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06.02)燕子风水说

(2009-06-02 09:09:57)
标签:

张五常

燕子

文化

分类: 五常谈艺术

很不愿意写这篇文章,因为有替与自己有关的生意卖广告之嫌。但我有一个神奇的故事要说,有机会传为佳话的。避嫌无法,除非不说。前思后想,还是说说吧。

 

话说深圳某商场有间海鲜酒家,称燕来居,名字与我有关,而设计的品味也由我作主。我这个年纪对生意没有兴趣,但还是要像年轻时那样,好玩的总想玩一下。深圳的燕来居以中国的文化为主题,提供的是我从小爱吃的广东菜。风水不灵,该高雅的商场八成满后,不知怎的差不多所有租客都跑掉,什么广告云云,不说算了。

 

故事要从「燕来居」这个名字说起。两年前我想到这个名字,不打算采用,但后来一位朋友竟然推荐同一名字,那么巧,就决定采用了。说跟我有关,因为我母亲的名字是苏燕琦,父亲的名字是张文来,前「燕」后「来」,取名燕来居有点意思。英文名字称什么呢?灵机一触,我想到Capistrano,是再适当不过的「翻译」了。在燕来居酒家的菜牌上我写下了这样的解释:

 

「美国加州南部有一个小镇,名Capistrano,很小的,镇内有一间教堂,很旧的。百多年前发现,每年三月十九日燕子一定飞到该教堂,勾留几个月,又再飞去了。这个三月十九燕子归来的习惯据说起码有几百年,而多年以来,每当该教堂见到第一只燕子回归,就敲响钟声,而钟声一响,整个小镇就大事庆祝好几天,游客云集。很多年前,有人写了一首题为When the Swallows Come Back to Capistrano的歌,今天不少人还在唱。

 

「那些燕子来自阿根廷,每年从二月十八起飞,飞三十天,在二千英尺以上的高空飞七千五百英里。这个大自然的现象没有谁可以解释,可见造物者远超世俗。

 

「宋人晏同叔的《浣溪沙》词是这样说的: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话分两头。江苏有一处叫金湖的地方,其中有一处叫荷花荡,有荷塘万亩,据说是地球荷花最多的地方。六年前我到过,见而喜之,五年前再去,摄影两个早上,出版了《荷乡掠影》那本摄影集。我热爱田园,在荷花荡承包了一些鱼塘,一些荷塘,后来又在那里购得一小块绝无仅有的陆地,希望在那里筑小房子,偶尔过一下陶渊明的生活。

 

头痛的问题来了。朋友希望我能安排一点小投资,带动一下荷花荡的可能发展的旅游业。大家想到建造一间只几个房间的小宾馆,成本看来不高。看错了。我这个人不能接受不舒适的居所,于是成本直线上升。读者要知道,荷花荡这个地方虽然风景幽美,但每年除了荷花盛放的季节,四顾无人,一些散落的农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几个月前我对那里的朋友说:平生为了好玩屡作要亏蚀的小投资,但荷花荡的小宾馆的投资不算小,加上要雇用人手,亏蚀可以肯定,而每年我只能抽空到那里三几天,玩意是玩得太贵了。

这一次,风水有灵,荷花荡的投资一下子变为有机会赚点钱!我赌读者怎样也猜不中。分点教你怎样赚钱吧。

 

一、六年前承包鱼塘之际,鱼的批发价约二元五角一斤,请人饲养一定亏蚀。今天批发每斤八元,算盘打得过。

 

二、不知是谁几年前的发明,在荷塘饲养大闸蟹可与植藕共存,互不干扰,于是把小蟹苗放进荷塘去。

 

三、金湖一带盛产小龙虾,产量冠于天下。这种小龙虾肉少,我不认为好吃。但说不得笑,这是大名鼎鼎的crayfish,在美国被视为珍贵食品,六年前金湖的小龙虾批发一至两元一斤,今天市场需求庞大,是十元以上了。

 

奇迹开始出现。我们把小龙虾的苗放进一个荷塘饲养,也是聪明的农民的发明。效果好得离奇,养大的小龙虾呈碧绿色,是顶级精品,商人抢购,出价每斤二十元。不少农民也在荷塘养小龙虾,但我们的产量特别多,也特别精,农民皆啧啧称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依照农民的方法,是五月小龙虾收成后,落药物杀掉余下的,培植莲藕,到九月莲藕收成后,再饲养龙虾。我见该塘是龙虾神塘,为恐杀掉龙虾的药物会影响该塘的生态环境,立刻禁止。算盘说,要龙虾不要莲藕。

 

四、最神奇的故事你道是什么?你不可能猜中。正在装修的荷花荡的小宾馆,两个月前有燕子飞来筑巢,而且愈来愈多,多到妨碍着装修工程。想到Capistrano的世界知名的典故,我立刻禁止损害任何燕子,燕巢一个不许动——燕子的光临有季节性,不久后会离开。牠们选择栖身的建筑物有偏爱,只有上帝才知道牠们怎样选,很可能明年会再来,有可能像Capistrano的教堂那样,今后数百年每年会准时回归。难道Capistrano的举世知名的燕子奇迹会在神州大地的荷花荡重演吗?机会恐怕不大,可能性存在。

 

荷花荡那间宾馆原本定名「听荷居」,我们立刻改为「燕来居」。与深圳的酒家同名,但风水有别也。老人家的生意眼立刻发亮。如果燕子回归两三年,我会在宾馆顶上建一小钟亭,不用西方教堂的钟,用中国的古式寺钟,张继写「夜半钟声到客船」那种,每年见第一只燕子回归就敲响钟声,然后大排筵席,让邻近的农民免费地吃个饱。此法一行,传了开去,游客生意滔滔可以断言吧。我会说服有关人士,如果因为燕子赏面年年回归,使荷花荡的燕来居赚到钱,要全部捐出去给邻近农家的孩子们,为教育用途也。燕子协助教育孩子,不是很有意思吗?

 

写到这里,我想到某些事,某些情,也想到燕子,不由得想到苏子的《蝶恋花》。词好,是天才之笔: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广告一则

 

《多难登临录:金融危机与中国前景》六月下旬出版,精装,书厚近四百页,书价港币一百二十,订购有作者签名,香港加邮费港币三十,海外空邮加八十,接洽花千树出版社,电话:2729 1208,传真:2729 7162,电邮:arcadia@netvigator.com。国内读者可与花千树联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