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博阳溪人
博阳溪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62
  • 关注人气:2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术论文《浅谈中国诗歌的发展趋势》,作者:博阳溪人

(2020-04-25 21:50:56)
标签:

博阳溪人

吕峻

文化

学术

诗歌

分类: 学术论文类


学术论文《浅谈中国诗歌的发展趋势》,作者:博阳溪人


浅谈中国诗歌发展趋势

吕峻

 

中国诗歌源远流长,是中国最古老、最基本的一种文学形式。中国诗歌最早起源于上古时期的劳动号子、民歌、祭词、顺口溜等,是古代中国人在生产劳动、社会生活中产生的一种有韵律和富有感情色彩的语言形式。中国诗歌发展到今天,已形成为两大类别:一、现代诗(又称新诗、自由体诗等);二、旧体诗(又称古诗、古典诗词等)。旧体诗又分为两大类:(一)、古体诗(又称古风诗等),系依照古诗作法,形式较自由,不受格律束缚,也不拘对仗、平仄,押韵较宽,篇幅长短不限,句子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体和杂言体等;(二)、近体诗(又称今体诗、格律诗等)。近体诗系唐代正式形成的格律诗体,故有人称其为唐体诗。近体诗要求完全按格律写诗,要讲究平仄、对仗和押韵,对句数和字数都有严格的限制。

现代诗(新诗)源自于上世纪初叶的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提倡科学与民主,反对愚昧与专制;提倡新道德,反对旧道德;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在诗歌创作领域,则提倡打破旧诗格律,不拘字句长短写诗。《新青年》从1918年元月起,改用白话文、采用新式标点,同时刊登了一些新诗,即白话诗,也称“语体诗”。白话诗的代表人物有胡适、刘半农等。从那时起,到上世纪中叶,现代诗已经发展成为中国诗坛的主流。就连擅长于写旧体诗词的毛泽东也在1957112日《致臧克家等》的信中说:“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

历史总是螺旋式前进的。人在其中,常常会以为历史在重复。近期,笔者读博以及在一些媒体上发现,旧诗中的格律诗(近体诗),似乎正在成为旧体诗坛的主流。许多地方,层层成立了诗词学会。在网上,不少旧体诗社热衷于写格律诗、接龙格律诗,也确实吸引了不少年轻人。这本来就无可非议,毛泽东不是也说过:“旧诗可以写一些”吗!然而,问题在于,不少诗词团体中人,并不满足于“旧诗可以写一些”的提法。他们在网上公开发表多篇文章,声称:“旧诗的发展势头,已经逐渐超过了新诗”,“在当前诗坛情势之下,新诗继续称之为‘主体’,就有些名不符实了”!他们认为:“新诗比较自由,但容易流于散漫”。他们主张:“不要再提‘以新诗为主体’了,任旧诗自由自在发展”,“新诗主体论,可以休矣”!

当代一些诗词学会、旧体诗社中人,甚至于只崇尚格律诗,连古体诗都弃之如敝屣。有人刊文声称:“不符合格律(包括平仄、对仗)的,不算是诗词”,这就把西周、春秋战国时期以来产生并发展了几千年的古体诗,全都否定了。其实,古体诗是远古中国人创造的一种半自由体诗。由于古代人用竹简记载不便,即使是自由体诗,也只能用文言文写,后人称其为古风诗。王力在《诗词格律》一书(1979年版)中明确指出:“古体诗,又称古诗或古风。古体诗是依照古代的诗体来写的。在唐人看来,从《诗经》到南北朝的庾信,都算是古,因此,所谓依照古代的诗体,也就没有一定的标准。但是,诗人们所写的诗词,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不受近体诗的格律的束缚。我们可以说。凡不受近体格律的束缚的,都是古体诗。”

我们今天所说的格律诗,实际上包括了两种:第一种,是在新诗出现以前,以唐人为代表的古人所写的诗词(含律绝等);第二种,是在新诗诞生后,现代人用唐代格律诗的形式创作和表现现代人生活、情感的诗词。其实,现代人学写古诗,就好比外国人学中国地方话,通常只能做到形似。如今一些以格律诗人自居者所写的“格律诗”,大都也只能算是“仿唐代格律诗”。如何有权力去否定现代人作古风诗?古风者,古人之风也。即使是在唐代崇尚格律诗的大形势下,有许多著名诗人也都写有大量非格律的古风诗。彪炳文学史册的《唐诗三百首》,其中多数名诗都是古风诗或非格律诗。李白所写的名作《古风五十九首》,诗题就是“古风”,也就是公开承认“仿古”。杜甫写的《北征》、《兵车行》、“三吏”、“三别”等,均非格律诗。杜甫的诗作《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中,著名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诗句,仅看“路有冻死骨”这一句,就是“仄仄仄仄仄”,完全不合格律,但该诗仍然不失为中国诗歌史上的杰作。

后人都知道唐诗的繁荣,却未必都知道唐代格律诗的衰落。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唐代格律诗的兴衰史。格律诗最早是由南朝齐永明时沈约等讲求声律、对偶的新体诗发展而来,在南北朝后期尚未形成完整的格律,至唐代才形成并定格为格律诗体。盛唐时代,经济繁荣,国力强盛,从而发展为我国格律诗的顶峰时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唐代采取科举制度。那时的皇帝自己喜爱律诗,科举考试的内容也就有了诗赋等。唐初取士,不仅出诗题,而且大都是律诗八韵,这就必然造成全社会重视格律诗的风气。当时的读书人纷纷学写律诗,实际上是为争取功名。读书人有了“争功名”这个大动力,唐代当然就诗风大长,诗艺大进,从而使“唐诗之盛”达到了中国格律诗的顶峰。然而,到了晚唐、宋代,鼎盛的唐诗却突然衰落,蜕变为宋词。唐代以后,一直到近现代,都有不少人想恢复“唐诗之盛”,却无力回天。

唐诗的突然衰落,原因何在?第一,格律诗过分追求形式,必然导致诗歌内容贫乏,分散了诗人对社会现实的关注。一些写格律诗的人自命不凡,常常攻击非格律诗逾规,从而严重挫伤了年轻诗人的创造力,导致晚唐后生不愿意写格律诗。晚唐格律诗主要以因袭前期的诗风为主,只有讥弹怨刺这一种风格,发展之路停滞。加上格律诗不能与其他体裁的诗和平共处,不能取长补短,从而逐渐趋于“走独木桥”式的发展道路,终于导致晚唐后期诗坛全面衰落。第二,靠“功名”、“官推”来吸引文人写格律诗,那是不能持久的。前面笔者已谈到,唐初取士都出诗题(而且大都是律诗八韵),士人因争取功名,诗艺大进,达到中国诗词顶峰。但后来唐朝衰败了,自顾不暇,取士逐渐停止,人们不再为功名写律诗,唐诗也就衰落了。

唐代格律诗虽然衰落了,但仍然影响深远,到后来又出现了八股文。八股文发轫于北宋,王安石变法时改唐代“以诗赋取士”为试经义,文体并无规格。元代科举考试,基本沿袭宋代。明洪武元年诏开科举,对制度、文体都有了明确要求,到明成化年间逐渐形成比较严格的八股文程式。明代的八股文,基本上专讲形式,没有多少内容,文章的每个段落束缚在固定的格式里面,连字数都有一定的限制,人们只是按照题目的字义敷衍成文。从明代中期到整个清代,取士都必须采用八股文作答,直到戊戌变法后,才随着科举考试的停止而废除。八股文的“破题、承题、起讲、入手”以及“起股、中股、后股、束股”,与唐代格律诗的“起、承、转、合”等,似有异曲同工之妙。从某种角度看,格律诗就是诗歌领域内的“八股文”。

晚唐衰落的格律诗,缘何在当代又兴盛起来了呢?毋庸置疑,作为现代中国伟人的毛泽东,客观上成了格律诗兴盛的一大推手。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毛泽东在中国具有近乎绝对的权威。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诗词同“毛主席语录”一样被供上神坛。背诵毛泽东诗词、歌唱毛泽东诗词、跳毛泽东诗词“忠字舞”、大中小学课本里学毛泽东诗词、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表演毛泽东诗词、各地大建毛泽东诗词牌匾、城乡墙书毛泽东诗词,从而使毛泽东诗词普及到了全国各个角落。尽管毛泽东说过“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但知道这段话的人并不多,知道者也大都把这话看作是毛主席的伟大谦虚。不少人从崇拜毛泽东到崇拜毛泽东诗词,仿其作诗词者日益增多,蔚然成风。

毛泽东喜爱写旧体格律诗,其实与他所生长的时代有关。毛泽东从8岁到16岁,先后在韶山一带的南岸、关公桥、桥头湾、钟家湾、井湾里、乌龟井、东茅塘等多处私塾读书,他后来把自己的私塾生活概括为“六年孔夫子”。在私塾里,毛泽东接受的是旧式教育。毛泽东的最后一位塾师、堂伯父毛麓钟,就十分喜欢古典诗词,这对毛泽东影响很大。必须指出,毛泽东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战争年代度过的,毛泽东诗词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写旧体格律诗,一则是他有读“私塾”的文言文底子,二则是他有战争年代的丰富经历和伟大气魄,有感而发。正如他自己说的,那些诗词是在“马背上哼出来的”,以诗言志,当然是有诗的意境和情趣的。这与当代一些诗词爱好者坐在家里(或单位)套格律、拼凑诗词并不一样,与东施效颦者更有本质区别。

诗歌是什么?《尚书•虞书》称:“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汉《诗大序》称:“诗者,志之所知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衷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可见中国古代的诗歌,本来就是情绪流露的产物。宋陆游《剑南诗稿•文章》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粹然无疵瑕,岂复须人为”,意思是说,好的文章产生于作者天然的灵感,是优秀作者自然而然得到的,纯粹而没有瑕疵,哪里还需要人为刻意雕琢?文章是这样,诗歌也是这样。也就是说,诗由心生,心由境发;诗要有诗意,要有感而发;诗不可勉强造作,诗意不可强求,诗的形式要服从内容。如果对于“粹然无疵瑕”的好诗句,却偏偏去刻意雕琢、削足适履,结果就会把本来“美妙”的诗句,变成“蹩脚”的词句堆砌了。

诗的意境,就是要通过形象描写,来表现出诗的境界或情景。在诗歌创作时,作者感受到的诗意,常常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在诗歌当中的。例如,在抗日战争前后,诗人田间创作的《街头诗一束》中,第一首就是我们熟悉的《假如我们不去战斗》:“假如我们不去战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看/这是奴隶! ’”这首诗连韵都不押,但其气壮山河的意境,扑面而来。再如,笔者在少年时代曾经读过的一首自由体诗(作者佚名),其意境之美,令笔者至今难忘。这首诗,全诗只有一句:“一个晚上,旋花儿就缠满了/我家水井旁的木桶……/我还是到邻居家去汲水吧!”同样没有押韵,柔美的意境却令人浮想联翩。我们再来看历史上的乾隆皇帝,他一生写格律诗达数万首。他的格律诗,虽能做到合乎平仄等,却非有感而发,更谈不上诗的意境。例如他写的七绝:“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最后一句还是别人加上的。整首诗明显空洞无物,令人喷饭。这样的格律诗,即使符合平仄,又岂能算真正的诗?当然,古典诗词中也有不少杰作,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行文至此,笔者以为,不管是新诗、自由体诗、民歌,还是古体诗、格律诗,都是诗歌,都是中华文化瑰宝,应当共同发展。当然,既然都是诗歌,那就都要讲究诗的意境、情趣,讲究有感而发。而不能像少数学者那样,只强调格律,对毛泽东说的“以新诗为主体”耿耿于怀。更不能以形式取代内容,公然否定中国诗歌的发展史,否定半自由体、自由体诗歌。诗道之兴,应以内容为主,格律为次,而不能本末倒置,更不能舍本求末。那些关门拼凑、空洞无物、接龙无度、玩文字游戏,然后在小团体内互相吹捧、印刷出版的诗作,纵使印成诗集,也缺乏诗歌的本来价值,丧失“诗言志,歌咏言”的文学意义,还可能误人子弟。如果中国继续死守唐代人的格律,除毛泽东(毛泽东诗词也并非全合格律)外,中国将难以出现伟大诗人。

当今中国,已处于21世纪。改革、开放使中国文学、艺术不断创新,诗歌(包括格律诗)也应当创新。很多人以为写自由体詩容易,其实,真正的自由体诗,比严守格律的诗词更难写。对于格律诗,自唐以来社会上一直流传着大量的格律工具书,诸如《平水新刊韵略》、《佩文诗韵》、《声律启蒙》、《笠翁对韵》、《词律》、《词林正韵》、《诗词格律》、《诗韵新编》等。到如今,一些网站已有“诗韵、平仄”软件。当代人写格律诗,可查照诗韵工具书;作词,可查照词韵工具书;作对仗句,可套声律工具书(所谓“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等);推敲平仄,可查古今字典、词典或套古格律诗书等;还可查照网站 “诗韵、平仄”软件,套作格律诗词。因此,作标准格律诗词并非难事。笔者断言,随着科技不断发展,将来出现拼凑格律诗软件,出现所谓格律诗词自动创作机,都是可能的。可是,那还叫诗吗?

诗言志,歌咏言,作诗要有诗的意境,诗的情感。笔者并非绝对反对写格律诗,反对的是:只有韵律,没有意境和意蕴。事实上,一些格律诗虽然押韵,虽然合格律,却无诗意。对于当代青年人而言,笔者还是很赞同毛泽东的话:“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

当然, 现代人创作自由体诗,更要讲究诗意,“随口哼”和“顺口溜”并不等于自由体诗。那种文白夹杂、文句不通的所谓时尚流行诗,充其量只能算是蹩脚的“顺口溜”。真正的自由诗,如台湾余光中先生写的短诗《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看似几句大实话,其实情真意切,意蕴深远!这就是诗意。

中国诗歌的发展趋势,首先是要打破新诗、旧诗的对立状况,让自由体、半自由体诗人和格律诗人、词人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与此同时,在全球人类文明的大背景下,我们还要向外国的先进诗歌学习,吸取外国著名诗人的诗歌创作经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为我所用。也就是说,我们既要弘扬古典诗词(不单指格律诗)的传统文化,还期待出现更多更好的自由体新诗。

笔者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随着中国文化的创新浪潮,更多自由体诗歌和古典诗词中的优秀诗作,将会不断涌现。正像现代歌曲与传统戏曲和平共存那样,中国的自由体、半自由体诗歌和古风诗、格律诗词,应当共同繁荣,共同发展。

            吕峻(博阳溪人)20129月写于南昌

 ------------------------------------------------

 

 附录:新浪网友对本文的评论(部分)

 

☆ 北京抱瓮君先生:讨论诗歌的发展之路还是有必要的。本文关于诗歌的要义,值得思考。古体今体、自由诗格律诗各有优劣,还是各逞其能,在竞争中自由发展吧。不过就我个人的爱好,唐诗中的古风确实值得提倡。试看唐诗中最具影响力而至今仍撼动人心的,多为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的古风,连韩愈的“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都对此作了充分的肯定,他自己也因而写了不少古风,有的篇章也很动人。

☆ 吉林虬龙再现(于海波)先生:有道理。给力! 拜读。

☆ 湖北老学究(教授)先生:欣赏学习佳作!诗论介绍,精彩精辟,让人增长知识,受益匪浅!

☆ 陕西高雅7047先生:师古而不拘泥,倡新而不流俗。

☆ 江西吉安吉夏先生: 老师对诗歌的发展脉路如此清楚,对诗歌寓意意境理解如此深透,对现实期诗歌的写法观点如此鲜明,不胜钦佩!

☆ 湖南赤松亭畔草先生:正像现代歌曲与传统戏曲和平共存那样,中国自由体、半自由体诗歌和格律诗词将共同繁荣,共同发展――生活象七色阳光,诗歌要百花齐放!

☆ 甘肃余老大夫先生:精彩精辟,言之成理。拜读佳作!

☆ 天津南开霞光女士:欣赏学习,关注诗坛动态!

☆ 河北衡水laobing: 先生 我还是喜欢现代诗,我认为现代诗歌:自由流畅,舒广奔放,情感细腻,顿挫阴阳,情画景赏,通俗易懂,大众风尚。

☆ 河北云淡天高先生:欣赏学习、增长知识,赞!

☆ 小品诗人尘海烟霞(王殿芳)女士:评论诗歌的大家……不好遇!人才奇缺!

☆ 山东潍坊花草女士:活学活用最重要。

☆ 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程致中先生:赏读大作,分享精彩!发展新诗,勿弃传统;挣脱镣铐,顺其自然。新诗旧诗,言志抒情;取长补短,共存并进。

☆ 四川成都老树先生:此文论述深刻,很受启迪。

☆ 上海沈吉明先生:论述深刻,拜读!

    (原载新浪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