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栋山真情评说
张栋山真情评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3,208
  • 关注人气:24,5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莞前残联副主席打砸医院有理?

(2014-03-03 09:26:59)
标签:

让人

拥有者

仍在

事业单位

口角

分类: 情感

         东莞前残联副主席打砸医院有理?

 

                                     文/张栋山

 

东莞前残联副主席打砸医院有理?
                【手机视频翻拍,轮椅上的就是陈磊。  图片来自网络表示感谢】

    南都讯 “王八蛋,你算什么东西,我怕你啊,奉陪到底。”——2月27日晚上11时20分许,一名醉酒的残疾男子眉骨受伤,被3名同伴送到东城东华医院急诊科救治。因嫌医生没有及时给他治疗,随行的另外一名残疾男子借着酒劲对医生恶语相加,并两次掌掴医生和猛打下身。东华医院急诊科主任在劝说中也被其拳打。医院保安在扶倒地的受伤的男子时,也遭到对方的锁喉,脖子被抓出血痕。在警察到场后,对方依然叫嚣不止。其间,有打人者声称是东莞市残联副主席。记者昨日证实,受伤的残疾男子名叫陈磊,此前曾经担任过东莞市残联副主席,去年换届后不再担任该职,但仍是东莞市残联所管的肢体残疾人协会主席。

 

   举世瞩目的一次大扫黄让东莞成为全球聚焦的地方,到底抓到多少失足妇女,牵涉几多有权有势有钱有背景的嫖客只能妄加猜测细思量,幕后黑手能不能悉数落网,还得需要且听下回分解别着忙。

   东莞说是要摘去“性都”的帽子大干快上,靠小姐的香风迷雾恐怕难以地久天长了。吸引八方客商,还需要更多地服务跟上,起码社会环境春风荡漾,精神文明建设重新撒满雨露阳光。

   当地有个大衙门口--残联,前副主席好像是国家管理的副处级干部,虽然卸任好几年了,关键时刻一样捧出褪色的招牌吓跑一帮老百姓,所向披靡真猖狂,小姐们见不得阳光东躲西藏赚的是皮肉辛苦钱,陈大副主席可是招摇过市倍儿爽。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不知是哪部电影里的台词,至今仍有市场。可是这位陈副主席一伙却是酒后乱性,到处招摇撞骗惹是生非。究竟是个人出资饮酒交欢,还是公款消费买单;是业余时间酒逢知己千杯少,还是上班就是饮酒作乐,醉生梦死年年天天;革命小酒壮胆,顾不得天上人间了,老子就是政策,就是法律,就是所向披靡勇往直前。一群不法之徒横行,百姓都恨爷娘少生两条腿逃之夭夭,只有胆大的才选择了反击。一顿火拼之后,陈副主席受了点轻伤,捧臭脚的一伙人十万火急的赶到医院急救。

   半夜三更的急救室里,东华医院急诊科医生张熙森正在当班。张熙森有着近20年的从医经历,算是急诊科里经验丰富的医生了。当时,他正在为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伤者做治疗。

   这时,一名双腿残疾的伤者被人抱进急诊室,身后还跟着一名拄着拐杖的单腿残疾男子以及一名女子,张熙森说,他闻到了满身酒气。他立即放下手上的工作过去检查,伤者的右眉骨处有条伤口,但已经没有再往外渗血。他就让人去叫另外一名值班医生来缝合伤口。

   之后,张熙森就又回到原来的病床前,继续救治。“那名患者一是比残疾伤者来得早,二是情况比他严重得多。我肯定是要把先来的和严重的伤者处理好。”他解释说,这是从医者的职业规范。

   就在张熙森给另一名患者缝合伤口时,陪同伤者来的那名拄着拐杖的男子走过来说:“我认识你们院领导,你先给我朋友处理下!”张熙森让他们等一会儿,马上就会有医生来处理。(东华医院的一名张姓副院长,就是他们所说“认识的院领导”。张副院长说,张熙森医生是个坚持原则的人,当天他的这番处置非常合理。“虽然认识,但也要坚持先为严重的患者救治。”)

    冲突因此而起。“他突然出手打了张医生两拳,还扇了张医生一个耳光。”东华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说,那记耳光非常响亮,连在急诊室门外值班的护士都听到了“啪”的一声。“他甚至单脚站立,用拐杖朝张医生的下身打了过去,后来还红肿了。”

    被打后,张熙森急忙躲开,打人者开始打砸东西。据东华医院急诊科护士长说,他把一张凳子以及一台吸氧机的设备砸坏了,至今都还没来得及去维修。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伤者没有劝说同伴,也开始对医生破口大骂,大喊着要下床。陪同人员给他找来了轮椅。受伤的残疾男子坐在轮椅上,在急诊科里一边滑行一边大骂。

   一段目击者拍摄到的视频显示:坐轮椅者不时追赶医生,爆粗口,拍打病床。据目击者说,在此过程中,可能是因为情绪激动,轮椅突然后仰,残疾男子摔在了地上。

  因担心事情闹大,急诊科的人员早已叫来了保安。看到轮椅翻了,一名保安起身去扶倒在地上的人,结果对方一掌就锁住保安的喉咙,将保安的脖子抓出了一条血痕。医护人员报了警。据急诊科的护士长说,在民警没到之前,急诊科的主任早已赶到进行劝说,结果也被拄着拐杖的男子打了几拳。“看到对方喝醉了酒,又是残疾人,我们都一直忍着,没还手。”

   (“他嫌保安没及时保护好他,所以才抓伤保安,太不讲理了。”事后,面对记者,保安队长一直叫屈。被抓伤的保安已被安排休息,记者未能见到他。)

    东城派出所就在东华医院的对面,民警很快赶到了医院急诊科。据一位当时正在急诊科看病的市民说,在警察赶到后,这两名残疾男子依然叫嚣着:“我认识你们领导,谁来我也不怕。”

  目击者说,当着民警的面,拄拐杖的男子仍在追赶张熙森医生,其间被民警多次劝阻。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情绪激动,也在一旁叫嚣。目击者提供的视频显示,虽然有人拉着轮椅,但他仍然使劲转动轮椅往前冲。民警劝说“冷静下”,他高声回应:“我冷静不了”,并叫嚷着要医院领导来给他道歉。 在这种情况下,院领导被叫到急诊科。张副院长说,当时他们劝说两名醉酒闹事者先去派出所协商。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叫嚣着:“我哪也不去,就在这说!”

  当着警察的面,拄着拐杖的男子一直追着张熙森医生。追到时,他猛然又是一记耳光打过去。

  尽管如此,医院还是安排其他的医生为伤者(坐轮椅者)缝好了针。之后,民警将两名闹事的残疾人带去了派出所。多位医护人员称,当时发飙叫嚣的人,自称是市残联副主席。打人者陈磊:“当时醉酒记不清,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在东华医院急诊科的患者登记本上,受伤的残疾男子入院登记的姓名叫陈磊。据东莞残联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陪同陈磊去医院并采取暴力行为的是非莞籍肢体残疾人,没在东莞残联所属的仼何机构任职。

  昨日,记者登录东莞市残疾人联合会主页上,翻看了往常的一些新闻报道的图片,发现目击者提供的视频中坐在轮椅上的伤者,与曾经担任过东莞市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的陈磊是同一个人。 东莞市残联是经市编委批准单列的一个独立核算的正处级事业单位。东莞市残联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证实,陈磊的确曾经担任过东莞市残联副主席多年,在去年残联换届时,已经辞去了该职,但仍然担任东莞市残联所管的肢体残疾人协会主席一职,同时兼任市残疾人联合会信访办公室主任一职。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到陈磊本人。他也向记者证实当日发生在东华医院急诊科纠纷中的当事人是他本人。“当日在朋友家喝醉了酒,受了伤被送到东华医院,发生了口角和肢体冲突,但具体事情已经记不清了。”陈磊说,等事情弄清楚之后,他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记者随后也联系到最初将受伤的陈磊抱进急诊科的同伴。据这名同伴说,当日他们在朋友家喝酒,叶某(拄拐杖者)和陈磊(坐轮椅者)两人确实是喝醉了。发生纠纷后,这名男同伴与另外一名女伴都是极力地劝说,但没有用,他们就离开了医院。  一位与陈磊相识的人士说,在他的眼中,陈磊平时为人还不错,本身的经历就很励志。年过五十的陈磊可以说是历经沧桑,阅尽世情冷暖。20多年前因意外双腿残疾,妻子弃他而去。凭着一股刚毅与坚韧,他在病床上10年发明了3项专利。

  瘫痪病人康复的关键在于运动。废铁皮、传送带、滑轮…病房里,他开始了实验。没过多久,第一台“下肢康复运动器”就诞生了。渐渐地,陈磊竟可以借助拐杖站起来了。2001年,已走出阴影的陈磊开始从事残疾人工作,以身作则带动其他残疾人融入社会。此时,陈磊经常一个人踩着三轮车(肢残者专用的代步工具)到陌生残疾人家里,试图现身说法,让他们从家里走出来交际。东莞第一辆全由双手操纵的残疾人专用小车,拥有者就是陈磊本人。

  “他(陈磊同伴)甚至单脚站立,用拐杖朝张医生的下身打了过去,后来还红肿了。”——值班护士

  “看到对方喝醉了酒,又是残疾人,我们都一直忍着,没还手。”—— 护士长

  “当日在朋友家喝醉了酒,受了伤被送到东华医院,发生了口角和肢体冲突,但具体事情已经记不清了。”—— 陈磊

  东城公安分局昨日通报称,2014年2月27日23时许,东城派出所接报:在东莞市东城区东华医院某科室内有人打架。接报后,东城派出所迅速组织警力前往处置。到达现场后,民警迅速开展走访调查取证工作。经查,当晚叶某敏(男,36岁,江西省遂川县人)陪同其朋友陈某前往东华医院某科室治疗,过程中,叶某敏与医生张某森(男,45岁,广西横县人)发生争执,并对张某森进行殴打。现东城派出所已依法对违法嫌疑人叶某敏予以行政拘留五日处罚。

   仅仅因为大夫按操作规程先来后到治疗重患,就遭到如此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看来这个残联主席已经无法无天了。

   你认识医院的副院长是私交,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况,再坚持原则的人都会大开绿灯的,毕竟我们生活在人际关系最重要的社会中,万事皆求人的现实早都破碎了原则的梦。残联副主席官僚了,平地一声雷炸响了,谁敢不给面子?偏偏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大夫已经安排别人火速赶到,再三解释表达歉意,杀人不过头点地,残联主席也不能张嘴就骂,伸手就打左右开弓不解气,拐杖打下体,红肿部位招你惹你了这样置之死地而后快呢?

   官大一品压死人,这是封建社会的残余。残联副主席十分了得,东头一动,西边立即晃起,打你个小大夫算个屁,连院长都没放在眼里,老子天下第一,谁都可以消灭的。所有医务工作者统统追赶者来顿疾风暴雨,保安来搀扶要倒的轮椅差点掐没气,公安来了照样大打出手,非要置人于死地,彰显的就是暴力!尽管这样横行无忌,白衣天使依旧以德报怨为其包扎处理伤口,安抚似醉非醉耍酒疯的残联前副主席,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医者仁心啊。

   其实多大的官都是人民的公仆,必须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残联前领导对这点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是恬不知耻,令人发指的胡作非为实在不该的。

   酒喝进了人的肚子里,绝对没有装进狗肚去。醉酒驾车入法严惩不贷,同样借酒闹事是否应该罪加一等判刑,恰好两会召开予以讨论通过执行。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残联前副主席岂能一手遮天,闹这样大的动静只是轻轻地放下,让人如何相信法律的公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