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娱人愚己
娱人愚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00,709
  • 关注人气:6,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花绿叶》:诗意的人,才配得上这片金色大地

(2019-08-10 15:54:13)
标签:

红花绿叶

刘苗苗

土地

文艺

分类: 我的影视

《红花绿叶》:诗意的人,才配得上这片金色大地

如果换做是当下其它导演,《红花绿叶》当叫《红男绿女》,主演马思琪也得换成马思纯,配角张静的名字后则要加个“初”字,故事的发生地,必须从宁夏的自然村落搬进繁华都市,可那样一来,就不再是《红花绿叶》了。人类文明的进程推进到公元2019年,中国电影史也演化到了第70个年头,尽管中国尚有9亿农民,但已经很少有导演会关心土地上的男女了,第五代导演刘苗苗,是个列外。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第五代导演乃及中国电影是从土地上破土而出,带着独特的泥土气息与人文视野走向国际的。陈凯歌的《黄土地》,田壮壮的《猎场札记》,霍建起的《那山那人那狗》等,都在我们深爱过的土地上“刨食”,张艺谋千禧年之前,包括《红高粱》、《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在内的一系列扛把子作品,也多为土地赐予的力量。如果没有当初一代人对土地的深情,就不会有指染柏林金熊的《红高粱》,也可能不会有第五代导演在国际舞台上的崛起。与此同时,第五代导演也是最后一个关注土地的导演集群。

 

在第五代导演中,刘苗苗淡出媒体视野多年,现如今很少年轻人会知道,黄金一代的北影78级导演系28星宿中,曾有一位拍出过《马蹄声碎》、《杂嘴子》、《家丑》等优秀电影的才女。1978年北电恢复高考,曾被法国《电影手册》评为20世纪电影史上100个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在那一届学生中,有两个入学年龄纪录无人能破,一是张艺谋保持的28岁高龄,另一个是刘苗苗保持的16岁低龄。导演系如今还活跃影坛的男生,无外乎陈凯歌和田壮壮,女生则只有李少红和胡玫,而最近一次关于78级导演系的集体感怀,还是因为今年6月彭小莲的去世。

 《红花绿叶》:诗意的人,才配得上这片金色大地


在电影世界兜兜转转四十载的刘苗苗,这一次回归她熟悉的故土——宁夏回乡,为我们讲诉了一对各有隐情的男女,如何猝不及防地被婚姻生活击中的故事。从男方的视角看,古柏身有顽疾,是个自卑的恐婚者,对于天上掉下来的美媳阿西燕,难说是好事还是祸事。从阿西燕视角看,心仪的人天人永隔,退而求其次“下嫁”古柏,没想到还是个下一秒就可以晕厥的病秧子,这样的姻缘必然是一场人生的冒险。

 

很难说这是一个与爱情有关的故事,只能说是一个先上车后买票的姻缘际会,在父辈“包办婚姻”的催化下,两条原本毫不相干的人生平行线突然交织、缠绕,命运也由此关联、并轨。古柏和阿西燕的交集,就像两个毫不相干的星球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中偶遇,从最初可能的碰撞中逼近彼此,然后被彼此微弱的引力捕获,最后形成双星天体相伴走向宇宙未知。全世界的爱情电影都在追求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刘苗苗反过来,希冀天下眷属终成有情人。

 

影片在节奏和细节把控上表现出了第五代导演的内功。故事并没有商业类型片司空见惯开合与冲突,人物的情绪也是相当的闷骚,全片如涓涓细流淌过,润物于无声。曾有人评说刘苗苗的电影就像是一串葡萄,故事框架和情节主线的枝干藏于其间,故事里的事儿、细节及其语言才是一颗颗饱满剔透的葡萄,这个比喻在《红花绿叶》中最得体现。以古柏对阿西燕的体贴为例,孕期的阿西燕半夜突然想吃葵花籽,古柏二话不说,接连两次出去偷向日葵。第一次镜头里全是令人提心吊胆的细节,结果全身而退。第二次再出,导演不给镜头了,结果带伤而归,至于是摸黑摔的,让人给打的或狗追咬的,导演只字不提,生动细节和留白想象双管齐下。

 《红花绿叶》:诗意的人,才配得上这片金色大地


《红花绿叶》的故事有着哀伤的底色,却被刘苗苗处理得恬淡而唯美,片中人物虽置身于仄僻乡野,但他们身上有着当代都市人业已流失的从容与优雅。你看得没错,此处我用的重点词之一是优雅。在大多数人看来,只有贵族和上流社会才配得上优雅,然而在刘苗苗的镜头下,我们发现了农民身上的优雅。媒人撮合男女定情的方式是优雅的,回乡人的待客之道是优雅的,阿西娅做起家务和扬起麦垛来,也是优雅的。这种优雅显然是女性导演的专利,但它又不是理想化的希冀,而是生活化的,深入生活细节且坚实可信的,亲和中,有种令人向往的美感。

 

我不仅在片中人物身上看到了优雅,还看到了含蓄而诗意的美好。古柏本决然出走务工,半道又折回去偷看负气回娘家的阿西燕,看着阿西燕扬起草垛的美景,他欲罢不能,又放不下自尊,跑到山谷里高喊阿西燕的名字,他的呼喊在沟壑里荡漾,含蓄又深长,这是人类最原始而诗意的情感表达。而阿西燕收气归来,走过婆娑的树影,一个远景画面,暗示着古柏扑面而来美好时光,画面镜头是诗意的,古柏的心境也是诗意的。对于钢筋水泥里习惯了电光火石的现代都市人来说,含蓄是不经济的,诗意太过遥远。

 

《红花绿叶》投资不大,视觉体系简约却并不简单。影片取景集中在秋冬季,远景是被开垦的群山,在冬日的阳光下,层层叠叠的大地如金色波浪,或在在移动镜头里翻涌,或在定格镜头里成画,连绵无绝,苍茫辽远。近景多以翻开的泥土为生活背景,农人在土地上劳作、生息,土地是金灿灿的,苞谷是金灿灿的,连干枯的土豆秧和新出的土豆也都是金灿灿的。影片只有最后一段突降大雪,古柏骑车载着大肚子的阿西娅,雪翻新着大地,雪地里的道路,即是冒险之路,也是新生之路。显而,这是一篇诗意的土地,只有诗意的人,诗意的情愫,才配得上在这样的大地上耕种、恋爱和生息。《红花绿叶》:诗意的人,才配得上这片金色大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