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飞翔的博客
史飞翔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514
  • 关注人气:1,5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适与陆小曼的情缘

(2014-04-14 10:18:21)
标签:

文化

胡适与陆小曼的情缘

史飞翔

(《时代人物》杂志2014年第4期)

 

胡适很早就认识陆小曼。有一种传闻,说是最初是胡适看上了陆小曼,但由于无法跟妻子江冬秀离婚,这才将陆小曼转手让给了徐志摩。这种说法大概属于戏说,于史无考。但是胡适与与陆小曼的关系的确有些暧昧,这却是事实。

1925年,陆小曼给胡适写过两封英文信,很能说明问题。第一封写于6月初,内容如下:“我最亲亲的朋友:这几天我很担心你。你真的不再来了吗?我希望不是,因为我知道我是不会依你的。……热得很,什么事都作不了。我只希望你很快地来看我。别太认真,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吧。最重要的,我求求你为了你自己,不要再喝了。就答应我这一件事,好吗?你为什么不写信给我呢?我还在等着呢!而且你也没有给我电话。我今天不出去了,也许会接到你的电话。明天再给你写信。眉娘。”

第二封信写于6月下旬:“我最亲亲的朋友:我终于还是破戒写信给你了!已经整整五天没有见到你了,两天没有音信了。……你怎么发烧了?难道你又不小心感冒了?今天体温多少?我真是焦急,真希望我能这就去看你。真可惜我不可能去看你。我真真很不开心。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现在要换成我当先生,等你好了以后,我要好好地教训你,如果你再一次不听话,你就等着瞧!你这个淘气的人!我会处罚你,让你尝尝滋味。大爷!你现在做的,是不可工作,不可以用脑筋,也最好不要看小说,最重要的,是不可烦恼。哦,我现在多么希望能到你的身边,读些神话奇谭让你笑,让你大笑,忘掉这个邪恶的世界。你觉得如果我去看你的时候,她刚好在家会有问题吗?请让我知道!我不敢用中文写,因为我想用英文会比较安全。我的字还像男人写的吧?我想她看到这些又大又丑的字不会起疑心的。祝你飞快康复。你永远的玫瑰(Rose)媚娘(按:Rose的字母里的'o'是画作心的形状。)又:请不可取笑我的破英文,我可是匆匆写的哦。”

陆小曼写给胡适的这些信,有很多可疑之处,比如:“你为什么不写信给我呢,我还在等着呢,而且你也还没给我电话。我今天不出去了,也许会接到你的电话。”比如:“我最亲亲的朋友:我终于还是破戒写信给你了!已经整整五天没见到你了,两天没有音讯了。”比如:“你今天下午好吗?不要急着出来,因为你可能会着凉。好好在家静养。听话。我永远都是对的,对不对?”两封信开头的称呼都是“我最亲亲的朋友”,结尾署名一是“媚娘”,一是“你永远的玫瑰媚娘”。大凡有过感情经历的人一看就明白,陆小曼这两封信是写给热恋中的胡适的。信中有关心、思念,也有撒娇、卖弄,一个活泼泼的情人形象跃然纸上。

胡适曾说:“陆小曼是北京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有文章记载:“北京外交部常常举行交际舞会,小曼是跳舞能手,假定这天舞池中没有她的倩影,几乎阖座为之不欢。中外男宾,固然为之倾倒,就是中外女宾,好像看了她也目眩神迷,欲与一言以为快。而她的举措得体,发言又温柔,仪态万方,无与伦比。”而胡适呢,又是风度翩翩的“大众情人”。感情这东西,本就是男女双方你情我愿的事,这样的郎才女貌要说是发生点什么关系,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19311119日,对于陆小曼来说,是一个让她心痛的“黑色的日子”。这一天她的夫君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在济南党家庄附近坠毁。外界都说是陆小曼害死了徐志摩。理由是陆小曼吸食鸦片,挥霍无度,徐志摩就是为急忙搭飞机赶到北京开课挣钱而出事的。徐志摩出事后,胡适第一时间赶来,帮着陆小曼处理后事。

《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里收有陆小曼给胡适的六封信,均为徐志摩去世(1931年)后所写。里面这样的句子:

    “想我平生待人忠厚,为人虽不能说毫无过失,从来不敢做害人之事,几年来心神之痛苦也只是默然忍受,盼的是下半世可以过一些清闲的岁月,谁知苍天竟打我这一个猛烈的霹雳,夫复何言?天有眼,地有灵,难道没有慈悲之心么?叫我怨谁好,恨谁是?命也运也。先生,我想不到会有这种事临到我的头上来的,我,我还说什么?上帝好像只给我知道世上有痛苦,从没有给我一些乐趣,可怜我十年来所受的刺激未免太残酷了。这一下我可真成了半死的人了。若能真叫我离开这可怕的世界,倒是菩萨的慈悲,可是回头看看我的白发老娘,还是没有勇气跟着志摩飞去云外。看起来我的罪尚未了清,我只得为着他再摇一摇头与世奋斗一下,现在只有死是件最容易的事了,我还是往满是荆棘的道去走吧。”

   “我们虽然近两年来意见有些相左,可是你我之情岂能因细小的误会而有两样吗?你知道我的朋友也很少,知己更不必说,我生活上若不得安逸,我又何能静心地工作呢?这是最要紧的事。你岂能不管我?我怕你心肠不能如此之忍吧!”

“我同你两年来未曾有机会谈话,我这两年的环境可以说坏到极点,不知者还许说我的不是,我当初本想让你永久地不明了,我还有时恨你虽爱我而不能原谅我的苦衷,与外人一样的来责罚我,可是我现在不能再让你误会我下去了,等你来了可否让我细细地表一表?因为我以后在最寂寞的岁月愿有一二人,能稍微给我些精神上的安慰。”

……

看到日渐憔悴的陆小曼,胡适心中充满了同情,一度也想给她一些帮助,无奈妻子江冬秀看得太紧,所以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徐志摩遇难不久,陆小曼出人意料地被翁端午包养了。翁瑞午本是世家子弟,父亲历任桂林知府,以画鸣世,家有收藏,鼎彝书画,累箧盈橱。他时时以名画相赠,以博陆小曼欢心。另外,翁端午还有一身推拿绝技,常为陆小曼推拿,手到病除。又常教陆小曼吸食大烟,试之疾立愈。于是陆小曼就常和翁瑞午一榻横陈,隔灯并枕。尤让人气愤的是,陆小曼还和翁端午签订“不平等”条约:不许他抛弃发妻,不正式结婚。此举引起徐志摩生前一帮朋友的强烈不满。志摩已故,但不能让他在地下难堪。于是他们一起出面,公推胡适与陆小曼长谈一次。

当时,陆小曼与翁端午住在上海四明村徐志摩生前租下的房子里。胡适在那里坐了半天,最后才说:“翁端午有妻有子,又是个花花公子,你何苦这样呢?”陆小曼说:“只要他对我好,我不在乎名分,反正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名分。和志摩在一起,我有名分吗?他们徐家的婚丧嫁娶,我一概不能参加,你说我有什么名分?现在和翁端午在一起,不也还是这样?我陆小曼就是这个命。”胡适看到陆小曼从嘴里喷出一股一股的烟,不无痛心地说:“那你就打算这辈子这样,和翁端午在大烟榻上过完此生?”陆小曼说:“那你大博士给我指一条路?你给我指一条路?我是个女人,我要吃饭。”胡适说:“只要你离开翁端午,与他断绝关系,你的一切我包了。”陆小曼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笑着说:“我的事,你包不了,你没法包。”胡适说:“你才二十九岁,你的一切才刚刚开始。”陆小曼根本不听胡适这些话。最后,胡适只得怅然离去。

半个月后,胡适在南京又给陆小曼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出三点:“1、希望你戒除嗜好。2、远离翁端午。3、速来南京,由我安排你新的生活。”陆小曼根本不理,连信也不回。她继续与翁端午过着在大烟榻上吞云吐雾的日子。胡适见此,也只好任她去。196543日,陆小曼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终年六十三岁,一代佳人,终归尘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