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

(2013-10-28 20:54:19)
标签:

财经

分类: 五常谈学术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五章的第一节;第六章已写好发表了。)


收入或财富分配与再分配的分析可能是经济学最大的麻烦。不止此也,分析收入分配与再分配不会让从事者感到舒畅,而牵涉到政治更是我历来避之惟恐不及的话题。

其实经济学传统的、基于市场的收入分配理论很完整,没有多少需要改进。然而,牵涉到利益团体要把收入再分配,或因为社会认为市场主导的收入分配不合理,干预市场,分析就变得头痛了。纯靠市场主导收入分配的情况今天的社会不多见,而脱离了市场的分配理论经济学很少涉及。


第一节:分配理论与贫富分化

传统的收入或财富分配理论有相关的两方面,皆基于有市场与没有政府或利益团体的干预,都发展得很好。

第一方面是基于Von Thunen提出的边际产量下降定律,经过马歇尔的大事发扬,Philip Wicksteed与鲁宾逊夫人等加上变化,到最后的一般化定案是我一九六七年写好的《佃农理论》。以边际产量下降定律为核心的收入分配理论决定了不同生产要素的拥有者会怎样摊分合作产出的收入。这方面我的贡献是证实了在权利界定相同的情况下,不同的合约选择会有大致相同的效果。

马歇尔与费雪的重要贡献

我认为上述的边际产出理论(marginal productivity theory)是马歇尔传统的光辉,其中的理论细节与应用我分析过了。在指定的市场局限下,这理论的解释力没有疑问。我在《佃农理论》中以这理论解释中国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非常齐备的农业数据,以及解释台湾第一期土地改革的非常齐备的农业数据,皆得心应手。漠视交易费用而还有那么强的解释力,是我当年深信经济学可以解释世事的主要原因。

马歇尔传统的边际产出理论没有算进时间的代价。算进时间之价不能不引进费雪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重要贡献。这是传统的收入分配的第二方面,而费雪的天赋不亚于马歇尔。这方面费氏的伟大贡献是利息理论,我也曾经详作解释,这里不再说。要说的是费氏把利息作为提前消费之价,也是投资在边际要有的回报,与收入挂上了钩,而年金收入以利率折现就求得财富。同样要基于有市场,也漠视交易费用,如此一来,人与人之间的收入分配与财富分配可以画上等号。换言之,马歇尔的边际产出理论与费雪的利息理论是双管齐下地解释了人与人之间的收入分配与财富分配,皆天才之笔,作为后学我们感激。

先天不公后天不幸皆非贫富分化之源

这就带到本节要讨论的「收入不均」与「贫富分化」。这二者只是程度上的分别,但武断上我的直觉是收入不均社会可以接受,但贫富两极分化却是大麻烦。历史的经验说,贫富分化轻则惹来利益团体丛生,继而游行动乱,而严重是流血革命了。一个以市场主导资源使用的经济会出现贫富分化这个不幸的情况吗?

上苍造人不公平是没有疑问的。撇开因为天生有缺陷而不能自食其力的不幸一小撮不论,人的相貌有丑美之分,智商有高下之别,体力有强弱之异。收入不均容易明白,但在市场经济下,马歇尔及费雪的传统理论推不出贫富分化的效果。这是因为市场有无数不同类别的工作,参与者可以各适其适。我们知道的事实是,当一个市场经济搞出了看头,弱势的一群的劳力收入上升,其百分率升得特别快。弱者的收入当然比不过强者,但低下的工作总要有人做。天生条件相若,扫街的清洁工人的工资收入比结上领带坐在写字楼的文员为高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天生条件之外,人的际遇不同,运情有别,这些会影响收入或财富分配吗?当然会,但也不会导致社会不可以接受的贫富分化。如果社会只有三几个人,幸与不幸的因素有机会导致贫富两极分化,但如果社会人多,或然率不会支持运情导致贫富分化的情况。同学们如果设计自己的掷毫游戏,会知道只要有几百个人存在,掷毫要掷出贫富分化是难于登天的。不是说幸与不幸的或然率不会使极端的不幸者饿死街头,而是说社会不可以接受的贫富分化不会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运情有别而出现。

问题于是变为:马歇尔和费雪的上佳收入分配理论是明显地否决了市场会导致贫富两极分化,但事实是,称得上是走市场经济的国家,贫富分化的现象并不罕见——怎么可能呢?昔日国民党在大陆的日子大家不堪回首,但今天的墨西哥、印度、菲律宾及其他不少发展中国家,贫富分化的情况明显,推出福利援助,骚动还是常有,而治安出现了大问题经济是很难发展起来的。

利率差距的效果

为什么市场经济可以出现贫富分化的情况呢?我认为有四个原因。其一,因为有交易费用的存在,富人借钱的利息率一般比穷人借钱的利息率为低。相差几个百分点常见,而如果穷人要借高利贷,其差距就变得惊人了。穷人难借钱,是因为讯息与监管还钱的费用存在。非法的行为姑且不论,富人借钱远比老百姓借钱的利率为低会增加贫富分化的机会。

姑勿论富人把借来的钱转借出去可以赚利率的差距,同样的投资回报借来的利率较低可赚较多的钱。另一方面,也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富有的人可以借较多的钱,他们因而有变化较多的投资选择。我们不能说富人投资一定赚钱,也不能说富人的投资眼光一定比不富有的高明,但前者因为利率较低扩大了投资的选择范围,消息也因而比较灵通了。最重要是富人因为利率较低会多持有劳力之外的其他资产,这些资产升值带来的收入上升是资产持有者的劳力之外的收入。

这里同学们要注意,非劳力的资产的价值上升好一部分是源自劳力的贡献。(同学们移动一下有关的边际曲线就知道──或参考《佃农理论》第二章。)昔日马克思提出什么剩余价值是解错了画,但他大发牢骚不是毫无道理的。同学也要注意,倒转过来,经济上升时劳力的工资升得急,好一部分是源自非劳力资产的贡献。在相对上富人有优势,主要是因为他们借钱的利率较低,容许他们多持有非劳力的资产。

上述解释了为什么在一个市场经济上升时,富人的财富增加的百分率会比不富有的为高。当然,不富的收入或财富也会有所改进,但主要靠自己的劳力其增长幅度比不上富有的。结果是在经济增长中贫富的差距会扩大。事实上,大家有相同百分率的上升,贫富的差距也会扩大。这里提出的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而促成的利率差距,会相当大幅地增加了富人财富上升的优势。另一方面,即使一个市场经济走下坡,只要通缩不出现(下文解释),富人的相对优势不会下降。事实上,二○○八年美国出现金融风暴之后几年,没有通缩,美国的大富人家的财富是上升了。这应该是源于他们的选择范围较大。

通胀富人损害较少

第二个促成贫富分化的原因,是通货膨胀。虽然通胀不会对富人有着数,但他们持着的资产多,通胀会使这些资产在币值上升值,保护着他们的资产实值。不富的人持有的资产少,通胀切进他们的工资的实质收入,调校提升一般要比资产的币值提升缓慢的。这会增加贫富分化的机会。通缩呢?富人受到的损害会比不富的为大。然而,回顾历史,二战之后有通胀的日子远比有通缩的为多。这可能是因为低的通胀率对经济的运作有利,更可能是因为通胀是一种间接税,对喜欢花钱的政府有利。

贪污普及加重分化

第三个增加贫富分化的原因,是政府腐败贪污。撇开那些低级公务员或警察的非法行为,有规模的贪污「投资」的回报率一定高。这是因为贿赂是非法行为,回报率较高是竞争原则使然。另一方面,因为多人组合投资于贿赂的交易费用高,基本上我们没有见过穷人参与有规模的贿赂。

这里要注意,贪污也要受到市场的竞争约束,所以我们不能说贿赂的实际回报率一定高于正规市场的投资。然而,贿赂的预期回报率要高达足以弥补坐牢的代价算进预期的或然率。这样一来,不管是否东窗事发,或有没有人坐牢甚或枪毙,可观的财富是通过贪污而转到有钱的贿赂者与受贿者或他们的亲属那边去了。今天地球上的发展中国家,凡是贫富分化明显的,用不着考查我们可以打赌贪污的行为一定严重。

子女进名校穷人免问

第四个促成贫富分化的原因,是读书求学的问题。文盲不容易谋求生计。尽管在一个市场经济上升时,粗下工作的工资上升得快,但如果社会文盲太多,粗下工作的收入难以糊口。记载说,昔日国民党在大陆时,上海拉黄包车的从事这苦工后,预期的寿命只有五年。

回顾历史,在中国昔日的学而优则仕的传统下,文盲无数,而书读得比较好的都做官去了。这是昔日科学不能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主要原因。今天中国的教育比昔日远为普及,大幅地协助了经济发展,虽然我认为这教育制度——尤其是大学的——近于一团糟,不尽早大事改进后患无穷也。教育要普及今天所有发展中国家都重视,显示着他们知道文盲多会带来贫富分化。另一方面,虽然我们常常听到富家子弟读书不成气候,但一般而言,有钱人的子女的求学际遇远胜穷人,是事实。

回头再说要点

让我回头简说本节的要点。在一个称得上是以市场为主的经济下,政府少干预,马歇尔的边际产出理论与费雪的利息理论,解释收入或财富分配,皆上乘的天才之笔。这些理论可以容易地解释收入或财富不均的情况。然而,除了一小撮天生有缺陷的不幸的人,这些理论不能解释贫富两极分化的不幸。人与人之间的先天条件有别,或者后天的运情不同,马氏与费氏的理论皆不容许贫富分化的出现。

然而,我们知道,在市场经济中,贫富两极分化而导致社会不稳定的情况不罕见。我提出四个「分化」的理由,不排除往往是几个的组合:一、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富有的人借钱的利息率往往远比不富有的为低,容许他们多持有非劳力的资产;二、通货膨胀,多持有资产的人容易受到资产升价的保护;三、政府贪污腐败,钱多才能贿赂,虽然高的回报率减除可能枪毙的成本后不是那么高,但财富还是转移到钱多的人那边去;四、求学与知识重要,尽管不少政府资助普及教育,什么国际名校没有钱是难以问津的。

市场的运作无疑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可惜真实世界的市场从来不是那么完美。可能出现而又往往出现的贫富分化是其中的主要不足处。大麻烦的出现,主要是源于社会或政府要把收入或财富再分配。今天的社会,这再分配的需要惹来利益团体无数,经济分析就变得缚手缚脚了。

地小人多处理困难

一个地大人少的国家,天然资源丰富的,有条件抽高累进税率然后大搞社会福利。这些国家的国民收入数字可观,可惜往往是因为政府花的钱算进了国民收入,人民的实质生活当然可以,但远不及统计数字表达着的那么高。但地小人多、资源乏善足陈的国家,则没有条件学人家搞高税高福利。开放改革前的中国是索性废除市场。废除市场而推出另一些不是基于私产的制度,二十世纪有多个国家尝试,不是中国独有。不幸的效果一律明显,想来人类不会再尝试吧。不靠市场产出的小饼切开摊分后小得不能再切;靠市场产出的大饼切开摊分后还可以再切,但如此一来市场也被切得支离破碎了。

我认为在原则上,要把收入再分配、协助穷人最合乎经济原则的方法,是鼓励自愿的慈善捐助。这方面的困难,是乐于捐助的人不容易把钱交到真正需要协助的人的手上。经过多年的观察,我认为扶贫的困难不在于找不到乐善好施的人,而是为善者捐不出他们希望的效果。混水摸鱼的人是太多了。我绝对相信世界上最大慈善家盖茨的善意,但几年前读到他评论捐钱的经验,效果与意图的分离令人叹息。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