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10.27)欧风欧雨话当年──代序

(2009-10-27 08:47:46)
标签:

张五常

欧洲旅游

旅游

分类: 五常谈艺术

关兄愚谦来信,要求我为他的新书──《欧风欧雨》,游记也──写个序言,却之当然不恭了。他可不知道我是个不喜欢游览的人!天下间不喜欢游览的可能只我一个,说来恐怕话长了。

 

简略地说几句吧。我六岁开始逃难,九岁在佛山寄宿,十二岁回港后东住一下西住一下,二十一岁赴北美后还是居无定所,要到三十三岁才在西雅图安定下来。我于是怕搬,怕走,可以十多天足不出户。在家中我既不读书,也不看电视。做什么呢?行来行去,想看些什么。房子要大的,窗外要有可观之景,其它一律无所谓。

 

愚谦兄比我年长几岁,说风谈浪,他生长的时代不会比我的安宁。事实上,他写自己的生平以《浪》为题,也是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读《浪》,知道他少小时的奔走没有我那么多,但遇到的风浪却比我的大。我想,一个从小走得多的人长大后不喜欢游,但惯于惊涛骇浪的,年长后则喜欢多游一下。游览可以一舒胸怀,是中国骚人雅士的传统了。

 

自己不喜欢游,但还是到过欧洲三次:一次是学术会议,一次是替科斯在瑞典讲话,最后一次真的为游览而去。后者是带着孩子们去见识一下,而自己作为一个准导游的本钱,是在洛杉矶加大念书时,作过短暂的欧洲艺术史的助理教员。恨不得当时愚谦兄已经出版了《欧风欧雨》这本书,能让我读后才去。今天,神州大地的炎黄子孙有点钱,听说到了欧洲受到礼待,先敬罗衣后敬人的「礼仪」可不是神州独有。

 

话得说回来,尽管今天高楼大厦满布神州,公路、天桥车水马龙,炎黄子孙跑到欧洲去不可能没有刘姥姥走进大观园的感受。欧洲的文化水平了不起,不同地区变化多,可以夸夸其谈的典故所在皆是。几年前我的书法老师周慧珺到欧洲一游后,对那里的建筑物叹为观止。

 

游览游览,究竟览些什么呢?一曰风景名胜,二曰文化品味,三曰历史留痕。关愚谦这本书对游欧者的贡献,可不是风景名胜的介绍──这些一般旅游刊物提供无数──而是欧洲的文化与历史,二者加起来是文化历史了。愚谦兄的书当然也提及他擅长的政治知识,但政治这回事,可以读到,可以听到,却不可以看到。个人认为,只为看风景是不值得游览的:没有谁可以学王石,爬到珠峰之巅去拍照留念。余下来的游欧重点,是体会一下他们的文化历史,大开眼界之余会变得谦虚一点吧。

 

我认为在人类五千年的文化发展中,只有两个时期,两个地方,出现了足以雄视百代的光辉。其一是从唐太宗(五九九──六四九)到宋徽宗(一○八二──一一三五)那段时期的中国;其二是从达芬奇(一四五二──一五一九)到毕加索(一八八一──一九七三)那段时期的欧洲。不是没有战乱动荡,但说这两段时期与地方是人类文化的光辉是没有疑问的。奇怪,二者皆各自马不停蹄地走了大约四百八十年。更奇怪的是,上面提到的四个人都是艺术天才。宋徽宗、达芬奇、毕加索的艺术成就众所周知。唐太宗呢?他的书法绝对一流,而如果不是此公慧眼识英雄,我们今天可能不知道曾经出现过王羲之这个人。

 

双方各自走红地发展四百八十年,中国是比欧洲先走八百多年的。后者迟了很久才起步,加上他们对文物保存得好,游览欧洲的确大有看头。中国的文化古迹呢?太久,保存不易,可幸有以物品陪葬的风俗,中国的文化遗物被埋在地下,保存得好的无数。可惜北京的朋友棋差一着:他们禁止出土的文物在国内的市场出售,但盗墓者众,大量文物贱价外流。我几番建议北京尽早打开秦陵与乾陵,指出永远不打开等于没有。读者多,私下间一律支持,但北京的朋友忙顾左右。

 

虽然我不喜欢游览,但○三至○五年大搞摄影,加上久不久到各地校园给同学们讲话,再加上要作实地调查来跟进中国的经济发展,这些年我和太太差不多走遍神州。

 

要怎样欣赏中国的文化才对呢?没有欧洲那么多的保存得好的文化古迹可看,以游览的方式来欣赏中国的文化,你要读很多古文及古诗词。我曾经说过,西方的景物不容易让我们看到一个李太白或一个苏东坡。中国的江山自成一家,有点苦味,有点古意,不华丽,但幽美。昔日李白见到的江山,大致上我们今天还可见到。不读古人的文字,游览神州不容易体会到中国曾经有伟大的文化。这是说,游览神州不容易「看」到中国的文化,而是可以让我们「怀古」,而怀古是深一层的欣赏了。昔日苏子写《赤壁怀古》是一例,清人孙髯翁在大观楼写「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也是一例。我们历代读书识字的人,没有谁不怀古一下。

 

要懂得怎样怀古才可以在游览中深入地欣赏到中国的文化。这方面,来自西方的游客是不容易体会的了。另一方面,倒转过来,炎黄子孙游览欧洲,欣赏他们的文化历史是远为容易的。介绍欧洲文化的中语书籍多得很,而到了那里近数百年的文化遗物,还留在地上的多得很。这数百年是欧洲文化发展的全盛时期。

 

国内的朋友要游欧洲吗?最简单的处理方法,可能是先读《欧风欧雨》这本书。愚谦兄对欧洲很熟;他的记忆好,观察力强;文字可读,而更重要是他很懂得掌握着有趣的话题下笔。后者是天赋。炎黄子孙不容易找到另一本游览欧洲的书可以学得那么多。

 

是为序。

 

张五常,二○○九年九月

 

博客管理员按:

 

今天我收到了中信出版社寄来的“神州增订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制作非常精美,让人爱不释手。这么漂亮的一本书才订价25元人民币,可见中信这次确实是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向喜爱张五常教授的作品的读者朋友们作出了很大的让利。

 

我赶紧写了个电邮给中信的编辑,感谢他们,并转达了读者们急于看到此书面市的心声。编辑回复说,这两天网上书店就可以买到此书,京津地区本周内可上架,较远的广东地区下周应该也能在书店看到了。特别在此补充这一条消息告诉读者朋友们,敬请各位期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