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7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二节)

(2006-01-18 10:10:10)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二节)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二节)  潘妮见最不愿遇到的麻烦终究没躲过,本已降温的心不免又凉了一大截,想道:不知是谁把自己"拿下"呢!随即却还要故作镇定地问:"韩雨薇?班花?你对她了解多少?都告诉我!"
  "我虽然与她都是完中毕业的,却不太了解她什么!她这个人……是个神秘人物!"潘妮听到这里,气得差点儿休克掉,对于这场没有把握的仗更加没有把握了。
  "安慰!没事儿!咱们班虽然不一定赢!但还不至于输!快回去!与他们三个商量商量……咱们要问什么问题吧!不要太刻薄!也不要太隐私化了!想好之后要注意保密!我……也不要告诉了!你们四个人知道就好!到那天你们负责提问,如果我能帮回答一两个问题……那最好;如果到时候我被问得哑口无言了,还希望大家不要怪我就是了!"潘妮怕到时候真的会让自己失望,所以先找了一个台阶,准备到时候不行了赶快撤下来。否则在半空中,不被"摔"死才怪!随后又感觉这样的游戏--自己可以控制结局。
  送走安慰,潘妮见老四正叼着一根儿香烟,笑眯眯地瞅自己。
  "笑啥?"潘妮气气地问。
  "笑还不行了?我天生就爱笑!怎么?嫉妒啊!唉!这年头儿……真是的!笑也犯法!三儿!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羡慕的'笑'……就是'蒙娜丽莎'的微笑--因为她发现自己怀孕了,那微笑代表女性的骄傲和满足!"老四瞎扯了一通。
  "怎见得呢?也许她是因为发觉并未怀孕而微笑呢……去!去!去!什么乱七八糟的?"潘妮还在气愤中不能自拔,顺着老四的话就说了下来,待到发觉就瞪了他一眼,随后转过身子冲着墙,不想再理他。
  "三儿!甭气!输就输!什么大不了的?上都要上了!够爷们儿!"潘妮感觉他是在戳自己后心骨,虽知道他在开玩笑,但也更加气愤了。
  "谁说要输了?你就等着去为那群'娘们儿'收尸吧!想他妈的让我出丑……她们还'嫩'点儿!"潘妮说完就后悔起来:如果真的到了让老四去收尸的地步,那无疑也包括韩雨薇。
  周六整天考试考了四科。潘妮没想到刚开学不到一周,就会有这么多的"试"要考。随后佩服起这群老师,是谨遵"温故而知新"的古训。
  一天考试下来,潘妮趴到床上就不想起来了,找了一个充分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一下,随后早早地睡了。竟在睡梦中都不想与韩雨薇吵嘴,以至于天还没亮就醒了,寂寞和孤独感一并涌上心头。
  潘妮一向认为,孤独的人不见得寂寞,而寂寞的人一定会孤独!此时望着窗外忽明忽暗不停闪烁的路灯,竟一并体味到了两种滋味,又一头栽在软绵绵的枕头上,恋着床的温暖不愿动地方……
 
  清晨,潘妮头一次占了第一的位置……
  整个上午教室的气氛好似一颗定时炸弹,这让潘妮感到压抑,下了第三节课安慰匆忙跑来跟前。
  "问题准备好了吗?不用和我说!你们四个知道就行了!"劈头盖脸问过之后,潘妮好似心里有数儿似的。
  "老大!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事儿!我们四个……谁都没想出什么问题来!"潘妮听了,差点儿晕厥过去。
  "什么?这都啥时候了?怎么不早说?要不是为了那一文不值的什么狗屁集体荣誉,我早就……"潘妮差点儿失去理智,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好似看到韩雨薇充满自信的笑脸……
  "你当初写《花丛眺瀑》的激情……都跑哪里去了?" 潘妮有些气急了,说到这里,感觉再说下去也是白费。于是也不再去追究些什么,赶忙构思着要去问什么样的问题?怎么样去问?还必须是关于女生的……
  正因为这样,第四节政治课所讲的内容,潘妮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
  下课放了学,全班同学没有要提前回家的,都要誓死捍卫班级的"狗屁"荣誉。虽然"狗屁"还是"狗屁",但这场面,着实让潘妮感动了几秒钟……
  待到一切收拾妥当了,整个二班的同学挤在教室一半的空间里,等着挑战者到来……
  潘妮把身形藏在人群的最后排:不愿打没把握的仗和不想与韩雨薇正面交锋这两件最不想遇到的状况,今天一并碰上了,不免感觉这次挑战赛,十有八九要败下阵来,心从还没下课就狂跳不止。此时,还不时用右手去捂住胸口,想缓解一下紧张的神经……
  但愿这场挑战赛,无论哪方输赢都不要拖太长时间,好让自己好好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半天假期!何况下午还有一个特殊的"约会"?站在人群后面想到这里,潘妮心情轻松了许多。三班同学也陆续到得差不多了:五位选手,有四位站到三班大队人马前排,惟独不见韩雨薇……
  看着两班同学挤在一间教室里,潘妮除了感慨人身体的弹性形变范围和教室的吞吐量外,毫无别的知觉。
  又过了几分钟,韩雨薇手中攥着化学习题集,不慌不忙地进了教室。虽是顶平常的一件事,两班同学却不约而同地静下来。朝这边瞧了一眼,见只有四个人不禁诧异,张口道:"你们班怎么……只有四位男生……"
  安慰听了这话赶忙朝身后望,用双眼在人群中搜索,待到在最后一排的后面看到潘妮,就不住地使眼色。
  潘妮本想摇头,见朝自己望来的同学越来越多,感觉此时摇头为时已晚,就硬着头皮朝前走……
  当两人眼神碰到一起时,韩雨薇一愣,随后,好似不相识的路人一般,把眼神转向其他同学。这让潘妮疑惑的同时怀疑起那封"约会"的信,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位 "班花"的笔迹?
  正在潘妮胡思乱想之际,但见韩雨薇迈出一步:"我只想说一句,那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知你们是否还有别的建议?"
  潘妮丝毫没听到韩雨薇的问话,虽然人站在那里眼睛盯着她,心却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猛然间,屁股被安慰拧了一把。
  "不知你们班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吗?"韩雨薇见没人应声,又提高了一度音,重复问道。
  这次潘妮听得清楚,赶忙上前一步:"挑战我们接受!至于提到什么'文科班的男生,狂妄自大污蔑女生'这件事,纯属个人行为,不牵扯到整个文科班男生的声誉!还希望各位明查!至于其它建议……不知这挑战赛的公平度……"
  "这个……我们也曾想过,终究还是没去找!谁对谁错?孰输孰赢?全凭大家的看法!"
  此时此刻韩雨薇是离自己相对最近的人了。这声音--无论急缓,听进耳朵都是那么顺畅舒服,有很大的磁性,让潘妮难以拒绝它的魅力!
  "既然都讲好了!那就开始吧!"潘妮听到征求的语气,好似闭着眼睛欣赏美妙的音乐一般,心里舒服至极。
  "请你们先出题!"潘妮做出一个谦让的姿态,感觉现在进入了棋局,但事情还没有简单到只需向前挪动卒子,对手的反应还是要考虑的。
  "那……好!恭敬不如从命!请听题!"韩雨薇说话办事的果断,差点儿让潘妮为之倾倒。
  韩雨薇身后突然闪出一名女生,大声问:"你们是不是都喜欢围着'校花'转?"
  潘妮听过后一阵迷惑,转过头轻声问安慰:"有'校花'吗?是谁?"
  安慰不住摇头,又指了指对面的韩雨薇,潘妮顺势望去,但见她道:"请回答我方的问题!要符合实际!遵守规则!"
  如果"校花"是你,我一定围着"校花"转!潘妮本想这样回答,但又怕一旦说出口,身后不知会伸出多少只脚,把自己踹到韩雨薇身边去。即使自己愿意这样,但为了下午的"约会",又不能这样。于是上前一步,回答道:"不可能!我们又不是蜜蜂!"
  韩雨薇瞪大了眼睛,睁大了黑黑的眸子,迷惑地望着潘妮。与此同时,身后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好了!该我们出题了!请听题--"潘妮也学着韩雨薇的动作,之后转过身,朝身后四位努了努嘴,见四人没什么反应的同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便以为他们都看雨薇看得淌了口水,故意让自己没面子下不来台。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潘妮这样想着,于是问道:"你们不爱看世界杯!为什么学校的足球赛却场场必到?"
  潘妮本以为韩雨薇会上前来回答问题,但见她刚迟疑一下,身后便跳出一位女生兴奋地大声叫道:"因为……那些帅气的前锋,要比马拉多纳……离我们更近!"
  听过之后,潘妮差点儿气得吐血。想这些女生,原来看球赛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里,无疑害了这些一踢球,见有女生围观就玩儿命的男生--摔的摔伤的伤,却无人上前问津,还要硬逞英雄。
  "请听题!"韩雨薇刚说完,又有另外一名女生跑上前来,笑嘻嘻地问:"为什么你们每天中午都要玩儿得满头大汗,才肯进教室?"
  潘妮想了想刚要回答,见安慰迈上一步走上前来,不慌不忙且深沉地说道:"这是要告诉你们……什么叫'男人味儿'!"潘妮听过之后带头鼓掌。
  "请听题!"潘妮说完,也略去了向后看却注定无人帮助的动作,单枪匹马地冲着韩雨薇问:"为什么天还这么冷,你们就已急不可待的穿上了裙子?"问过之后,潘妮对自己的问题十分满意,显出洋洋得意的表情,只等韩雨薇来回答,却见她没一丝慌张的表情。
  还没等韩雨薇开口,身后又抢先上前一位女生:"因为天热的时候……学校已经放假了!"这个幽默的回答,引得双方围观的男女生好长一阵哄堂大笑。
  "你们的考试成绩,怎么没有在球场上那么棒?"韩雨薇就是韩雨薇--学习好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摆脱不了学习!提的问题还真有几分难度!
  潘妮本以为思考的时间里,后面会有谁出来解围,万没想到,他们关于辩论的书都白看了,到了此时,要让包括韩雨薇在内的所有人,看自己出丑的笑话。
  "球场上有人合作!考场上……可没有!"潘妮答过之后,一阵热烈的掌声也勾不起自己的兴趣儿,想总算可松上一口气儿了,险些在小河沟儿里翻了大船。在这种场合下丢人现眼出丑没面子,是最让人难堪的。
  至此,潘妮有些后悔当初答应安慰要来参加这场争斗。为何一向低调的自己要逞一时气胜呢?有这个必要吗?这样想着却还是要继续去"找死",于是想起一句话: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你们女生为什么总是那样用功?"潘妮问道。
  "没办法!你们不用功……我们只好靠自己了!"这回韩雨薇没把回答的机会让给别人,毫不犹豫地答道。
  潘妮听了,感觉韩雨薇很有思想,或许应更早一点认识她!见她回答得如此不费力气,只好使用看家的问题以求一驳:"为什么女生宿舍的阿姨,总比男生宿舍的大爷管得严?"
  潘妮问完想着:如若她们任何一位抢先站出来大喊一声:"因为我们是女生!"那这场挑战赛的胜负输赢就见分晓了,随后就得意着,想这当然是向前迈进了一步,但并不是最后胜利。
  但怎奈韩雨薇一个手势,没让其他四位很草率出击,考虑了好长时间才走上前一步:"弱队……才出好守门员!"
  猛地遭受如此沉重的打击,潘妮再也没了勇气和激情,刚要提出到此为止并且认输,见韩雨薇抢先一步:"好吧!就到此为止!我看文科班的男生,也不是狂妄自大,而是的确个个都很有才华!我们的确有些差强人意!谢谢各位的呈让--让我们打成平手!没让我们大失颜面……"
  潘妮没想到韩雨薇会选择中途退出。但却看得出:她们的准备异常充分!若再比下去,文科班必输无疑,而自己是必"死"无疑!见她上前来与自己握手,马上感觉不知所措!
  在握手的刹那,潘妮听韩雨薇说了四个字:"领教!领教!"赶忙微笑回答:"呈让!呈让!"
  这是潘妮想要的结果!而自始至终也没搞清:这群女生到底想追求一个怎样的结果?但这"恐怖"的挑战赛,最后能在如此和睦的气氛中冲散了所有的怨气,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免佩服起韩雨薇的处世方法:既有松柏的原则性,又有柳树的灵活性……
 
  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三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