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求文情感email
左求文情感emai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5,553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2021-11-10 09:40:53)
标签:

若有所思

思念

想念

自律

忘记

分类: 情感路——心灵寻呼

午休时分,雪霁天晴,暖洋洋的太阳透过落地玻璃窗洒在房间,阿明于心里盘算着,倘若在阳台搁一花架陈列“多肉”,闲时观赏,岂不快哉。由憧憬中的“多肉”,联想到岑雪的办公桌,她的桌上摆着百合、绿萝、水竹和各色“多肉”,一年四季生机盎然。阿明和岑雪,因为业务关系而熟识,他给她们公司搭建网页,岑雪负责提供图文内容,一来二去,便很熟悉了。岑雪对阿明说,桌上这块植物土培和水生都行,多浇水好养活;另一边都是多肉,耐旱,基本不用怎么浇水,也好养活。

“怎么又想到岑雪了?”阿明若有所思。

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他不想提起这个名字,他想忘记这个人,他好久没有跟对方说过话,也没有跟岑雪见过面。这个名字,就是一处永远好不了的伤疤,一抠就鲜血淋漓,总也好不了;每次又总忍不住去挠,真是欲罢不能、死去活来。分手那天,他暗下决心,以为一个月时间就可以轻易忘掉对方,谁知头一个月度日如年,差点将自己整到崩溃。后来寻思三个月总行了,半年总够了,一年以后指定淡了……到如今又如何?如今仍然会在低头的一瞬间想起她迷人的笑颜,依然会在某个熟悉的地方记起两个人肩并肩手挽手……无数次,他都想打一个电话过去,无数次他都想找个借口再见一面,无数次他觉得自己忍受不了折磨。同样的,无数次他劝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无数次他对自己说喝顿酒就好了,无数次他去跑步放空自己……

 

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他用极端的自律,近乎残酷的自我克制,磨灭对岑雪无尽的想念,以及无数次忍不住想要联系的冲动。阿明不知道岑雪有没有想过联系他,也许那么一刻也会有,或许完全没有,分手后的恋人,再谈这些,不重要了。

过去一年间,阿明去过岑雪公司两次,跟踪维护网站,可惜没见到她,也许她刻意避开了,也许确实有事。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其他人岑雪去哪里了,她的同事回复调往总经办了,并且调侃道:“以前你们关系挺好的呀,怎么连工作调动都不知道呢?”

“她没跟我提起过。”

“看来你们呀也就是塑料友谊。”

“对,我们是塑料友谊。”阿明苦笑,有人说很多人在一起时什么都是,不在一起时什么都不是,现在想想还真就是这样。他路过从前岑雪的工位,似乎还残存着淡淡的花香,似乎还残存着她那阳光般的笑意。

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以后我会尽量绕开你的,再见!”这是阿明对岑雪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一年多来,他信守着当初的诺言,在扛下所有不甘的背后,是一个男人极端的克制和自律,也是一个男人所能坚守的最后的尊严。

阳光正好,阿明继续憧憬花架和“多肉”,金色的太阳撒在他的身上,像一道道金光笼罩着他。

真想告诉他,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思念是另一种相会的形式

【原创声明】左求文,现居北京,七年自由撰稿人,十年展览策划,企业合伙人。

                   情感文章,均为原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