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菲国难明,伦敦可庆

(2012-05-29 08:57:37)
标签:

财经

分类: 五常谈经济

关于钓鱼岛、黄岩岛之争,今天吵得热闹的,我没有作过考查,好些问题不明白,无从以一个知者的立场发言,只是几天前看到一个美国电视台介绍菲律宾,心境难平,要在这里发几句牢骚。

首先要说的,是西方的朋友没有读过中国的历史,不知道中国的文化传统。这传统说,国家富强时重视国土完整,但侵占他人的地方则没有兴趣。中国的统治者显然认为文化不同他们管不了。一七九一年,打了第十场胜仗,乾隆皇帝称自己为十全老人,写下《十全老人之记》,说是自己的地方都拿回来了。以他当时的实力,乾隆大可予取予携,但没有这样做。那些认为中国有侵略意向的朋友要多读中国的历史。中国要领土完整,但不侵略。这传统跟日本、英国、法国、西班牙等的历史意识是不同的——八国联军就有八个侵略国家。

这边厢不明,那边厢转悲,因为从美国台转到中国台去,说的是圆明园的故事,听到当年见过圆明园真迹的老外写下来的,说该园是人类奇迹。把珍品拿去是一回事,烧掉却是人类的耻辱。我想,炎黄子孙会偷,会骗,但不会为了过手瘾而把人家的精心建筑烧掉。文化不同,行为有别也。

菲律宾是个穷国,人均每年收入只二千二百五十五美元。不止此也,他们的财富或收入分配很不平均,很极端化。富有的主要是有政治关系的人物,以及一些中国血统的富商。容易想象,那里的穷人穷得不得了。

几天前在上文提到的美国电视台看到菲律宾贫苦人家(尤其是孩子)的苦况,心境难平,而令我发指的是那里有一条村,称「一肾村」,因为村民长大后把自己的一个肾卖掉,市价一万美元。电视无情,村民肚子上有一条刀痕者众,都拍出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菲政府说要大事增加军备,要跟谁打仗呢?当今之世,一架在空中战斗可以捱得几分钟的飞机,其价可以为菲律宾的劳苦大众保存逾千个肾。他们究竟是怎么样想的?报道又说日本会廉价提供武器。我认为把武器免费赠送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菲律宾不是个好战的民族。打仗不是把枪杆塞进人民手上那么简单。一旦进入备战状态,正常产出的投资会停顿。发国难财的故事永远是指很小的一撮人。

朋友说,数十年来,菲律宾人民的生活,最好时期是马可斯执政。朋友的看法可能对:三十年前香港菲佣的工资是中国内地女佣工资的二十倍,今天这二者大致打平,而内地的菲佣工资比香港的高。香港政府减了菲佣的最低工资,还被接受是说菲律宾的人民生活这些年没有改进。

九千多万人口,算是不少,但菲律宾的天然资源十分好,有地震,也有台风,但发展起来会是个旅游胜地没有疑问。中国改革发展有成,可以帮菲律宾一个大忙更没有疑问。他们的天然资源——尤其是矿物——中国用得着,土产的手工艺品中国也大有市场。澳洲、加拿大、俄罗斯等就凭他们的天然资源卖给中国,避开了金融风暴的蹂躏。菲律宾的人口与资源的比率没有那么优胜,但位于中国的比邻而没有明显地被中国的发展带起,我不明白。

旅游应该是不难处理的生意。首先要搞好治安与卫生。进口货一律免税,以菲律宾的工资与租金衡量,炎黄子孙的自由行会行到那里去。不妨选一个小岛搞一个高档次的赌场,国际招标,把澳门的生意抢一点过去。无数美丽的岛屿,朝辉夕阴,气象万千,游艇生意应该好得不得了。这一切的发展都不难,只是政府要漠视利益或压力团体,也要不管自己及有关人士的利益。菲律宾是一个民主国家,但财富落在一小撮人的手上,民主是很可怕的事。

黄岩岛的谁是谁非我不评论。作为炎黄子孙没有人相信我会站在中间位置。算我从火星飞来的吧。火星人怎样看呢?黄岩岛这种纠纷菲律宾随时可以搞,但今天搞起来是劣着,不智也。报道说,今年四月十一日菲律宾以军舰干预中国的渔船。是因为海底有石油吗?机会不高:中国南海的地壳的斜背(anticline)破裂多,三十年前美国的石油朋友很失望。就算真的海底富有石油,但动不动是天价的玩意,有谁会在中国认为是她的海域投资开采呢?Anticline是指地壳碗形反盖,石油的储藏必须有,此其一。其二是地壳不能多有破裂,因为石油容易蒸发流失,而在海底油轻于水,有破裂流失更易。要先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轮到讲运气。

让我说清楚一点。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对菲律宾应该有大助。进一步说,没有中国,菲律宾的经济不容易搞起来。一个善良的民族,唱歌跳舞尽属一流——在美国时我教过不少菲律宾学生,所以知道。加上他们有天赋的资源,中国的发展对他们应该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回顾以往的二十年,菲律宾的经济发展没有看头,没有好好地利用中国这个近水楼台,我不明白。只对中国有贸易顺差不是大作为,而吵将起来,这顺差容易消失。

水涨时只剩一块小石头的黄岩岛,之前我没有听过。今天阿基诺三世把该石头送到中南海,遇到的温家宝先生是个非常顽固的人。是很麻烦的棋局,为什么会走成这个样子呢?政治不谈,面子不说,我认为争取与中国经济合作互利还是容易商量的。中国的文化传统历来是这样。然而,英谚云:上帝帮助那些帮助自己的人。菲律宾的政制改革看来是需要的。我不懂,但从刊物读到从电视看到从朋友听到的各方面,他们的政制有严重问题。

这些日子老人家无所事事,只希望能休息几个星期然后动工写《经济解释》的最后一卷。但读到或看到的消息没有一项可让老人家开心一下。可幸今早好消息终于来了:伦敦奥运的门票卖得非常好。我很担心英国因为搞奥运输大钱,害了他们本来就困难的经济。八年前雅典的奥运,在恐怖活动的阴影下,顾客寥寥无几,亏大本,种下了他们今天苦不堪言的祸根。今早的报道说,伦敦奥运门票订价奇高,但一开始发售,热门项目立刻销售一空。不一定会赚钱,但不会大蚀可以肯定。

我屡次对中国的朋友说,伦敦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大城市,他们要藉奥运到那里看看。历史、文化、品味、档次、园林、变化,应有尽有,而计程车(出租车)的服务水平冠绝天下!只一点不好:物价贵!带多点钱去吧。

只要愿意花钱,不用担心买不到任何项目的最佳座位票。伦敦的黄牛党组织远比中国的高明。为什么会是这样是老人家的秘密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