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8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六章—下午的一出戏

(2006-01-04 09:09:09)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六章—下午的一出戏
《打捞我的快感》第六章—下午的一出戏  五一假期很快过去了,整个假期每每睡觉,就会梦到数学老师逼自己想出办法做那些难题,随后惊醒了一次又一次,反复折磨着脆弱的心灵和虚弱的身体!
  迈进五月的门槛儿天气豁然开朗——没了水气和雾气,也不知这春季可持续多久?只怕它似流星般逝去。想想:又要这样混沌地混日子了。
  坐在语文课堂上,潘妮想起语文老师的主意:同学轮流在黑板的一侧写段诗词,亦或是名言警句,之后利用几分钟为大家讲一遍,以达到激励的目的和作用。
  潘妮虽不感觉这与自己有多大干系,但碍于她的特殊照顾,赶忙掏出稿纸,冥思苦想了一番,却没多大成效,又想起她委托四人写篇关于反腐败的论文。虽然想过这所谓的“论文”,只有大学生才有资格去“论”。但转念一想,在高中阶段试它一试也无防。于是,轻轻地扯掉了一个有题目没内容的演讲稿,在新的一页上工整地写下“反腐倡廉之我见”……
  晚自修下了课,潘妮与另外三人出了教室,见高三的准备高考,高一高二的准备升级。迈进五月门槛儿,好似期末考试的招牌挂得太远了,踮起脚来都看不到个踪影——显得遥遥无期!
  但烦感归烦感,潘妮毕竟还想在高中半死不活地“混”下去!即使不知前方漫漫征程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狗屁前程等待着去实践和发掘?即使总听小段儿闲暇之余鼓励说什么还有很大潜力可挖,但好似是一条烈日下河边的鱼,自己抱定了必死的念头,而不愿再跳到冰凉清爽的河水中去,河水也无能为力。
  随后的一堂“摩尔”下来,潘妮险些找不到方向。待到昏沉地坐在台灯下,为了报答讨好小段老师,竟也什么不怕似的与 “腐败”过不去起来。
  ……
  深夜疲乏,潘妮还不见“印象”的影子,一种失望油然而生,随后讨厌自己的草率:怎么可接下这四五千字的“包袱”呢?接这任务可不比接生,有经验就可以!想着这些,随手在书堆中挑出一本书,有意无意地抖了抖,一张红色的纸片滑出来。
  潘妮拾起扫过一眼,是小学得的喜报。但此时,这喜报好似历尽劫难饱经沧桑,原本一张光滑的硬纸,已被压出三四道深深的褶,好似条条刀疤划在心上。
  又看到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本,拿来读时,见上面写着: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湖面如镜,波涛汹涌,人影树影倒映其中,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一群鸭子在湖面上飞来飞去,它们时而盘旋,时而翻跟头,时而俯冲,时而啼鸣着互相追逐,好不自在啊!我美好的童年!
  潘妮想起那时的无忧无虑,好似都发生在昨天一般清晰可见历历在目,而此时……潘妮感觉到:人之所以可以留住回忆,是因为它可以使自己痛苦,与其这样,宁可不要这种恨人的东西……
  五一假期潘妮没太大的激情去陪台灯。与其这样,自己更喜欢扔下台灯在黑幕中陪伴黑暗。但却不知:光明与黑暗是永远走不到一起的。
  今天是五月九号,好似迈过了五月上旬,就要进入期末紧张复习的备考阶段,潘妮虽然也想紧张一下,落实到行动上就迟钝多了。
  潘妮感觉紧张不起来,就像此时上课,虽然是上午第一堂课,虽然窗外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春光一片,但总感觉:“牛顿”还是“牛顿”,“摩尔”还是“摩尔”……
  下了课,潘妮装出一副胸有成竹而又沉着不慌的样子——心却狂跳不止,来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写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课铃声响起,潘妮心跳比铃的震动频率还快。还是故作镇定,见小段儿不慌不忙进了教室,看到黑板上的字后说道:“呦!这是哪位写的粉笔字?这么清秀?”潘妮差点控制不住站起来说:“正是老子写的!”但却还是忍了,等待周围同学替自己出风头。
  随后,潘妮感觉这群人对为别人出风头的事并不十分热心,只那么少数的几位嘟囔着自己的名字。随后感觉到世态炎凉,进而感觉自己是个悲观主义者,但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开始吧!”小段儿这句话让潘妮有种解脱,而行动上却恰恰相反,拿起底稿放在口袋里,虽想窜到讲台上;但实际上,却是慢吞吞走上去。
  站在讲台上朝台下鞠躬,安慰等人带头鼓掌,把胆怯立即驱赶到一边去了。课堂上的活跃气氛顿时上升,潘妮为表现得更自然,就把手插在衣兜中。
  “各位同学,大家好!今天由我来为大家介绍名言警句!”潘妮感觉开场白直接爽快,朝左挪了两步,顺手指了指:“这是陆游在游山西村时,有感而发所作的一首诗。今天拿来介绍,希望大家能喜欢!”潘妮本想说“以飨大家”,又临时改了主意,怕大家听不清楚或不认识这几个字,而认为自己把他们当作牲畜来养。
  “这两句诗无非告诉大家:遇到困难时不能轻言放弃,要试着继续走下去。因为阳光都是在风雨后,所以成功……也一定在多次失败后,成功是个过程……”由于自己没做到这一点,所以潘妮在说的时候,语气递减没了底气。
  “失败不也是个过程吗?”台下这一嗓子,完全打破了准备好的腹稿,潘妮心乱如麻没了头绪,连下句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了。在这瞬间,想起前些天看到的话,随后故作深沉:“失败并不是一个过程!因为……它只是一个起点!”
  潘妮都感到意外,意外的同时又为自己骄傲,差点儿带头鼓掌,见下面一片沉寂不免伤心!
  几秒钟后,才有雷鸣般的掌声……
  潘妮想见好就收,不再去想还没说完却已忘记的话,在没人再提出异议前,赶忙说道:“好的,那就这样吧!”说完长长舒了口气。
  “好!请读文章的同学做好准备!”小段儿见潘妮说了结束语这样说道。
  潘妮向小段儿老师作了一个暗示,却没有想到,她会与自己达成如此默契,好似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于是补充道:“没想到会这样巧!竟然是同一天,那么好!现在开始吧!”
  小段儿这几句话让潘妮不安,好似这种默契太虚假了。不知大家怎么想?会不会认为在上课之前自己就与她商量好了。于是,潘妮觉得世界很奇怪,如若自己的真实与世俗的虚伪碰巧有了重合点,人们多会以为你是出于虚伪才这样做的,这是世俗的虚伪和自我的真实……
  一下!两下!潘妮摸索着,摸了许久还没摸到就有些慌了。
  “看样子今天不但要出丑,而且要栽到这讲台上了!不知是否会摔死?”潘妮挠挠头暗自想道,顺便朝脚下望去,见那份底稿正踩在脚下。
  潘妮来不及往下想,边拾起稿子边顺口道:“各位同学,我今天要读的不是摘录来的文章,而是我自己写的作文,现在读给大家,希望写的不足的地方大家多多指正……”
潘妮见台下都认真地静待下文。于是在原有的勇气上,又鼓起了更大的勇气,捧着稿子读道:
 在那水池喷泉中,一朵朵的荷花又开了,迎接着这又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浅黑色的叶子,伴着粉红色的花瓣……
  “……”
  读完整篇文章,教室还是那样静,并且静得出奇。这倒使自己感觉不安甚至发窘起来。正在不知所措,另外三人带头儿,引出一次最为热烈的掌声。
  伴着这掌声潘妮回到座位,感觉收到这效果是在意料当中。于是更显得自然了,但想起刚刚遇到的“麻烦”还是有些后怕。
  “潘妮的语文水平在咱们班……一直保持很高的成绩!尤其在写各种体裁的文章上,与大家相比更是略胜一筹!希望大家以后都以他为榜样,向他学习,争取赶上……并超过他!这才是我所期望的!”潘妮听着这几句话,感觉是在意料之外。于是,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激,随后,自我陶醉了多半堂课。
  陶醉过后再想想,潘妮就陶醉不起来了。显然她这几句话其他同学不愿听到,因为有哗众取宠的味道,好像说得你潘妮比他们高出一大截。这几句话无疑引得大家对自己更是敌对加妒忌,还说得这么流畅和顺利!好似在说之前就准备好了,拿大家的思维来想,无疑是这小子给小段儿“拍马屁”,课前就打了招呼,所以才得以大出风头。
  除了这仅存的圣土,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夸耀和留恋?若真掉了下去,那排名又要向后退了。想到这里,潘妮又感到心痛……
  刚要埋下头去睡上一小觉,潘妮发现在一乐一痛之间,竟没发现桌上的字条:
  老大,你的表现太突出了,收到这效果,是否已在运筹帷幄之中呢?相信你此时的心情,应该是坦然平静的,但听了下面的消息,或许你的心情,就很难坦然很难平静了!昨天夜间,美国轰炸南斯拉夫的导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把我驻南大使馆轰炸得顿然间成为一片废墟,我不知该用何种言语和文字来形容此时我波澜起伏的心,唯有附上我的心里感受,还有海涛和安慰的跟笔。
                                                       ——四弟:范剑楠(俊逸)
                              空袭感(一) (俊)
                             我驻南大使馆遭袭有感
                                国耻当头在眼前,
                                无心教室读书贤。
                                舞文弄墨非余意,
                                立志挥戈赴战沿。
空袭感(二) (舒)
空袭愤
凄凄五月举国愤,痛斥北约罪恶深。
南使遭劫血惨流,炎黄受辱气难吞。
北约仁道皆失丧,国际准则俱已焚。
正义中华多患难,唯求发展树国魂。
                              空袭感(三) (天)
                                   正义与仁义
                                 风雷同起向格市,
                                 仁正倾间顿散失。
                                 天怨霸国人亦恨,
                                 雄师转世许不知。
  中午放学时才听周围的人谈起这事,车子在马路上飞驰,也可听到不同面孔,都不约而同地谈论相同的话题:年老的人看到危机,年少的人看到枯萎,失望的人看到甜美,快乐的人看到罪恶。
  整个下午,全校的课都没上好,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盼望着世界大战快点儿打起来。只有这样老师才可以不教书,学生才可以不上课。随后又是一阵恐惧——怕被抓去充了军,而充军好似就会不得好死,不是顶炸药包就是堵机枪眼!
  这段时间,上上下下真的弥漫了一片浓密的愁云惨雾,阴沉肃杀的郁气冲塞了人们的心胸。虽然还不是世界末日前夕的凝重和沉闷,却已有很多人感觉到了不祥预兆和不安气氛……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七章—我心加你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