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栋山真情评说
张栋山真情评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6,345
  • 关注人气:24,5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还路于民为啥这样难?

(2013-12-30 11:25:38)
标签:

真格

季度

思维方式

原则

通行费

财经

分类: 情感

              还路于民为啥这样难?

 

                                 文/张栋山

还路于民为啥这样难?
                           【超期收费谁来管?  图片来自网络表示感谢】

 

 做为山东省滨州市南北交通大动脉的黄河大桥,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其诞生之初,是作为改善交通出行条件的便民惠民工程出现的。老百姓记忆犹新的是未通大桥前,滨州黄河两岸交通不便,“隔河如隔天,渡河如过鬼门关”,“一遇冬冰夏水,渡轮都没有了”。所以,在修建之初,广大群众积极支持,全力配合的。然而好景不长,1986年,黄河大桥南岸建起了一座收费站,对来往的车辆征收通行费。从此,滨州黄河大桥进入收费时代。按照国务院要求:“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如今掐指一算,滨州黄河大桥收费已超过27年了,然而收费站东南侧《收费站公示栏》显示,大桥收费期限将至2017年,整个收费年限要达到31年以上,大有一发而不可收之势,看来要不赚得钵满盆满誓不罢休啊。

打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那些凶神恶煞拦路抢劫多少还能背着点人,找出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修,此树是我栽的理由。可是这座超期服役的大桥占的是老百姓的地,包含着民众的血和汗,凝聚着人们无限美好的渴望。凭什么建了一座站,一收就是几十年的过桥费,还要顶着红线继续铆劲收刮民脂民膏,不肯还路于民呢?

首先是利益均沾挡不住的诱惑。南来北往的官车都是客,可以畅通无阻一路绿灯,享受到的是服务,减少的是拥堵,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老百姓留下买路钱越多越好,与我们当官做老爷的何干?

如今安排七大姑八大姨子女任重而道远,八竿子碰不到的亲戚求到面前又不好拒绝,干脆直接安插到收桥通行费的队伍中,也不失为一件举手之劳的勾当,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了如今都在过紧日子,花钱成了一件挠头事,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状况下,开源节流找不到窍门,再自己断了血脉撤掉日进斗金的大桥收费站,难道不是自掘坟墓吗?所以必须阳奉阴违地执行上级规定,变本加厉的攫取金银财宝中饱各级财政缺口,过了收费最高年限好几年心知肚明坚持着,不到2017年决不收兵。等到那时候如果还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寅吃卯粮,就再大笔一挥天下太平多整几年不啥都解决了吗?

其次帐越乱越好,能够浑水摸鱼捞到最后一根稻草。收费名义上是为了还贷,实际上到底拿出多大比例去干正事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道,拍拍良心想一想,多少用于与此无关的地方,多少揣进自己腰包,多少用于搞关系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总是还不起的债务,填不平的深渊,多少钱都不解恨。只能靠延长收费年限来堵窟窿,用草民的血汗钱买单啊。

再次,缺乏强有力的监督就容易滋生腐败,对于这样已经超过好几年收费时限的怪现象,到底归哪个部门发号司令,谁敢横刀立马立即拿下,一切都在忽悠中,看起来是九龙治水轰轰烈烈,实际上严肃执纪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江山不改后会有期,都是老好人,都是好哥们,得罪人的事情只有傻子采取担当了,聪明人才不去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另外,天下熙来攘往皆为利,收费大桥多乎哉不多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才好呢。涨工资离不开,发福利人人共享,分一杯羹撑不着饿不死,总比一点油水没有强,没听说马不食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发,所以这收费大桥能挺到世界末日才好。

在这样的思维方式支持下,收费大桥超期服役多少年都不可能寿终正寝撤销,谁怕钱多烧坏手脚。

狮子大开口,收费一浪更比一浪高。一次十元,一天上班来回就得二十块,一个月就得掏出去接近五千元钞票,看来阎王爷不嫌鬼瘦,能割一刀算一刀,要是赚钱少的村民还真过不起这金贵的大桥。

为了降低常年往来车辆的通行成本,黄河大桥提供办理季票优惠,普通私家车季票为400元,出租车因大数量团购每季度是210元。据了解,季票最优惠的为每季度100元,但这种优惠只有小营街道皂户杨和道旭两个村庄才可享受。“黄河大桥占了我们的土地,我们享受最大折扣的优惠。”

黄河大桥收费站,已成为滨州市民抨击的众矢之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调侃道:“来滨州和人聊天,只要谈到黄河大桥,没一个不骂的。”

因为黄河大桥收费站的存在,很多人不得不选择开车去淄博购物娱乐。“我们这儿距滨州市区30公里,离淄博市中心40公里,往来淄博畅通无阻,哪有这么窝心的收费站?”他甚至认为,收费站存在一日,博兴县消费群体就会整体南移,黄河两岸难以真正实现畅通,“从长远看,这对滨州发展很不利”。

皂户杨村的一位年轻车主则抱怨,因为黄河大桥收费站长期收费,当地的经济潜力一直没有充分发挥起来。“我从村里坐公交车到河对岸,要3元钱。从河对岸坐公交车到长途汽车站,才要1元钱。出行成本这么高昂,我们的经济还怎么发展?”

面对种种质疑收费大桥依旧我行我素,照样栏杆一响黄金万两,拿钱来才是真格的,还路于民那是痴心妄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