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特金会有感

(2018-06-19 08:10:42)
标签:

特朗普

金正恩

分类: 五常谈经济

六月十二日我花了大半天坐在电视前,看一个英语台不断地报导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面。没有冷场,而最好看是在结尾时特朗普总统用了长达六十五分钟的时间回答满堂记者的提问。看不出有内定的提问者,而特氏气定神闲,随意挥洒,措辞诚恳、坦白、有深度,是里根总统以还我见过最好的美国总统接受公开提问的表现了。我们要知道当年的里根是在大场面能应对自如的一个天才。特朗普没有里根那么流利,说英语的措辞也差一点,但他的回应到题而又有内容,言之成理,值得欣赏。他也表达着诚恳的一面,让我相信他说的。

三方共赢的局面

落实特朗普所言,朝、美、中三方都会是大赢家。美、朝双方签订那份协议让美国的媒体与被访问的人物认为内容过于简略,不够具体。我认为有细节的实质的协议,早就通过习近平、文在寅、特朗普三位主要人物达成共识,这次会议只是为了要在将来的历史注册。弃核这回事显然是有着一些麻烦的程序,要有人监察,美、朝双方要逐步处理,需要时间。我个人的感受是朝鲜弃核的诚意是可信的。美国的媒体历来对政治人物有怀疑——这么重要的协议当然有可疑之处。但我相信金正恩这个人,也相信特朗普的感受。我不同意美方说的,要等到朝方完全处理好弃核之后才解除制裁。我认为制裁应该立刻解除,朝鲜不履行约定的才考虑放回去。

说中国也是大赢家,因为特朗普在回答记者时说会放弃与南韩的联合军事演习,也会考虑撤走在韩国驻守的美军。他提出的理由简单明确:太贵,就是韩国出一部分钱也太贵。我相信他。这样,对中国而言,会变成东线无战事,当然是大吉大利了。其实,说起来,朝鲜弃核对中国的利益比对美国为大。朝、中两国是比邻,俄罗斯也是,只是朝鲜离北京甚近。习近平尽力劝导容易理解。

这就带到诺贝尔和平奖这个话题。这个历来多受争议的奖项,为朝鲜弃核颁发是不会有争议的了。问题是要给谁才对。首选看来是特朗普——在这次特金会之前美国说他会获该奖的言论甚嚣尘上。习近平呢?他从中穿针引线是明确的,可能是最关键的人物,可惜外间没有谁知道他究竟作了些什么,应该与该奖无缘。但金正恩知道,由他提名习近平会有很大的说服力。文在寅也贡献不少,理据是如果韩国的前总统还在掌政,朝鲜弃核是不可能的。有趣是问金正恩应否也获该奖。我认为他也有获奖的理由:他造核武是被迫而为,要为朝鲜的民众争取国际上的尊重与国际市场对朝鲜的开放。要造出核弹才能获得礼待,是人类对自己的侮辱。读者可能觉得我这样说有点无稽,但我年轻时经历过的情况使我对朝鲜有不容易磨灭的同情心。

思往事可堪回首

一九四五年,二战终结,我回到香港后再转到佛山的华英中学附小念书。虽然当时家境不穷,但家中要读书的子女不少,而二战后很少人有多余钱。当时佛山的华英(今天称一中)的食宿费远比香港相宜,母亲就把我送到那里寄宿。那时我九岁。

在华英三年,我凡试必败,一九四八年被逐出校门。可幸当时小六的班主任是一位姓吕的老师,他不让我及格时把我带到校园的一处无人的角落,说我不能升级是因为我想得过于奇特,没有人懂得怎样教,但他补充说有朝一日,遇到高人指导在学问上我会走得很远。

一九四八年回港后我就读于湾仔书院,成绩不好,但奇怪地可以升级。后来升到皇仁书院那间名校,留级一年,第二年再留就被逐出校门了。几位同学告诉我,这第二年不能升级是因为国文老师不喜欢我。他们说没有见过中文作文那一定要及格才能升级的主要科只差一分而不及格的。离开皇仁我在父亲的商店工作了三年,然后趁访加拿大洽商生意的机会,决定留在北美求学,以超龄的资格进入了洛杉矶加大读本科。那时我近二十四岁。七年多后写好《佃农理论》,再两年在西雅图华大升为正教授,一九八二年回港任教职与跟进中国的开放改革。

有两件跟本文有关的事我记得清楚。其一是韩战于一九五〇年开始后,约两年我在佛山华英的几位旧同学参与该战争,传来的消息皆醉卧沙场,那时这些同学约十六岁。第二件事是我们香港的家在西湾河,在西湾河与筲箕湾之间有一处叫铜利栈,在海之滨,人们喜欢在那里坐艇出去钓鱼。我好玩,喜欢到处跑。在深夜,我在铜利栈两次见到有人在那里走私装货上船,都是汽油及西药,据说是朝鲜战争所需。有上述的经历,当在一九八二年回港时知道朝鲜还被制裁,我不管谁对谁错,只觉得何不近人情之甚也!朝鲜人究竟犯了些什么罪呢?不久前在电视看到一套美国旧电影,称《麦克阿瑟传》,怎样看朝鲜也无罪。

还制裁朝鲜是无聊之举

今天上述的制裁还在,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坐牢七十年还能生存的人我赌你一个也数不出来,一个国家被制裁七十年绝对是人类历史的纪录。我赌这纪录永不可破。就算朝鲜人挨得起,制而裁之者不觉得沉闷吗?有什么好玩的?不制裁朝鲜,我赌他们不会造出核弹。所以我欣赏特朗普能一笔勾销,清理这件事。

是的,我认为整件事是人类的耻辱。大家想想吧。金正恩今天只三十多岁,他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过的是些什么事。天生下来他知道的就是要左躲右避,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只能听他的父亲说。从懂事的第一天起他被教的是外间会仇视他,而事实也如是。没有谁可以对他说他犯了些什么罪。这样地成长,他还能管治着二千多万民众,造出什么卫星、导弹、核武,说他能干没有疑问,而这里那里他杀一些人我们不难明白。

几个月前金正恩带着他那美丽而又能歌的太太访问北京时,习近平跟他的美丽而又能歌的太太款待他们的场面让我看得感动。应该没有谁曾经那样款待过他。我想,习近平一定知道这个青年有过人之能。这次见到他和特朗普在新加坡会面,见到特对金的一举一动跟习对金的一举一动雷同,使我想到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话。在上述的特氏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中,我最欣赏如下特氏的应对。一位记者问他为什么那样重视金正恩,特氏想了一阵,彷佛自言自语地回答:“他二十六岁就管治一个二千八百万人口的国家,还能造出火箭、核弹,是不寻常的本领……”,跟着的我记不清楚了。我们不容易听到一个在地球上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高傲刚强的,能说出那样有真情实感的话。

特、金之会后,美国的媒体称金为“杀人的独裁者”。我想,若如是,那是谁之过?把金正恩放在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地方,他不会是那样的一个人。是谁误导了他?(《燃犀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