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7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捞我的快感》第四章—旧伤新痕

(2006-01-01 17:17:17)
分类: 原创的长篇连载
第四章—旧伤新痕

《打捞我的快感》第四章—旧伤新痕  新年的钟声已到背后,而新年那热闹的气氛,好似在嘲笑潘妮的同时,极力地衬托悲剧色彩。

  开学第一天,即使平时总认为自己调整得很好,但进教室门的刹那,好似有万道金针同时刺来,好似被放在凸透镜焦点上,皮肤烧得生疼。潘妮有些畏惧,因为这些眼光都射向自己,这感觉真的难受,就像已渡过了鲁比孔河,灾难无可避免。

看着成绩单,潘妮有些茫然,感觉活得好累,深陷在一种恐惧中难以自拔。

  下课铃响时,迷糊中想起被“大龅牙”抓住后一步步蹭着向前走的情景……

 

潘妮有理说不清的同时差点儿去撞墙,最后违心地答应回去写份检讨书。

当把不知为何错误而写的检讨书呈到“大龅牙”眼前时,自己的检讨书中表现了一种不露声色的缄默,这可能是因为自己从来不必费力就能显得比实际上更清白无辜!猜想他是认为反思不够彻底深刻,就说这件事不会结束,让回去等通知。

  回到教室,潘妮想到班主任。就朝办公室走去。猛地推开了门,班主任见了明显一愣,顺口问:“潘妮,有什么事吗?”

  “我……我……老师!我做错事了!”潘妮支支吾吾,尽量表现出诚恳认错的态度。

  “哦!?怎么?”孔老师停下动作,抬起头来望了潘妮一眼。

  “老师,刚刚考试时,我的姓名班级忘填了,在交卷填的时候,被一位老师抓了,他说我作弊,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请老师帮帮我!”潘妮低声低气地说。

  “哦!是这样?这种事,你要我怎么帮你呢?毕竟谁也没看到当时,你写的是什么?那位老师……长什么样子?”班主任不动声色地问。

  “是咱学校主管教学的……校长!”潘妮描述完“大龅牙”的外貌,班主任用确定的语气说道。

  “惨了!惨了!”潘妮心中念叨着,毕竟想不到,会惹上这样大一桩麻烦事!

  “这种事我是无能为力,即使我相信你,又有什么用?毕竟抓住你认为你作弊的……是他不是我!你们也都不小了,什么事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也该有个鉴别力了,我看你就先回去,等学校的通知吧!认错态度……要好一些!以后,最好不要犯这种小孩子常犯的错误!”潘妮听了心中暖暖的,但却感到一阵懊恼。

  ……

  上间操的铃声响起来,扩音器中的声音命令大家以班为单位,按密集队型站排……校长姗姗来迟,却还能让大家刹那间肃静下来,可见“猫鼠效应”不仅仅只适用于动物和社会上。

  听完校长痛斥考试徇私舞弊,潘妮有些累了,随后才切入正题……

人群中,潘妮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甚至呼吸也被周围的风声和私语声带走了。自己好似被四面八方的力同时拥挤着,像是肉食加工场的精装罐头,被压缩得方方正正。甚至在头顶和脚下,都有不知名的力让自己麻木。

听“龅牙”大谈特谈考试作弊行为,潘妮恨学校不能马上停电。随后,便想从面前的空气中拨出一道缝隙,就算硬挤也要挤进去。因为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永恒,那只是消失——这可以使自己在这尴尬境地中暂时或永久地蒸发掉,不必去承受这种莫名的痛苦。

  抨击了许久,“大龅牙”好似感觉这“许久的抨击”并未“击”中要害,随后话锋一转,把全部力量转到这次期末考上,随后纪律发挥了作用,喧闹开始平静。

五分钟后人群安静下来,潘妮的心也由“狂跳不止”到“不只狂跳”,待到“龅牙”猛地将自己的名字用通报的语气抛向全体同学时,有的只是无尽的失落和伤感。

  名字被这样“千呼万唤始出来”后,潘妮的心在紧急迫降后没被摔得粉碎,失落的同时,想这被通报无非像临产时女人的心情:孩子没出世时,总在心中默默地紧张,怕自己会早产或难产,怕自己死去,亦或孩子死掉;待到孩子顺利降生的那一刹那,无疑是最痛苦的,好似要一种难以寻觅的解脱,听到了第一声婴啼,又会忘记虚弱;勉强撑起身子抱过小生命,一切欲寻的解脱,转瞬变成了一种超脱。

潘妮也相同,只能像女孩做妈妈那样去抱那婴孩儿,试着接受这个既成的事实,感觉生活原本就是这样——为期待而延续,为失望而忍耐!

  随即想到了韩信——正是夏侯婴当兼斩官没有杀连敖韩信,刘邦拜为将,才在以后数百次战斗中渡陈仓、出井陉、塞成皋、斩龙且、战垓下、为西汉政权建立,立下了卓著功勋,成为西汉初期三杰之一!

韩信能忍胯下之辱——那自己呢?潘妮在心底暗问道。

 

“大家刚刚都看到了,听到了,考试作弊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总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所以希望大家都引以为戒,不要在相同的问题上,再犯相同的错误!一个人,犯了错误不要紧,可怕和不可饶恕的……是犯过后不长见识,而要在相同的地方不停地倒下去……”下面的话再也听不下去了,因为伤口被肆意地展览,所以已经失去了疼痛!自己万万没想到,开完校会后,班主任会让这悲伤和受打击的感觉,在自己心中“梅开二度”。

  “现在虽是补课阶段,希望大家可以与各科老师密切配合,争取取得更优异的成绩。已经高一下半学期了,校学生会要在高一的同学中选拔和吸收一些有才艺的同学,为的是更好地锻炼这些同学,使他们把才艺展现出来,为学校和广大同学服务!咱班如果哪位对这方面感兴趣,下课之后可以随时找我,我会给大家一个详细的解答,并且帮大家参考一下,看你是否适合进学生会!好的……下面咱们开始上课!”

  漫长的时间在课堂上蹒跚地走着,每一步都迈得异常辛苦,好似每时每刻都有摔倒爬不起来的可能。望着窗外的冰天雪地,潘妮身上冷一阵暖一阵的,说不出个具体的滋味儿:想睡觉又睡不着。盼下课好像是在盼两岸统一一样遥遥无期;想听课又有困难,于是真的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有的尽是让人不如意的事,看起来很和谐的事物却因为矛盾的存在,让人们过多地忽略了它的美好,有的尽是悲观失望和无聊,却又无以慰藉。

  潘妮看着窗外的雪胡思乱想:怎样把一辈子对人生的感慨,用一节课的时间,以牢骚的形式,全部发泄出来?想归想,心中却感觉好烦,烦的连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剩下的只是摇头和叹息。二次打击过后的心灵,酷似二次霜冻后的白菜,要比一次霜冻还要蔫上许多,或许再过一阵风来,就足以令它窒息而亡。

  是否要进学生会?潘妮想起班主任的话——进学生会,就一定要得到她的肯定和准许。潘妮想起刚刚栽了大跟头,学习成绩就可以让她给自己致命一击,一句“考试作弊,不许进学生会”的话,怎么去解释?潘妮感觉,这些无疑从某个侧面宣判了自己死刑。随后一个简单的推理,清楚地发现,自己在高中想进学生会的梦想就此破灭……

  算了!不进还不行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进宣传部是他们这群笨蛋的一大损失,他们在石头堆中,大白天的没发现我这块夜明珠,也是他们的悲哀!他们的出发点不对,方针也就必定错误,他们口头上喊的是“吐故纳新”,实际上想的是“吐疏纳亲”,按照他们小团体的标准“吐一批,纳一批”……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把正在美梦中遨游的潘妮猛地惊醒。醒过神儿来,潘妮用手掌努力地擦了一下流到嘴角儿的口水,突然想起自己的童年:那时是多么美好,生活多么无忧无虑,一阵阵和谐优美的铃声……,想到这里突然来了感觉,找出张来提笔写道:

                             童年恋

                         闲逢寂寞忆童年,

                         稚嫩儿童净笑颜。

                         心醉朦胧随梦去,

                         银铃阵阵戏沙滩。

  写过之后朝窗外望去,太阳照着地上的积雪,刺眼的白光被窗户上的玻璃反射过来,恰好照到自己脸上。潘妮感觉一阵眩晕,寻“光”望去,见那玻璃内——只有颓废的气息和落寞的表情……

 

敬请继续期待《打捞我的快感》第五章—难念的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