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暗中的思想者
黑暗中的思想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564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研究能够自圆其说吗?

(2014-06-17 11:21:18)
标签:

教育

分类: 漫步的遐思

研究能自圆其说吗?

 

金生鈜

 

 

我们常常说,一项研究只要自圆其说就可以了。这过于笼统,语焉不详。自圆其说是指能够给自己的观点提出普遍性的理据支持?还是仅仅提出自以为有理的意见支持?如果是前者,自圆其说,也许能够解释得通,如果是后者,那不过是把观点看作是自己私人的意见,与普遍的理据或合理性没有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无法自圆其说。我只把自圆其说理解我必须为自己的观点找到普遍性的理据,把它放置在合理性上进行考察,看其是否合理或能否立得住,这是自圆其说的唯一基础。

 

任何研究都不是私人语言的。如果你的研究仅仅是为了提出完全私己的观点,你自己想想、写一篇纯粹私密的日记就够了,即使这样,你的所想仅仅是私密的,而不是私己的,因为你的语言或概念依然是公共的。对于研究来说,一个研究者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把一项建立在研究之上的公布于众的言论或见解,说成是“这是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建立在我的理由之上,这个理由不是任何人的,只是我的。我是在我的这个理由基础上认为我的观点是正确的。”研究谈论的是公共可理解的内容,甚至就是公共内容,一个研究者对一个公共可理解的内容仅仅提出私己的见解并只提出个人私己的理由,这是否真正地理解或关切了这个研究的内容?研究使用的语言是公共的,研究者在研究中没有也不可能发明一种只有他自己懂的私己语言,如果他想发明自己私己的语言进行研究,那他的研究就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理解的。因为研究者的研究不是空中楼阁,他的研究与世界的关系建立在公共语言与公共经验之上,因为他如果像一个语言紊乱症患者仅仅嘟嘟囔囔只有自己懂的句子,他就是无法理解的,即不可公度的,他的研究的结论就是建立在只有他自己觉得有理的证据之上的,这样的研究结果就是无意义的。

 

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提出了一种他人不可理解的私人语言是否可以想象的问题。假如,一个人是否可能完全以私人语言描述纯粹私人的感觉,而不具有任何人可以理解的可能性?维特根斯坦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人都是在日常语言中学会说话的,即学会表达的,日常语言的这种公共性使得任何表达都是可理解的,即便是纯粹的个人感觉如“我的胃疼痛”的感受,也是在“疼痛”这个词所表述的一般意义上才可以理解的。论证必须发生在公共语言之中。在公共语言中表达私人语言是不可能的。语言是一种游戏,这种游戏是公共的,所有的人都处在语言游戏之中,所有的思考、感受、感觉都是在语言的游戏之中,所以私人语言在语言游戏中玩不起来,不具有语言的游戏性,因此是无用的,也就是无意义的。实际上,所有的探究都是在语言的游戏之中,因此是公共的,你要给你的观点提供一个私己的理由本身就是可理解的,因此你的私己的理由就是可批判的,我们因此可以判断你的观点是否是合理的,即具有公共的理由或理据。

 

我们在研究中提出观点或见解,我们或他人分析或批判这一观点或见解,就意味着我们是在一定的认识标准上理解或判断的,而认识标准不可能是私人的,我们不可能依据私己的标准而判断自己的观点是合理的。任何私人的标准都不能够作为标准,标准具有公共性和客观性,这样标准才具有评判性。因此,私人语言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可行的。 维特根斯坦的私人语言的论证,其实批判了一种虚假的语言使用模式,即把语言对象看作是私己的,同时也把语言看作是私己的。这一种情况在第一人称的相对主义中是常常存在的。

 

一个人做出研究,提出自己的观点,似乎是表达的是纯粹个人的思想,似乎他运用的个人的语言,他对自己的观点提出的论证建立在自己的理由基础之上,这一切似乎都是个人的自圆其说。这是个人的,但不是私己的,因为个人运用我们共有的语言哪怕是纯粹的自言自语,也是处在语言的公共性之中,也是可理解的,可翻译的,就是缄默的内容,我们也可能通过语言进行理解。私己语言的不可能性,其实说明在任何思想和观点的表达领域,正确与错误、真实与虚假都是在公度的语言和理性标准中可以判断的,你不能说只有你自己的标准或规范才能衡量你自己的观点,不能说你提供的证据仅仅是你认为有理的、对你自己是真实的,因为如果是这样,你所谓的合理、真实是无法得到证明或判断的。假如你说,任何观点、任何思想都是个人的,无法判断真假、对错、合理与不合理,因此也不需要判断,研究的对错你个人说了算,你个人认为对就对、错就错,他人根本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进行判断,或者他人无法也不能依据外在的标准进行判断,其实,你忽视了语言本身的意义是公共的,尽管你用公共语言表达了一个你觉得合理的观点,但语言本身的公共性也许会判断并发现你的观点缺乏理据,因而是不真实的。实际上,假如按照你所说的,任何观点根本无法也没有必要判断真假、合理与不合理,那你是故意把语言游戏的公共性视而不见,假如一个社会的人们都是如此,那就意味着每个人发出的是不可理解的无意义噪音。我想,即使你持有相对主义的主张,你其实也渴望你的观点别人能够理解并支持,即使你不希望支持,你依然希望别人能够看懂(理解),这说明你无法否认在你的观点及其证据中有可理解的共同的东西,因为,既然能够理解,就存在使理解得以可能的某些共同的甚至是普遍的意义基础。既然你希望别人能够理解,别人也就能够对你的观点进行探究,也就是能够进行怀疑或批判,而如果按你的预设别人仅仅是在他的语言或语境中对你的观点进行确认,那其实意味着理解是不可能的。这样,你其实否定了你自己的立场或预设。

 

任何探究、任何思想都是在公共语言之中,因此,你给自己的主张提供的论据也是在公共语言之中,并且是公共的。如此看来,研究者的论据是可以公共地辨认的,即论据是否合理是有公共的标准的,这一公共的标准不是谁制订的,而是蕴涵在理性之中,蕴涵在语言之中的。你要对自己的观点负责,或者你认为你提出的观点是正确的,你就不能仅仅给出一个私己的理由,或者你不能以自己的感觉支撑你的观点,你不能一厢情愿地宣称你的观点是真实的,你必须把你的观点放置在普遍的理由基础之上。

 

金生鈜《教育研究的逻辑》内容之一,本书稿还未出版,转载请告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超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超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