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栋山真情评说
张栋山真情评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3,208
  • 关注人气:24,5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温州学生流鼻血  真是癌魔法无边?

(2013-11-19 09:36:20)
标签:

关键

事故原因

天后

平均寿命

儿子

分类: 情感

          温州学生流鼻血  真是癌魔法无边?

 

                             文/张栋山

温州学生流鼻血 <wbr> <wbr>真是癌魔法无边?
   孩子回到老校区上学安全不安全?不放心的家长们尾随而至。  图片来自网络表示感谢】

核心提示:开学仅三天,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第九小学相继有19名学生出现流鼻血、胸闷等症状。事情发生在第九小学刚刚搬进新校区之后,校长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新校区的选址是通过了环境评价的。环保部门经过一轮检测,并没有明确发现污染源处于何方。乐清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公室9月10日发通报回应称,已发现并确定39家企业涉嫌非法生产和排污,均被断水断电,责令停工停产。

救救孩子。这是近年来经常能够听到的呐喊,为了一切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一切为了孩子毕竟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必须一以贯之抓住不放的焦点。

然而,对于官方的承诺人们敏感的神经已经麻木,就连那些立下军令状的房产调控目标都可以视同儿戏,何况那些保证几个娃娃的生命安全的信誓旦旦呢?中国人善于逆向思维,乐于反其道而行之的探索。所以尽管上边拍着胸脯保证绝对安全,家长们还依旧是一回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处于观望阶段,孩子们复课闹革命来了,有的家长一百个不放心蜂拥而至,有的等待观望着舍不得孩子去冒风险,干脆放在家里以观后效。当然人们做不到当年孟母三迁的境界,毕竟房子成为最大障碍,一个栖身之所需要耗尽几代人的血汗钱,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也做不到大规模迁徙,躲开这迷雾茫茫的污染。其实家家户户都在纠结,谁都无力回天啊。

呆在家中也不是进入保险箱,照样让人忐忑不安。

君不见,早上那股熟悉的、刺鼻的酸臭味就又钻进了黄劲松的鼻子里。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五天在家附近闻到这股气味了。徐莉莉、付金华、黄山林等村民,也都逐渐发现自己再次置身于这股气味中。当黄劲松闻到臭味时,他原本是希望趁空气新鲜时做做晨练。他所居住的乐清市北白象镇磐石社区,与温州市隔江相望,紧靠瓯江入海口,原本是山清水秀的一处古镇。但受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异味困扰,让他和村民们的家园仿佛罩上了一层愁雾。7点半,黄劲松骑电瓶车带着儿子前往北白象镇第九小学的新校区,送儿子首次迈入小学一年级的大门。相比位于村西的老校区,第九小学的新校区有着崭新的面貌:三座教学楼、一座综合楼和一座体育馆矗立在村中心的一片开阔地带中。但很快,家长和孩子们就无心享受其中了——那股味道愈发浓烈,小黄逐渐开始胸闷、眩晕。随后,另19个孩子开始出现了流鼻血、呕吐等更严重的症状。学校被迫停课。小黄和其他一年级新生以停课回家的方式开启了小学生涯。对几天以来一直被酸臭味侵扰的村民们来说,这倒并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故。第九小学所在的磐石西村,是一个被几十家大大小小的化工厂包围的村落,从各方吹来的各种刺鼻异味,是多年来该村的主流“风气”。这次毒到孩子们的,到底是哪一家排出的气体?私搭乱建的小作坊遍地都是,其中两个大企业则再次成了村民们的主要怀疑对象。

就在猜测与咒骂间,一则来自村南端的消息传来了:东方电镀有限公司有名工人突然晕倒,“流着鼻血”被抬出了厂子。“看看!我就说鬼在他们那里!”“我们赶走了一个‘乐斯’还不够,毒气是没完没了的。”

黄劲松站在一旁,隐忍无言。在七年间先后送走了父亲和兄长的他,现在心里只有记挂着有中毒症状的儿子,无心去讨论毒气来源。

7年间父兄先后死于癌症。1999年的一天,黄劲松从外地赶回来,带着病重的父亲到温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去检查。父亲此时一身红斑和淤青,无力,发热。医生检查后劈头问道:“你家附近有没有化工厂?”黄劲松一时语塞。上个世纪末,对于“环保”、“健康”尚无意识的他,完全不知道医生这样问的用意。拿到“白血病”的诊断书,他被告知以他父亲的年龄,得这个病是一件不寻常的事。黄劲松日后才想到:父亲生前曾承包并长年累月于其中劳作的那片果园,就位于村南端两座化工厂的西北方向,距离约500米。送走了父亲的7年后,黄劲松的哥哥黄国平死于食道癌,卒年仅39岁。此时的黄劲松已将父兄的死和周边的化工厂建立起了联系。渐渐起了警觉的不止黄家。进入2000年,黄家所在的磐石西村直河路,几乎每年都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发生,白血病、癌症等突发恶疾所夺走的生命,上到50岁下到13岁。“你家附近有没有化工厂”的诘问被越来越多的病患家属听到。某家医院医生的一句话,更是让他们不寒而栗:“照这样下去,你们镇子的平均寿命到不了70岁。”

现在,毒已经开始将不到10岁的孩子们拉下水了。村民们慌忙带着自己孩子去医院检测,化验单上写着:“轻度限制性通气功能障碍”、“小气道功能障碍”。“医生说是被化学的东西刺激到了。”9岁的陈智业的爷爷说。

黄劲松的儿子症状逐渐过去,但他没有选择听从校方和教育部门的安排——9日在老校区复课,而是留儿子在家观察了一天。一是观察儿子的身体状况,二是观察当地究竟怎样检测定性这样一起中毒事件。这两件事情,黄劲松都不放心。从乐清市官方给出的调查过程来看,由市纪委牵头,环保局、卫生局、质监局、教育局等单位组成的监测组于9月8日来到了第九小学新校区,对校舍及周边5个监测点进行检测。不过据村民们反映,早在9月5日,一队从“上面”来的人马已经开始了“调查”。

村民表示,这个由北白象镇、磐石社区和市环保局等单位组成的调查组,在没有携带检测仪器的情况下走访了周边各工厂和企业。在走进校区北边一家电镀厂转了一圈后,一位领导表示“没有污染”,另一人则闻了闻之后说“好像和那天的气味不一样”,于是准备离开。黄劲松把他们堵在门口追问:“这家到底是不是污染企业?是否该取缔?”得到的答复是:首要任务是先查清此次污染的源头。

事后黄劲松听熟人讲,该厂的一个员工和周围的人笑说:“投了几千万的一个厂子,是你们说拆就拆的吗?”

在村民们看来,不管污染源头在哪一家,这些排污的大小作坊、化工厂都应该借此机会被清理一新。

不过,在6日和7日,大家发现,先头调查组开始将重点放在了学校里面。学校负责老师和建筑工人很奇怪地看到,检测人员把仪器搬进了校区后院,对在建体育馆正在粉刷的钢架进行取样检测;后又搬进综合楼一个房间,对着油漆桶堆放处检测。“我们校舍的大部分油漆粉刷工作早就做好了,就是这一点还没做完,他们就专门拿到这里来测量。”学校老师说。

最后,环保部门得出的结论是:学校内部监测出0.07毫克/立方米的“苯”,但本次检测结果可能与事发当日的空气状况不同,不能就此判断事故原因。另外,环保部门在村南的东方电镀有限公司里查出“铬酸雾”超标。

到了9月10日,当地开始对违章搭建的小工厂进行全面拆除,对违规排放的企业进行停产整顿。校区西北方向,某食品厂由于和一家“螺丝”热处理厂毗邻,遭到了拆除的厄运。而在它的背后,一家据了解为正鑫公司的电镀厂,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施工。村民们质疑说:为什么出事那么多天后才来检测、清理?既然是通过环保审批的正规企业,东方电镀厂为什么还会超标?谁能保证它们和新建起来的这家电镀厂,以后不会超标排放?

经济利益驱动,政绩工程层出不穷。花了几千万投产的工厂岂能因为几个孩子流鼻血而下马,又如何能面对那因为污染严重得了癌症的近百人负责,先污染后治理是全世界的通病,为啥我们不能大开绿灯?

翻出旧闻来疑义相与析,贵在行动,救救孩子关键在于负重前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