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常问答室]民主是导致香港经济前途困难的一个原因

(2009-09-10 22:10:22)
标签:

张五常

香港

民主

财经

分类: 五常问答室

(续上期“五常问答室”《我不看好香港的经济前景》)

 

 

香港今后的前途有两个不容易解决的困难。第一个困难,是它们的政治体系正在向民主投票那方面走。不要误会,我不是反对民主投票,而是肯定地认为,如果民主投票没有一个上佳宪法的维护,会带来不少困难。

 

美国的民主政制曾经有百多年的光辉日子。我认为这难得的成就是源于美国宪法中的权利法案。说来也奇怪,当年美国总统杰弗逊起草宪法时竟然忘记了把权利法案放进去。后来还是当时的前总统华盛顿在欧洲知道,立刻提醒,权利法案于是补加。

 

权利法案的主要功能,是人与人之间的权利,包括产权,要有清楚的界定及保障。这是说,票不可以乱投,因为投票可以剥夺他人的权利。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什么事项可以通过民主投票决定,什么不可以,是重要的学问。可惜之后的数十年,因为不同阐释的演进,权利法案的功能是被削弱了。好些半个世纪前在美国不能投票的事项今天可以。

 

没有明确权利法案保护个人权利的宪法,民主投票我是反对的。这是因为投票会导致分饼仔的效果,把某甲的权利转移到某乙那方面去。以香港为例,虽然今天还没有普选,但那所谓功能组别的议员取舍,有如下的大问题。你问一个议员他是代表着哪些人,他立刻答得出。你问他是否要争取这些人的利益,他会答当然是。很不幸,这是说他是一个争饼仔的代表了。如果民主有明确的权利法案的保障,这种代表不会存在。

 

重要的科斯定律说,清楚的权利界定及维护是市场运作的先决条件。民主投票,如果没有一个清楚的权利法案执行与维护,市场的运作一定会受到损害。弗里德曼曾经对我说,宪法是一回事,怎样履行是另一回事。他说,拉丁美洲的国家把美国的宪法搬字过纸,但搞得一团糟。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亚洲的国家推行民主政制,效果一般是令人尴尬的。

 

八十年代初期我极力反对中国以民主投票推行改革。这绝对不是因为我赞成独裁,也不是因为我认为北京是一个独裁政制。我没有跟进中国的政治体系,就是今天也不大清楚。我当时肯定的,是如果中国以民主投票推行改革一定不会有好效果。

 

香港前途的另一个大困难,下次再谈。

 

(本问题的回答未完,下期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