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强同志
阿强同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37,706
  • 关注人气:15,4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幸福的伴侣到悲痛的孤雁

(2007-12-24 08:40:16)
标签:

同性/同志

夫夫生活

                   译者/平凡相守从幸福的伴侣到悲痛的孤雁

图片说明:去年1月,沙琳.斯特朗在美国华盛顿州首府奥林匹亚为争取同性伴侣权利向立法机构陈词

 

    洪水涌入地下室,凯特.弗莱明(Kate Fleming)因此溺死于家中。一年后,她的这场悲剧性的死亡可能会导致同性婚姻的新格局。

 

    头顶西雅图寒冬的暴风雨,沙琳.斯特朗(Charlene Strong)正在往家里赶,这时她接到同性伴侣凯特.弗莱明的电话。凯特听起来很紧张,她告诉沙琳大雨从山坡上倾泻下来,正灌进她们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是凯特的录音间,她是一名有声书籍的解说员,当时正忙于录音工作。接下来半小时发生的事情使得凯特搭上了自己的生命,也永远地改变了沙琳的人生。大雨磅礴,雨水形成的洪流从树木林立的斜坡上瀑布般倾泻下来,直灌入这对爱侣的屋子。洪水开始注入地下室。几分钟后,凯特再次给沙琳打电话,说她被困在那间没有窗子的地下室里,水位上升的很快。她还说,一定是有东西砸下来,把门挡住了。

 

    惊慌失措的沙琳数分钟后赶到,她用尽全力也无法打开地下室的那扇门,它被水夹得死死的。她用刀子去戳灰泥墙,却忘记了她和爱侣凯特曾为了地下室隔音专门用石头砌了一道隔挡层。正当沙琳在外面奋力施救的时候,凯特用手机拨打了911电话。但是水位上升的太快了,几分钟内,沙琳也被淹在水里,不得已,她退到楼梯间的安全处。

 

    “我知道当时凯特就在水下。”沙琳说,“可是什么也挪不动。”好多分钟过去了,救援人员终于赶到,并在卧室地板上切割出一个洞。消防员跳进黑漆的水中救出了已经昏迷的凯特。

 

    希望回天有术。救护车急速将她送到医院,沙琳在后面紧随。在医院的紧急救护室门口,一位工作人员通知沙琳,只有凯特的家人才允许入内。沙琳称自己是凯特的配偶,这位工作人员说华盛顿州的法律不承认同性配偶的家庭成员身份。幸好有凯特身在弗吉尼亚州的姐姐在电话里说情,沙琳才得以入内。90分钟后,凯特离开了人世,沙琳就守护在她的身旁。

 

    噩梦还没有结束。第二天,一名负责安排凯特葬礼的男子坚持称应该由凯特的母亲处理丧事,尽管沙琳已经告知他,自己是凯特的同性配偶。这名男子说:“你在华盛顿州没有任何权利。”“当时我离开了房间,开始掉眼泪。”沙琳说。

 

    在一起生活了10年,这对同性伴侣曾经举行过结婚仪式,尽管官方不予承认这种婚姻关系,却是她们二人忠贞的象征。“凯特是我的妻子,我也是她的妻子,我们两人都是这样看待对方。”沙琳说。

 

    凯特死后的第二天晚上,沙琳痛苦得无法入睡,她回想那惨痛的一幕幕:洪水,医院,殡仪馆。沙琳既悲恸又愤怒。“我可以对付称呼我为同性恋的人,”她告诉《新闻周刊》的记者,“但要是有人说你没有这些权利,那么这种局面必须要改变。”

 

    沙琳知道华盛顿州有项权利法案正在提议中,即:同性配偶和单身老人,他们应该和已婚夫妇一样享有权利-如医疗决定权,财产继承权等。在葬礼举行完的几天后,沙琳给她的一个朋友Joe McDermott打电话,当时Joe McDermott是州立法机构中五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代表之一。沙琳问Joe对于推动这项立法自己能否出力。凯特去世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沙琳出现在州立法议会面前,非常肃穆地讲述了那个十二月的晚上以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西北妇女法律中心的主任-该中心一直呼吁推行此项立法,Lisa Stone倾听了沙琳在伴侣惨逝后的种种遭遇,她认为这对于立法者们来说是“严峻”的。她对沙琳说:“如果你能亲临立法现场就更好了。”去年四月,感谢沙琳强有力的证词,为法案获得批准贡献了一份力量。沙琳就在现场,当时州长Christine Gregoire在法案上签字,华盛顿州也正式成为美国第8个承认同性配偶法律权益的州。两位电影人也在现场,为一个名为“华盛顿平等权利”同性恋者组织做电影纪录片的拍摄工作。在此之前,其中的一位电影人,David Rothmiller曾劝说沙琳参与纪录片的拍摄,把凯特去世后的种种经历收入片中。“我们的目的是想说沙琳和凯特的故事并非威胁”,Rothmiller说,“对于那些不了解我们为什么要承认同性婚姻的人们来说,他们才是威胁。”

 

    电影《为了我的妻子》将在下个月的电影节上放映。沙琳打算帮助推行这部电影,并准备去纽约,在那里她将作为同性恋反歧视联盟(GLAAD)的一名公众发言人和积极分子接受训练。“沙琳的故事很感人,很容易让人们产生共鸣。”同性恋反歧视联盟的主席Neil Giuliano说道,“所以她非常具有说服力。”

 

    去年二月,沙琳从洪水肆虐的家中搬出来,目前她住在西雅图的一个小公寓中。这对伴侣的三只宠物猫已经送给了朋友和邻居。但是沙琳的那只名叫Peper的宠物狗仍然陪伴着她。她辞去了牙科室主管的工作,从现在起,将用一生的时间奉献于她的事业。前几天,她开车去了凯特去世时的房子,西雅图依然乌云密布。那里的花儿是朋友们为凯特的周年祭奠而留下的。那儿还依然摆放着凯特的照片,上面是沙琳的致辞:“我想念你,凯特。你是我一生的挚爱。”


    在新闻周刊记者的陪同下,沙琳打开了房门,房间里充溢着发霉的恶臭。木地板已经变形,很脏。那天晚上凯特穿的衬衣,当时被医护人员弃置后依旧还在。地下室到处是垃圾碎屑,墙面用木板封上了,就在那里,洪水涌了进来,夺走了一个生命。木栅栏上没有一丝洪水肆虐的踪迹,昔日精心打理的花园也杂草丛生。

 

    直到现在,那一年依然让人泪眼模糊: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一个以法律的名义对人的凌辱,一次听证会,一部电影。从隐蔽同性爱身份的公民到积极的推进者,从幸福的伴侣到悲痛的孤雁,这些经历至今让沙琳难以招架。她嗓音黯然,回忆起花园中的一片地方,逢到周末的午后,她会和凯特坐在那里共酌一两杯啤酒。“我知道不只是我一个人经历过这些事情,”她说,“但是我觉得仿佛有个人把我捡起来,扔进了一个新的世界。”她希望在这个世界里,幸存的人们不会再象她那样,在伴侣去世后还噩梦连连。

原文出处: http://www.newsweek.com/id/8130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