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8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一节)

(2006-01-14 08:47:37)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一节)
《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一节)  邮了信,拿书回寝室时已很晚了,向老四手中递书时,感觉他边抽烟边想着什么……
  "怎么……看完了?"老四面无表情,眼皮也没抬一下。
  "恩!轻舞飞扬……不该就这样走了!"潘妮边往上铺爬边说想法和见解。
  "那你认为……该怎样?'有情人终成眷属'?网络原本就是他妈的……虚幻!以虚幻开始,以虚幻继续,以虚幻结束!正常!记住吧:有时候……残缺也是种美!"潘妮见老四这样说,就难再去反驳些什么了,只好保持缄默。
  "诶?三儿!知道吗?听说过些天,三班儿女生要找你们男生'打架'!"老四蛮有兴致地问。
  "只要不比生孩子,还怕了她们一群'娘们儿'不成?"潘妮没说出口,改口问:"听谁说的?瞎掰!难道这事也能事先预测?你昨晚夜观天象了?别一惊一诈的!何况她们……能'打'吗?"猛地想起:莫非与雨薇之间的事被她们知道了?此时要为姐妹儿报仇血恨?于是也有些信了。
  老四吸了一口凉气,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眉头皱了皱。过了一会儿道:"怎么?你还不信?明天就有信儿了!你不信别人还不信我吗?唉!这人哪……!"
  "三哥!你还不知道?咱四哥被任命为八班班长了!"潘妮听是上铺老七的声音。
  "哦!"潘妮看了一眼老四,见他正在点烟,于是轻轻抱拳:"我靠!恭喜!恭喜!今后小弟有事……还要多多'罩'着点儿!提前谢了!"
  "拉倒吧!少扯!"见老四深沉地扔回一句,潘妮便躺下了,忍受着满屋臭脚丫子的味道,回想着老四的话和这一天来所发生的事,不知不觉的便也睡了……
  潘妮不想在开学初就养成不吃早饭的坏习惯,就想第一个起床。
  待到下了床一切收拾妥当了,见自己还不是第一个起的人,就想到一些事,心中不免打了个冷颤--从内心深处直接窜出体外来。这也算是个美丽的清早!随后出门去洗漱。
  整个上午的课,潘妮都听得稀里糊涂,总想着下午四点半以后韩雨薇收到信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有唐晓芙给方鸿渐退信的做法?如若真是那样倒也爽快了;怕只怕没反应,所以,整个下午又是如坐针毡!
  直到放学,潘妮才出了一口长气,随即是担心之后的舒心,舒心之后的放心,放心之后的可心。
  刚要去吃饭,但见班长--一位女生,走上了讲台:"各位同学!静一静!大家先坐下!耽误大家两分钟说件事:我今天收到一封'挑战书'!是高二三班一女生送来的!"
  潘妮听到这,心"怦"的一声,连大气也不敢出,继续向下听:"我还没拆封,因为它是针对咱班男生的!下面我希望所有男生,尽快选出一名代表上台来拆开它……"
  台下的男生:你看看我!我望望他!惟独潘妮头藏得最深,低得最低。
  "那……就让安慰上去吧!"不知台下谁喊了一声,众男生都表示赞成。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安慰说完,不慌不忙地走上讲台,亲手撕开封得严实的信封,拿出挑战书轻轻展开,随口读道:
                              挑战书
尊敬的文科高二二班全体男生们:
  你们好!久违了!
  我谨代表高二三班的全体女生们,向贵方发出挑战。
  据传言,你们文科班的男生,一个个不但狂妄自大,而且还"大男子主义",在背地里总瞧不上理科班--尤其是三班的女生们!说我们什么一天只知道学习,是一群"高分低能"的产物;还说我们姿色平平,或者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姿色!只懂读书!不解风情!说我们最后的归宿,往往就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去了,反正绝对与"才女"的代名词无缘!
  因此,特作以下挑战内容及规则:双方各出选手五名,问题三至四道,以回答不出或回答不当为败;问题必须是男生针对女生,女生针对男生的,且不允许涉及政治、经济、宗教、人身隐私;也不允许带有人身攻击性质;以日常生活琐事为最佳,答案不得超过二十字--特殊问题除外!回答必须得到双方认可才算通过。
  为了正人之言扬己之长,特提出以上挑战,望贵班男生莫做缩头乌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认赌服输!决不反悔!
  时间定为星期日正午十二点,地点在二班或三班教室,围观群众数量不限!
  另:此挑战不涉及两兄弟班级正常情谊,特作此补充说明!
                                         高二三班全体女生携全体男生 敬上
                                                       即日
  台下听后一阵唏嘘之声。面对着一个明显"阴盛阳衰"的现实状况,全班女生不是对男生没信心,而是根本不存在有信心的可能。这足以让这场"挑战"还没开始,就有了结果!
  潘妮对此不以为然,也没多大兴趣,感觉理科班的女生,无非也象文科班的男生一般稀有珍贵。所以,这无非是两个班级少数派之间的一次正面冲突,只是在某个侧面,印证了老四的话,心里不禁感慨,定要给他一个预言家的称号。
  由此也在想:不知韩雨薇,是否也会光顾这样一场捍卫女生尊严的挑战赛?如果会来,是会作为选手?还是会作为嘉宾?两班班主任是否已经闻知此事?
  想到这,潘妮决计不要加入"五人战队"。因为若是韩雨薇在对面,自己会不忍心赢这场比赛;而若她作观众,更不想让她看自己输掉比赛没有能力,那样会异常没面子!
  这些男生从未如此团结地围在一起商量问题,此时却为了捍卫什么狗屁荣誉走到一起,你争我抢地抒发个人见解;女生也都来了兴致,不急着去吃饭,而是凑上前来出谋划策。彼此倒很像空旷大海深处那些在冷暖流中迁徙的鱼--从来不曾对话,但却有着相同的方向!潘妮感觉无聊,感慨"女人是弹簧你弱她就强"的话,第一个出了教室门,想着把弹簧拉直倒是个解决办法……
  自己有时过分敏感,所以显得和很多关系格格不入,但对身边的人和事没太多计较,不计较与其说是宽容,不如说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对这一切并无兴趣,漠然除自己关注和重视之外的一切感觉和现象……
  吃过饭进了寝室,潘妮见只有老大独自躺在上铺捶腰喊痛,听着复读机放出的英文单词。
  待到下了晚自修再回寝室,老大还是不住地捶后背--不同的是,又多了几个来回瞎转悠的人。
  于是早早地爬上床,看了看日历,才知道今天是星期二!就是说,离"打架"还有五天的时间。潘妮心里暗暗嘀咕着,早早地爬进被窝儿……
  星期三和星期四都平静地过去了。潘妮一颗悬着的心着了地,一时间忘了"信"的事,只是出于怕在韩雨薇面前出丑而再三推脱参加"五人战队":无论是"激将法"还是"软磨硬泡",自己始终没答应,险些与安慰闹红了脸。
  星期五下午,取信的女生拍拍正蒙头大睡的潘妮,默默走开了。
  潘妮不愿动弹,随后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懒腰,感觉此时,任何的事,任何的人,任何动作--都是懒懒的!只有睡觉是真实存在的。也没猜想谁会大发慈悲为自己写信?拾起绿色的彩纸信封,见上面:只有收信人地址却没贴邮票,发信人的空白处被"内详"两个字牢牢地"占据"着。
  看到这里,潘妮的心不免一紧,对着灯光一照,看到里面折起信纸的影子:挑了离信远的一头儿甩了甩,尽量将信纸甩向另一面,然后一撕,打开了信封,慌忙间竟扯错了位置,本应扯信封较短的一头儿,却扯了较宽的一头儿。扯开之后,也顾不得去怜惜倍受"车裂"之苦的信封,左手一捏信封的两边,信封张开了一个大口,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伸了进去,衔住信纸,信就被这样拿了出来。
  好似透过信纸,都能闻到一股久违的香气,潘妮顾不得太多了,赶忙展开折得整齐的信纸,见上面寥寥几笔,写得异常工整俊秀:
  你是潘妮?"信"已收到!久仰"才子"大名!周日下午两点,学校对面的咖啡屋,不见不散!
                                                                  --韩雨薇
  潘妮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又反复读过几遍,才在恍惚间感到一些真实性。尤其是末尾的署名,看起来格外亲切!
  下了晚辅导,潘妮趴在被窝儿里,还不肯放过这样十几个字,翻来覆去地又看了好几遍,舍不得放到一边去,怪只怪这韩雨薇,没给一点是否参加"打架"事件的信息:如果她去当观众,那自己连观众也不当了;如果她真去充当主力,又怕自己鼓掌鼓错了对象两面不是人,心中不免矛盾。
  "咋样?要'打架'了吧?"潘妮见老四递过来一个苹果。
  "是啊!预言家!"潘妮想转过身去冲着墙,再偷偷看几遍那俊秀的字体。
  "听说某人……由于怕了三班那群'娘们儿'!场子都不敢上了?"潘妮听这话中有话。
  "什么怕?只是……有所顾忌罢了!"潘妮支支吾吾,不想与他继续争论。
  "有什么顾忌?怕了就是怕了!唉!文科班就是文科班--典型的阴盛阳衰!既被一群'娘们儿'吓到了!还要养着一群强权的'娘们儿'!诶?你也看看那六个理科班儿……哪儿有她们说话作威作福的份儿?惯的她们个臭毛病!"潘妮听得出这样几句看似玩笑的话,无疑是对自己绝好的讽刺。
  "有什么了不起的?好男不跟女斗!"潘妮气不过,为文科班为数不多的几名男生叫不平。
  "是'斗'不过吧!怕了?怕了的话……当时就不要撒野--跑到人家三班儿门口去说人家什么'高分低能'!"
  "我可没去!谁说了……就让谁去'送死'好了!"潘妮想尽快息事宁人,抱定了"宁做三班女生的奴隶也不做这些同胞救兵"的念头。
  "我看哪!你是有这个倾向……没这个机会!听你这话的意思--文科班男生的生死都与你无关!那好!明天我也要去'踩'死几个……文科班的男生!"老四一个"踩"字,语气特别重。
  "哦!不!是说我们理科班坏话的……文科班男生!"潘妮刚想捍卫自己"生"的权利,听老四这样补充了一句,还是难吞这口恶气。
  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在教室里有那么多女生用"激将法"都不曾动摇自己的决定,却被老四几句开玩笑的话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算了!不和你们一般见识……还不行吗?'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潘妮虽这样说,还是感觉矮人家一头。随后把脸转向一边,连再看几眼那俊秀字体的兴致都没了,一个人躺在那生闷气。
  刚躺下就听有人敲门:"请问潘妮在吗?"听出是安慰,赶忙欠起身子举起半个手臂:"在这儿!"
  "老大!后天中午……你真不上吗?咱班女生……可对你老大意见了!说你还没见对手……就先退缩了!还说你……"安慰见潘妮不是好脸色,就省下了后面的话,呆呆地仰起头来看潘妮的反应。
  "三儿不上了!三班的'娘子军'……大大地厉害!三儿被那群'娘们儿'……吓怕了!对吧!三儿?"潘妮还来不及开口,就见老四竖起大拇指,笑嘻嘻地朝自己眨巴眼睛。
  "对个屁!谁说我不上了?我倒也想领教领教她们的厉害!"潘妮最气不过这样冷一句热一句的刺激。想着以言任劳,不免劳而无功;以言任怨,甚或积怨成仇!最后终于横下一条心。
  "咱们班……都谁上?"潘妮望了望安慰,随即问道。
  "那三个人……正在寝室看辩论技巧的书呢!"安慰说完另外三人的姓名后补充道。
  听过之后,潘妮的心凉了半截,对胜利的信心顿时失去大半,想若海涛和剑楠在二班儿,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随后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们有病啊!当这是什么?去参加辩论赛吗?有那时间多解几道方程好了!咱们是去回答人家的问题,又不是去吵架!对了!关于对方的动静……有没有什么小道儿消息?"到了最后,潘妮还是不忘关切一下:毕竟不想与韩雨薇有任何正面交锋和冲突!
  "据说三班'班花'韩雨薇--要作为一号主力上场!老大!你若把她'拿下'了……估计咱班就赢定了!至于另外四人,至今还没个准信儿,这也并不太重要!"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十章——最真的梦(第二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