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别让自己成为被社会风俗矮化的对象

(2018-02-22 16:39:56)
分类: 专栏文章

1


正月初一那天,陪同事爸妈一起吃饭。


席间,爸爸说,这是他第二次参加亲友会活动,自己有了跨越式的变化。从女儿进入婚恋的年龄到现在,他说,“你不知道,我压抑了10多年。”


妈妈说,她是去年元旦开始参加的亲友会活动,过去这一年,“真的是三观都变了”。以前,给女儿介绍的男朋友,看了不下10个,她个个都不满意,“我原来对女儿的期望值很高,后来,连离婚的都能接受了。”


妈妈说参加亲友会活动后,就是觉得轻松,只要有活动都去参加,跟这些家长和年轻人一起,觉得特别真,没有压力。慢慢的原来的老同学,老同事的聚会去的少了,跟同学和同事聚会,都是在谈孙子,谈不到一块了。


其实,家长们的状态,年轻的同志一样面对。大部分同性恋出柜后,慢慢发现,最好的朋友可能都剩同性恋了,因为真正的友谊需要真诚分享和相互的支持,而不是浮于表面的喧嚣和礼上往来。


2


现在正值春节假期,我相信,很多同志都能体会(很多直人同样如此),在节日的气氛下,内心要承受的压力更大。


春节对很多人来说是一道坎,亲戚间的走动频繁,很长时间不见面的人,坐在一块,真的不知道该聊点啥,就只能尬聊几句了。对于长辈来说,问问你有男/女朋友了没有?为了表达一下对你的关心,顺便催一催,实属人之常情。有些可能还是父母提前安排好的托,除了催婚,还要教育一下多体谅父母,“爸妈为你的事着急啊!”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很多同性恋稀里糊凃的会选择妥协,过一个年,同性恋“倒下”一片。习俗有时候,带着催眠般的作用,它像是种在你的大脑里,平时感觉不到,在你做决定的时候,会发挥作用。


我遇到的一些春节回家订完亲,一离开家就后悔的同性恋者,他们说,“你不知道我父母的眼神啊,”“回家天天逼啊,”“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劝,我不订亲,感觉全家族人都没有办法过年了!”“我父母头发白了,我不想让他们难过。”


春节的团圆气氛,会放大你的孤独,也会放大你的与众不同,让平时虚弱的传统显得真实而强大。


我已经出柜10多年了,但春节,我很少回去,我不想掉在那个氛围里,让自己不舒服。


因为,在中国社会,看上去没有结婚的,单身的,离婚的,同性恋者,容易被矮化,或者容易被认为“很失败”的一群人。在我老家,“连个老婆都没有混着”,是对人最深深看不起。而春节,又是“炫富”和“炫孙”最集中的时期,我何必要去配合别人的表演,衬托别人的骄傲感,让自己成为被矮化的对像?我才不要那么贱!


有几次春节,我回去,是带着失望离开的。你几乎没有一次机会,能与人聊几句真正的内心话。人与人之间见面,聊得都是最浅层的几句话。春节走亲戚就像城市里的8分钟相亲一样,快速转换。人们都在忙于输出观点,根本没有耐心去倾听。


越小的地方,价值观越单一,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多元价值,如果内心不足够强大,会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3


20多岁的时候,我选择对抗,我不认同的价值,我不参与玩耍,或者离得远远的。


我甚至,希望父母也不要逼婚,试图去教育他们不要参与这些世俗的游戏。但是,每个人所处的时代,所接受的教育,还有生活轨迹,不可能是一样的。你认为容易的事,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很难,更何况是另一代人。


而且,我忽视了他们的真实感受。


就像在前天吃饭时,同事爸爸所说,“这些年,我觉得人生没有奔头,退休了多少单位要聘请我,我都不去,我要钱往哪儿花啊?”那是他的真实感受。


去年我回家过春节,我爸非常的开心,那天晚上,别人邀请他去吃饭,他先说不去,“对他们讲,俺家小儿回来了,我不去了!”我说,爸我陪你去吧!


晚餐时,他坐下来,连喝了好几杯酒,“我小儿子回来过年,那我今年开心!”我相信,那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这些年,我也有很多反思,我们不是在对抗父母,我们和父母一样,都面临世俗的压力,世俗像一张网 ,我们可以逃得远远的,有的甚至逃到国外,逃离那张网,不能让父母成为那个“追逃”的人。


当同志出柜之后,如何为父母创造新的社交圈,尽量摆脱或减少原有的社交依赖,其实是我们的责任。否则,很多父母的创造力和生命的活力,都被压抑了,他们在原来的社交圈中,在那张大网中。被周围“炫孙”的氛围包裹着,他们成为被矮化了的一群人,好像子女没有走进传统婚姻,他们的人生也是不成功的。


那种“不成功”的感觉,让人看不到希望,也让人生无意义,老年无价值感。


同事的妈妈说,“亲友会的工作好啊,我们需要与别的家长交流。”


亲友会的工作,是搭建了一张新的社交网络,提供给同志父母,让他们有机会,慢慢减少对过去社交网络的依赖,至少,在整个大的社会环境,还没有根本性改变时,可以先改变小的环境。同时,还创造一种人生价值感,你是在为一群人争取权益,你走在时代的前面,而不是活在过去的狭隘世界观里。


这是为什么,我们这两年在不停的搭建城市分会,我们希望服务能更加当地化,当地的链接更真实,更容易促进交流。我跟同事的爸爸说,2018年,我们加强机构的分会网络建设,深耕社群,把社群的力量更多动员起来,2019年,我们的战略规划是,把家长支持网络更进一步夯实,让他们在更大的平台上绽放光彩。


4


社会习俗有时候,是一种强者的游戏,你选择参与或不参与,你看重或不看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


你看重它,它就有千钧之力,你忽视它,它就是纸老虎。


有些习俗或许能促进人心向善,有些则明显荒唐无比。


有些习俗让我非常不舒服,或者让我感受到压迫,我一般是不参与的,我不在乎因为参与这样的习俗,与大多数人一样而获得的红利,我可以放弃这些好处。


习俗最初的来源,可能也都是人造出来的,是控制社会的一种形式罢了。有些习俗,听上去真是荒谬无比。比如说,在河北,山西,这些地方,还有配阴婚的,你说,要是一个未婚的男同性恋死了,家人再给配个女尸,是不是连做鬼都被习俗压迫着?很多人去遵从这样的习俗,却从来不会问个为什么?


在广西玉林,有一个狗肉节,这样的习俗,在现代社会对大部人来说,简直是野蛮无比,甚至有很多人去现场抗议。


而在山东一些地方家里来客人,女性不能上桌子吃饭,这样的习俗带着强烈的父权文化。


而在大部分中国的宗族祠堂里只有男丁的名字,女孩的名字是没有办法刻上去的,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歧视。每次,我老家的祠堂要捐款,我从来不参与,拒绝去配合这样的歧视游戏,如果建个祠堂是强化这种性别不平等,跟我的价值观冲突太大了。


在我的老家,有一年,突然还传来一个风俗,就是外婆家要给12岁的小孩买红裤子,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风俗,但之后,这个就成了“规矩”。


再看看现在的商业社会,阿里牛逼了,自己就造个双11,每年,让剁手党们忙不过来。京东,当然不会按别人的“规矩”去办,就自己造了个“6.18”。说实话,你用商业的逻辑看,有话语权的人都是自己“定规矩”,没有话语权的人,把别人不知道因为什么目的制定的规矩当成遵循对象。


中国文化有时候很有趣,一会儿让你“移风易俗”,一会儿让你“入乡随俗”


“入乡随俗”是要改变自己的习惯,服从他人的习惯,你自己会不舒服。而“移风易俗”,则是要从根本上改变或否定一种习俗,时间会更长久,过程也会更艰难。“入乡随俗”可能是迎合别人,“移风易俗”则是为自己赋权,创造一种新的平等的可能。


对于同性恋者和家长来说,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移风易俗”。否则,7000万同性恋,1.4亿的同志父母,生命将被压抑,无法活出灿烂而无比的人生。


别让自己成为被社会风俗矮化的对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