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常问答室第122期]读书求学脑子用得过尽是大忌

(2008-04-10 07:56:28)
标签:

张五常

教育

分类: 五常问答室

广东 JIM 问:

 

您在《不是专家谈教育》一文中,说到“垂钓或下棋之际我教他(您外甥)怎样找重点,寻兴趣”。那要怎样找重点,寻兴趣呢?

 


答Jim:

 

读书求学,或做学问,需要付出的读书或做功课时间不是那么多,主要是脑子运作要多花时间,而这运作要有点安排才见效果。脑子用得过尽是大忌,可以有反效果。我的处理是久不久要「分心」一下,让脑子休息,或想到其它与学问无关的事项去。尝试些与读书无关的玩意,是分心的重要法门。当然,志在学问,你不要让这些其它玩意弄得无心向学。意在短暂分心,对玩意着了迷或上了瘾也是大忌。

 

一九六五年的秋天,因为博士论文的进境不对头,我每天拿着照相机到一个园林静坐三个月,这期间想出了自己的一套玩光的摄影法门,然后再回到学校猛攻论文去。这样让脑子在经济学上休息达半年,再回头就想出了佃农理论。非常幸运,因为静在园林想出来的摄影法门,自成一家,天下独有,所到之处前无古人矣。是的,因为当年找到了镜头、胶卷与光的感应的一个「秘密」,两年前一口气出版了七本摄影集,再整理一下可以传世。

 

回头说当年教导自己的外甥,我见他读得拼命,于是在每周末的两天禁止他读书。我要他周末到我家小住,但不准带书来。钓鱼是好玩意,喜欢鼓励小朋友下钓,因为自己小时的经验,是钓鱼可以陪养想象力。另一个要外甥到我家的原因,是希望他能多近我。我是搞思想的,思想程序练出了节奏。凡是接近我的青年,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这节奏的感染。外甥跟了我几年,是机缘的巧合。他从本科一年级起到拿博士,只用了六年,今天是美国名校的大教授,在细胞的研究上是世界名家了。

 

 

本博客管理员公告:

 

访客想通过“五常问答室”的栏目向张教授提问的,请在下面留言。提问者应注明自己所属的地区、名字请提问者注意问题的简洁清晰。张教授只会有选择地回答部分有价值的题目。管理员有权对问题作适当的修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