堂见到雨薇,即便只站上一会儿,也不会感到饿了。
  再次偷偷朝雨薇望去时,见她张了张嘴却又没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中午“打架”时那个干脆果断的韩雨薇。
  “你想说什么就说!如果把我当朋友!”潘妮对着雨薇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你既然提到把不把你当朋友的问题,那我只好说了!”雨薇好似再次坦然起来,随后道:“其实我周围同学很多,但朋友却很少!我可以看清他们,他们却搞不懂我!”
  这最后几句话倒是实话,它印证了安慰的话,潘妮顺着话音问:“那为什么?”
  “我朋友不多,但我并不难过!有些人自认为有很多朋友——你认为是你朋友,但他却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只从他本身利益出发,这无疑在自私的基础上显得更加残忍!人生里有些朋友,可能因志趣相投时事所促结为知交!但在重要关头对方真正性情的流露可能令人惊愕!可能令你无法接受!这是人的真正本性!许多人都注定只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无论他是否想和你交朋友!”潘妮听雨薇的话听得糊里糊涂。
  “友情常在顺境中结成,在逆境中经受考验,在岁月之河中流淌伸延!我的挚友不太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我有不止一个心灵上的伙伴!我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给他们!所以……我并不孤独!不寂寞!反而是种幸福!”雨薇讲过之后情绪有些激动,又抿了一小口咖啡。
  潘妮不清楚:她为什么谈了这么多关于朋友的感悟?
  “这个月二十四号是中秋节,能……一起过中秋节吗?”韩雨薇用征求的口吻迟疑地问。
  “好!”潘妮本以为这话会在思维中多呆一会儿,来显示出自己的深沉!但怎奈它连经过大脑的程序都一并省略掉了,绕过舌头和牙齿很快蹦出嘴来!雨薇听到之后“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赶忙用纸巾去捂住嘴巴,随手从书包中掏出笔和便笺,在上面很随意地勾勒几笔……
  “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只要不占线,就能听到我的声音!”雨薇很自信的话语竟让潘妮忽略掉了对她父母的好奇。
  出于礼貌,潘妮顺手写下寝室的电话号码,递给雨薇时本想补充一句:“只要不是占线,那么一定听不到我的声音!”又怕吓到雨薇,以为寝室闹鬼,就什么也没说。
  “今天就谈到这吧!我要回寝室去‘刻苦’了!每天早上看见成堆的作业被做完时,至少从某个意义上说我还活着!你也要好好学习了!”
  这次与雨薇的对话,让潘妮觉得聊天原来和下棋一样需要对手!势均力敌才能维持长久的趣味!对话是两人都在说,一个人说就像把她扔在聚光灯下不再管她一样——很寂寞!或许自己和雨薇都不想要聆听者,而是同伴!
  雨薇说完,到吧台前付了帐,转过身再次走到潘妮身边:“这次就算我请了!下次……”说罢提起书包,步履轻盈地出了咖啡屋,把个潘妮独自扔在身后。
  从吧台走过来又走出咖啡厅的时间里,整个屋子的男人们,都无一例外地盯着雨薇,上下打量个不停。待到雨薇出了门,这些人便把目光全集中到潘妮身上,心中不免一阵不自在。
潘妮真想大叫一声:“看什么看?一群流氓色狼!没见过‘美女’吗?”再想想自己,也不比他们强多少!一看表——快六点半了,连回寝室的工夫也没了,就直奔教学楼……
  进了教室,虽已打响了上课铃,但文科班的纪律要差得多了:上课等于理科班的下课;下课等于……有几位正在发前些天考的语文试卷,还有几位围着成绩单,吵嚷个不停。
  潘妮认为一张“小”测验的成绩单,不值得这样大惊小怪的,就朝座位走过去。
  还没走到座位,身后有人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负责取信的那位姓张的女生:“厉害!又是第二!没信就没信!一有信——就两封两封的!今天有你两封信,!我在收发室取信时,碰到八班班长了,他说与你一个寝,帮你拿回去!怎么?他没给你吗?你没收到吗?”
  潘妮本想说从中午到现在还没见老四的影子,但听这些人在文科班呆得说话都是病句,要不就是罗罗嗦嗦,随后全然没了心思。转念一想,改口道:“哦!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那两封信吗?”随即对那成绩单来了兴趣。
  “什么第二?为什么不是第一?”潘妮没朝座位走,凑到成绩单旁想看是谁抢走了第一?
又是他?潘妮有些气愤,清楚地记得:从开学到现在,三次语文考试,自己只考一个第一,其余两次都是第二!并且碰巧考第一的那次他没参加考试!虽然不想承认那个第一是他“让”给自己的!但这次又是他第一,把自己甩在了后面!
  这让潘妮一气,竟“气”出了他的名字——冯才,随后朝他望去,见他睡得正“死”:好似对这“第一”不屑得根本不值得去在意,整个上半身摊在书桌上,显得很疲倦。
  潘妮边瞪他边朝后走,谁知气大伤身伤神,一个不小心额头撞到后墙上,顿时眼前金星闪烁,差点儿晕过去。待到清醒过来,语文老师——一班班主任,又扔下一大堆试卷,说今晚整个年级组考语文,随后扬长而去,身后尽是叫苦声。
  “我想去你寝室呆会儿!”潘妮见语文老师走了,大着胆子走到冯才身旁,压着嗓门说。
  “现在就走吧!正好考语文,绝好的机会……”潘妮听冯才轻松地说。
  “怎么也得考完试……”如果语文再不认真考,潘妮想着高中生活真的注定要过得彻底失败了。
  “你对这无聊的考试还挺在意!有必要吗?”冯才说完,见潘妮宁可上吊都不肯逃课,就改口:“你要考就考吧!我先走一步,待会我来找你!我在校外租房子住——怕你找不到!”
  潘妮开始认真答题。还有半小时下课时提前交了卷纸,正好与迎面走来的冯才碰个正着。
  来到冯才寝室,潘妮感觉到空间的狭窄。虽然狭窄却井井有条,井井有条中又有许多让人琢磨不透的摆设。整个屋子,每件摆设都给人一种错位的感觉:镜子倒挂着,照片倒着放在相框里,灯泡儿不是悬在半空,而是放在地上,所有的书籍零散地放在每个角落……
  “这样的试以后最好不要去考,会让你由聪明变得呆滞并且迷失自我!还是多做几次自己的主人吧!为什么要去做不喜欢做的事呢?刚刚出生时,上天就注定了咱们不是学理科的材料!那为什么不在文科这片净土上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这社会,这世界,都太让我失望了!腐败的风气从上刮到下。就是去一趟公厕,倘若能遇到一个熟人,都可以通融一下!随后,可以不排队地优先进入!既然在现实生活里,已经循规蹈矩地和社会妥协了,那么在这唯一可以任由自我去尽兴发挥的世界,我一定要做自己的主人才行!逼迫我或激发我去创作的那一部分,其实就是在心里埋藏好的一种原始的呼唤!然而,只有极少数的人,敢应答并取用那天赐的一切,迟疑的群众,总会找出些许理由来推脱,总会有借口来拒绝相信!并且许多细小的事,在众人的反复追索下,好像也能说出些许的道理来……”
  潘妮有些听不懂他想表达的意思,但还是认真地听他“滔滔不绝”了一个多小时,自己听得累了,他也说得累了,于是他睡了,自己出他的屋,朝寝室走去。
  潘妮边走边想:即使他有点怪僻的脾气,也应该原谅他,一方面因为他是生性如此,谁也改变不了他的本性;另一方面,有使他痛苦的心事在折磨他,使他心绪不宁!或许他说的,自己多数不明白,但有一点是正确的,那就是在这个年代里,应该选择去做一些想做的事!否则,过分盲目的忙碌,会丧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六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