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常问答室]我反对公共养老金制度

(2009-05-21 22:19:58)
标签:

张五常

养老金

财经

分类: 五常问答室
采采 问:
 
请问教授如何看待现代社会的公共养老金制度,古代社会好象是没有这些制度存在的。
 
 
答:

答案其实不困难。没有强迫性的养老金制度,人们会自行储蓄而养老。香港十年以前是没有这种养老金制度的,情况不差。而那些养老金制度强迫人们通过政府投资,回报率一般是低的。有很多专家作过统计,自己积蓄投资养老的回报率,比政府代替人们投资养老的回报率高很多。这是普遍的情况。
 
有些人因为自己不积蓄,到老时就有问题。但是,在正常的天伦发展下,我个人是反对强迫养老金的。因为一个人可以自己积蓄,而如果他有自己的儿女就更安全,可以有儿女养老。所以我在1984年的时候发表《没有兄弟姊妹的社会》,极力反对一家一孩的政策。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将会需要很多老人院。现在由于有了一家一孩政策实施多年的后果,养老就成为社会问题。
 
另一方面,如果政府大肆推行养老金制度,人们的自主积蓄就会减少。这是很明显的。美国的储蓄率就很低,据说是低于GDP的2%,这是拜强迫养老金所赐。而最近的金融风暴影响了养老金,加重了美国金融危机的严重性。新加坡的强迫养老金很高,听说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输了很多钱。
 
 
附:美国微观经济学教材《价格理论及其应用》(赫舒拉发编)中的一个关于公共养老金回报率的文献例子
 

社会保障是一项好投资吗?

 

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向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提供老年退休金。与私人的退休金合约不同,参加社会保障是强制的。部分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一计划几乎每个方面都持续地备受争议。

其中一个质疑是,社会保障作为一项储蓄计划,它对参加者来说是否一项“好投资”。也就是说,把它看作一项个人的储蓄项目的话,其现值是否为正?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社会保障已经进行了很多改变,而且肯定还会继续变化,如所需的税费(工资的多大比例用来交纳社会保障税)、受益水平(可以获得多少退休金)、资格规则(如人们到什么年龄时才能退休,变成受益人)。

回顾以往,人们可以检验早期参与者的结果。社会保障制度始自1935年,早期的参加者的确很不错。有些早期的参加者只交了几年社会保障税,但获得的退休福利却好像他们早已参保,终其一生都在交纳社会保障税!(这个因素大大地增加了这项计划最初在政治上的接受度。)另一个最初的有利特征是在职纳税人对退休者的比率很高。但这种非同寻常的有利条件只是暂时性的。到了现在,几乎所有受益人都必须终其一生地交纳社会保障税,即使现在才加入的新人也是如此。而美国人口的老龄化也减少了纳税人相对于受益人的比例。

展望未来,从现值的角度看社会保障是否还是一项好投资,要取决于很多关于未来情况的有争议的假设。虽然预计不会有一个评估能解决这些争论,但李利群(Liqun Lee)和安德鲁·J·瑞坦梅尔(Andrew J. Rettenmeier)提供了几个有趣的结果。[1]

作者估计了未来的税收水平与福利,还估计了参与者的预期收益、退休选择和寿命。下表列出了一些解释性的结果,里面的现值是根据4%这相对较低的贴现率来计算的。(如文中所述,贴现率低能提高投资项目或储蓄计划显示出来的现值。)

对单身男性来说,表中显示的现值是负数!单身女性、已婚而不工作的男性的结果只是略好一点:在这类群体中,只有出生年份最早、教育水平最低的工人的现值才是正的。

结果相对更有利的是那些出生年份较早的人,反映了开始时的社会保障税较低。寿命延长,以及领退休金的人对纳税人的比率越来越高的不利情况导致税率急剧增加。社会保障制度从一开始就加入“累进”的因素,以确保低收入的工人也能获得体面的最低标准的福利。因此相对于高收入的纳税人,社会保障制度总是对低收入的纳税人更有利。但是,下表显示,对表中列出的所有群体来说,现值都是负的。

 

社会保障投资的预期现值——单身男性

出生年份

高中毕业

大学毕业

研究生

1940

$-27,000

$-33.000

$-33,000

1950

-32,000

-45,000

-49,000

1960

-34,000

-53,000

-59,000

1970

-33,000

-58,000

-75,000

1980

-32,000

-63,000

-93,000

资料来源:根据李和瑞坦梅尔的文章的图2目测估计。

 

评论

虽然这些结果的细节会受到质疑,但它显示,对大部分的参加者来说,社会保障在财务上是一项糟糕的投资。确实,社会保障的目的不是要成为一项从保险精算的角度来看是完美的退休金计划,而是总会涉及再分配的因素。但是,即使对受益最大的参加者来说,社会保障作为一项储蓄计划,其现值最多也只是勉强为正。正是这种情况激发了人们提议改革社会保障制度,要求它更接近基于保险精算而制定的退休金计划,让参加者更好地控制他们个人交纳的社会保障税的分配。



[1] Liqun Lee and Andrew J. Rettenmeier, “Social Security and Educa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Policy Analysis, Policy Report No. 240 (January 2001).

 
 
 
 

公告:请有兴趣向张五常教授提问的朋友在此贴及以后“五常问答室”相关的文章之后以评论的形式跟贴。(注意:不要在非“五常问答室”的文章之后提问,否则问题很容易会被遗漏。)问题经博客管理员筛选后,提交给教授,并由管理员笔录教授的回答。请各位提问的朋友要注意问题的质量,不要带有主观情绪,或一开始就已经自己给问题定下了答案,只是想得到教授的认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