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09.05)文章也奥运

(2008-09-05 07:26:31)
标签:

奥运会

张五常

文化

分类: 五常谈艺术

北京奥运是难得一遇的大事:没有听过另一项耗资三千亿人民币的玩意。值不值花那么多钱只有天晓得,但钱既然花了,不趁机热闹一下是愚蠢的。

 

一个难题,是我正在尝试像二十五年前那样在这里每星期写两篇专栏,看看宝刀是否还未老。但史无先例的奥运出现,有谁会读我的专栏呢?于是想到为奥运动笔。我又想,地球上的眼睛就是那么多,阅读的时间就是那么长,这次奥运所有炎黄子孙都要看,报道必定排山倒海,有谁会读我写奥运呢?考虑暂停此栏,但以往的经验是读者无情,停下来他们会散失,呼之难回也。不哗众取宠,但写大众文章读者稀少是非常扫兴的事。

 

奥运专栏算是写了一系列,有六、七篇吧。没有写过体育专栏,只是在加州求学时喜欢读。体育专栏我是没有本领写的:需要有很多资料,自己手头上没有。写北京奥运算不上是体育专栏,算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我只是抓着认为过瘾的观察动笔,靠自己的联想力发挥一下,说是专栏不会有人跟我打官司。

 

意料不到的是依照网上的点击率,这系列文章的读者人数比我平时的专栏高出相当多。这奇怪现象的解释,是虽然报道多,有趣的奥运观少人写。我是因为不知要怎样写才对,于是胡乱地发挥。给我一个金牌吧。

 

从来不用计算机。文章在刊物注销后,一位同学替我在网上推出博客。懒得斤斤计较,任何网站要登就登。转载的博客有十个八个,其它网页转载动不动数以千计。这样的扩散现象可能神州独有。美国的经济大师朋友,搞博客,数百点击算是热闹。他们喜欢保留版权。就是不保留,扩散之风西方远不及中国。是什么原因呢?可能因为中国的刊物对言论的约束甚于互联网。

 

我选同学提供的点击数字来闲话一下自己最近写的奥运专栏。只选其中一个网站的点击数字,当然选最高的,否则不过瘾。

 

八月十二发表《从手卷文化到李宁点火》,一站点击三十四万多。这篇文章我满意:中国文化我算是个专家,手卷何物我清楚。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也的确震撼,可以大书特书,容易写。李宁点火把我吓了一跳。我敢打赌,今后的奥运点火,永远不会超越李宁。

 

八月十五发表《刘-翔胜败十亿之差》,一站点击九十五万多。此文写于《手卷文化》之前,但「开幕式」的震撼性高,非写不可,急着把《刘-翔》押后。不知为何此文吵遍神州,不少道听途说的人以为十亿是我这个教授精打细算出来的。我只在空中乱抓一下,其实何止十亿哉?我选一个上帝知道不可能是夸张了的整数。

 

八月十九发表《评林-妙-可事件》,一站点击九万五千。此文是这次写奥运我自己最满意的。点击数字不及其它是因为题材敏感,网站一般不便大事推荐。准备给人骂个半死,但同意的却是大多数。说是好文章,因为其教育性高。任何玩意都要讲游戏规则,网上的青年历来不管,我提点一下:女孩林-妙-可有幕后代唱,因为「开幕式」是一件整体的艺术创作,游戏规则是容许的。不重视游戏规则,创作游戏不可能搞上去。

 

八月二十二发表《从刘-翔弃赛说黄龙觅士》,一站点击近七万二千。此文也奇怪地敏感,而文章本身写得不够好。刘-翔退赛是那么扫兴的事,生花妙笔无从发挥也。东拉西扯的写一阵,最后我提出的长跑选手要到黄龙去找轿夫,却不是说笑。记得解放前,国内长跑的胜出者多是黄包车夫。黄龙缺氧,轿夫要登山,比拉黄包车的耐力要求高很多。

 

八月二十六发表《福原爱现象》,一站点击三十九万多。此文可读,因为福原爱这个日本妹可爱。老人家写还没有受到污染的孩子或年轻人是最容易写的文字。可爱的女孩天下皆是,福原爱的独到之处是不仅可爱,而且好笑。这样的形象不容许我向负面那边想。欣赏一个东洋妹无可避免地给中国的读者一点贬低了杨贵妃的后人的感受,捱骂免不了。但结语中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们对孩子的教养有点问题,教不出福原爱那种天真得体的应对工夫。

 

八月二十九发表《金比银铜重很多》,一站点击十四万多。这篇分析性的文字过于粗略,有好些细节没有顾及。其中一点没有提到的是中国人多,在某些市场价值不高的项目中容易选出精英,巧逢每国只限一个选手的项目,获金的比率提升的或然率是上升了。也没有提到四年前我说过的,短途赛跑是最容易发掘天赋的田径项目,这次奥运会放榜,而此「放」也,令我失望。无论是男是女,牙买加的短跑的超凡是个现象。看不出身材的高度有重要的关连。中国推广田径的要研究一下牙买加。

 

最后是九月二日的《穷孩子的玩意与日本妹的前途》,一站点击三万六千(时间还短,而奥运之热过矣)。我相信需要孩子自己发明及改进的穷孩子玩意对想象力的培养重要,有二十年了。是重要的观点,愈想愈对。几年前为文批评电子游戏,认为此「戏」也,不能培养想象力。骂我的青年无数。蠢到死,你要玩电子游戏就玩到够,骂我何干哉?只证明着今天的电子青年的想象力欠奉罢了。

 

建议福原爱学画也是基于一个重要的观点,懂艺术的没有谁不同意,只是少人提及。那是天真脱俗是好艺术的一个重点,来得不易,而俗不可耐的个性学艺术是死路一条。技术有高下之分,不一定很苛求,得过且过往往可以接受。学问修养的思维也重要,可以学,不可以速成。问题是我搞不清楚天真脱俗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可以培养。搞艺术,有了俗气无可救药。我没有见过一个从来不幽默的人转为幽默风趣,没有见过一个毫无文采的写手变得文采斐然,也没有见过一个俗不可耐的人发了神经,一时间天真潇洒起来了。如果幽默、文采、天真等可以培养,父母一定要从子女年纪很小时下工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