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栋山真情评说
张栋山真情评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5,798
  • 关注人气:24,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坑干爹 半年30万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还?

(2016-03-01 09:31:27)
标签:

干爹

半年被骗

30

分类: 情感
                坑干爹 半年30万肉包子打狗不回还?

                                                             文/张栋山

坑干爹 <wbr>半年30万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还?
                                        【干爹就是摇钱树!     图片来自网络表示感谢】

     仪征那疙瘩有个机械厂名不见经传,可是一打退休老工人孙大海半年就被干儿子骗去30多万,眼见着血本无归的案件曝光之后,可算是火了一把。
   主动送上门来的干儿子叫白英,自己有个小买卖却不认真打理,入不敷出的拆东墙补西墙,癞蛤蟆打苍蝇将供嘴踉踉跄跄带死不拉活的,吃喝嫖赌抽实在难以为继。误打误撞的就和孙大海结识了,开始老孙头并没有看好这个“嘴甜”的小伙子,但是架不住人家死缠烂打,有事没事儿经常相约老爷子下馆子去,悠然自得的泡泡脚丫子,小妹妹们疏散一下筋骨倒算是大开眼界,觉得今世而昨非空白了少年头啊。顺理成章白英趁着混熟了的劲头一口一个干爹叫个不停,本来这孙大海一辈子就见不得好,谁有困难都恨不得舍命陪君子的老好人一个,小伙子甜甜蜜蜜爹长妈短的叫也就默许了。白英那个殷勤劲就别提有多火热了,人前人后把这个干爹伺候的心花怒放,满面春风的老孙头老了捡了个干儿子,连走道都飘忽起来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天上掉下个干儿子恐怕另有企图,只是包藏祸心的第一步。提起 白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可是远近闻名如雷贯耳。他虽然在镇上开了一家润滑油店,但一直对经营很不上心,还在外借了些钱,手头经常不太宽裕。为了维持生计,白英总是来找孙大海借钱,说自己实在是没办法了,希望他能先借点钱给自己,让自己的生意周转开来,只要自己一有钱,就会还给他。一开始,孙大海总是二话不说就借了,但白英的生意一直没有起色,隔一段时间便向他借钱,前前后后竟借了10多万元。虽然每次白英都主动提出要给孙大海打欠条,还拍着胸脯保证,肯定不会欠钱不还的。但孙大海借出去的钱,却很少能拿回来。时间长了,孙大海心里就犯起了嘀咕,白英再来借钱,他便以各种理由推辞,白英好像也看出了他的不情愿,便再也不提借钱的事了。孙大海还有些欣慰,觉得白英终于想明白了,便也没有催着他将之前的钱还上。
       去年6月,白英参加了一个饭局,也叫上了孙大海。在场的都是做润滑油生意的,其中一个人看起来很“气派”。孙大海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此前曾听白英提过,他认识一个叫尤旗的“商界大亨”。这个尤旗可不得了,润滑油生意做得非常大,可以说是家财万贯,业内没有人不认识的。孙大海便小声向白英询问,这个人是不是尤旗。白英眼睛都没眨地回答他,这个人确实就是尤旗,还让孙大海有机会多和尤旗接触接触,这样以后做生意能多些路子。但直到饭结束,孙大海也没和尤旗说上几句话,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孙大海没有想到的是,尤旗竟主动找到了他。原来,之前,白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的钱借给尤旗了,现在没钱进货,希望孙大海能借两万给自己。孙大海拒绝了。但不久后,就有一个陌生电话打来。电话里,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子自称尤旗,表明是白英委托他给孙大海打电话的。尤旗说,自己确实欠白英钱,但现在不方便给钱,白英钱又要得急,希望孙大海能先把钱借给白英,这笔账就算在自己头上。
      孙大海见尤旗主动打电话给自己,有些受宠若惊,立马表示没问题。于是,孙大海便向邻居借了两万元,当天就把现金全都交给了白英,还嘱托他好好做生意。就这样,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月,尤旗虽然丝毫没有要还钱的意思,但也没有玩消失,时不时给孙大海打个电话,让他放心。孙大海也表示自己不急着用,让尤旗不要有心理负担。
      去年8月,尤旗又给孙大海打去电话,说自己之前做生意,欠了白英4.2万,借条都在白英手里,问孙大海能不能先借一万元给白英,然后把借条拿回来。虽然此前只见过尤旗一次,还没说上几句话,但孙大海对尤旗有种说不出的信任,当即就表示这事儿包在他的身上,遂从妹婿处借了一万元,交给了白英。给钱时,白英也从包里掏出了欠条递给了孙大海,称这是尤旗给的。孙大海查看了一下,发现欠条上的欠款人确实是尤旗,便放了心,但为了保险起见,便让白英在欠条上加上了一句话“该欠条债主转为孙大海。”
       随后的日子里,尤旗似乎特别缺钱,几乎隔几个星期,便会委托白英找上门来,向孙大海借钱。有时候是因为和仪征这边的情人“分手”,需要支付分手费;有时是晚上要请人吃饭,钱没带够;有时则是在外地进账,需要借钱。每次借的钱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最多的一次,是做生意违约,需要支付5万元违约金。从去年8月到10月,尤旗前前后后向孙大海借了13次钱,但从没还过人也没有现过身,只是用快递的方式向孙大海寄了一些烟酒表达感谢之情。
      此时,孙大海渐渐起了疑心:一个商界大亨,为什么这么缺钱?而且,两人唯一的联系方法便是电话,万一尤旗不承认这些借款怎么办?于是,孙大海便找到白英,让白英无论如何要带自己去找尤旗,他才能放心。但白英却显得很不情愿,让他过几天再去找,还安慰孙大海,说以尤旗的人品不会做欠钱不还这种事,而且尤旗在仪征本地还有储存油的仓库,如果不相信,他可以带孙大海去看看。于是,孙大海便同白英一起来到了刘集镇,果然看到了一个规模较大的油库。虽然因为大门紧锁,两人没能进去,但孙大海的疑心却打消了一些,只是一再表示,自己帮了尤旗这么多次,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尤旗再跟自己借钱,不会再借了。
       此后,尤旗果然不再向孙大海借钱了。但另外一个人却出现了——孙大海曾经的老领导杨蒙。
      杨蒙是白英的亲戚,在做孙大海上司时,对他颇为照顾,孙大海从心里感激他。但调职后,杨蒙的电话换了,两人就渐渐失去了联络。去年11月,白英告诉孙大海,杨蒙看他家庭困难,给了他一个工程,做高速上的绿化,一旦完工,能赚一大笔钱,只是工程需要保证金,他没那么多钱,想和干爹合作,还将杨蒙的新号码给了孙大海。
       孙大海便给这个号码发了信息,对方很快回了信息,说自己正是杨蒙,随后便打来了电话。两人寒暄一阵,杨蒙感慨说,白英家庭困难,想帮帮他,便想方设法搞了个工程给他做,只是做得不能太明显,自己暗帮,让孙大海明帮,为他垫付5万元保证金。孙大海在感慨老领导情深意重的同时,一口答应帮这个忙,东拼西凑,凑上了4.5万元。
        第二天,白英便来找孙大海,感激的同时,给了他一张回单。回单上,账号名字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白英说,这就是工程项目的负责人,只要工程一开工,他就带孙大海去看。
       在等待工程开工的日子里,杨蒙和孙大海一直保持着联系。两人回忆起当初一起工作的情形,都十分唏嘘。其间,杨蒙还出过事,事情不方便多说,但很紧急,需要3万元了结。孙大海毫不犹豫地和白英一起凑了2万元,通过银行转账打到了杨蒙提供的账户上。
       一年不到的时间,并不富裕的孙大海,已经借给尤旗和杨蒙近30万元。眼看年关将近,孙大海有些着急,正寻思着如何开口去要债时,白英却忽然失踪了,听说是因为卖假酒被抓了。这让孙大海吓了一跳——要知道白英不仅欠了他10多万元,他介绍来的尤旗和杨蒙,也欠着他的钱呢!
       心急如焚的孙大海赶紧到仪征公安局大仪派出所了解情况。警方让孙大海回去等消息。孙大海万万没想到,这一等,等来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在面对警方询问时,白英交代,尤旗和杨蒙其实都不存在,这两个人都是他假扮的。
        原来,白英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开的店一直没有太多收入,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在外借了许多债。从去年开始,一直被逼债。走投无路的白英便一再和孙大海借钱。但借的次数多了,孙大海开始推托。白英便寻思着,想些办法再从孙大海手里捞点钱。
       白英确实听说过尤旗这个人,但一直没有交集。那天在饭桌上的人其实只是个业务代表,但孙大海询问这人是不是尤旗时,白英想都没想便说是。那时,他已经想好利用这个商界大亨来骗孙大海的钱了。
      随后,白英重新办了一个电话号码,在手机里下载了变音软件,说话时还故意带点口音,以尤旗的身份和孙大海联系,尝试借钱。没想到孙大海十分好骗,二话不说便给了钱,于是白英便一次又一次地编造理由,盯着干爹要钱。为了防止孙大海起疑心,每次和孙大海见面,他都将“尤旗”的那部电话静音,防止身份被戳破。此外,所谓的借条也是他自己写的,那些快递给孙大海的烟,也是他买来以尤旗的身份送给孙大海的。
       至于杨蒙,此人确实是白英的亲戚,但所谓的绿化工程却是子虚乌有。一切都只是白英利用另外一部电话、另外一款变声器自导自演出来的骗局。白英说,干爹是个老好人,自己骗了这么多钱,他却从没提出要过什么好处,也没有怀疑过自己。这让他越陷越深,明知道是诈骗,还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谎言,渐渐的雪球便越滚越大,借的钱也越来越多,实在是无力偿还了。
     扬州晚报披露的这个并不高明的骗子设计的拙略骗局令人拍案叫绝:
    第一,老年人对于亲情的渴望应该引起关注。孙大海是一个热心肠,助人为乐是不图回报的,可是步入退休年龄的时候又有多少知心的话儿需要与人诉说呢?在这个时间节点上白英乘虚而入,干爹一句三冬暖,也就顺理成章了。
    第二,骗子千变万化,万变不离其宗,唯一的目的就是骗你没商量。白英背靠孙大海这棵大树好乘凉,开始小来来,三头五百的借钱,后来就是论称称银两了,直到老者发怒才肯在表面上收手。接着就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幕润滑油大亨的饭局,其实那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赶场子而已,老孙头甚至连句掏心窝子的话都没有说上一个字,过后有受宠若惊的接到大款的电话,可把老人家乐屁了,赶紧瞻予马首宁可借钱也要帮忙,转眼的功夫就债台高筑,却没有见到天天张嘴借款的商界大亨,不觉心生怀疑了。见此状况,白英又变换电话号码,购置变声软件,摇身一变成为老孙头的老领导,承包绿化工程需要钱,孙大海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不惜四处举债帮其渡过难关。结果越陷越深的无底洞摆在那里,30多万元打了水漂。
     第三,老年人社会交往不多,往往固执己见凭经验处事,吃一百个豆也不嫌腥,简单的一个小骗术就能让其全军覆灭,实在令人惋惜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