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03.19)为《五常问答室》序

(2008-03-19 07:59:17)
标签:

财经

分类: 五常问答室

「五常问答室」是一位同学替我在网上搞的一项玩意,很成功;跟着又尝试了「五常考室」,试题用英语,同学不习惯,过了不久不继续下去。「问答室」还在继续。读者提出的问题多,由处理的同学先挑选,传来后我再挑,十题答不到一题吧。起初我每星期答三、四题,今天减至每星期答两题,有时因为《南窗集》写经济分析,要想得深入,也要写得浅出,分思不下,逼着要把「问答室」搁置一下。

这篇《序》是为「五常问答室」的开头一百篇问与答的结集成书而写的,绝对是首一百,没有删除,由花千树的老编分门别类,分得好,可读,一般过瘾。虽然主理这问答室的同学要求提问的说清楚是何方神圣,但来者用上的名字一般古怪,这集子排版时把名字删去。提问者来自全世界,是互联网带来的发展了。地球一体化,互联网居功至伟。不容易明白今天的地球还有战争这回事。像今天的同学那样,大家到网上拜我为师不是很好吗?可惜老外要先学中文。非常高兴听到那么多的小鬼仔开始学中文。可惜年逾古稀,能继续动笔的日子不多了。如果年轻三十岁,我的散文有机会写到读者之多的纪录,永不可破(一笑)!

想想吧,地球上的眼睛就是那么多,阅读的时间就是那么长,如果举世的鬼仔皆懂中文,计算机无处无之,有朝一日,某中文写手有机会雄霸地球的眼睛时间,传为佳话。可不是吗?要是金庸后生半个世纪,今天网上的吵闹会是到处洪七公。写到这里,我想起三十年前美国某反托拉斯案,一个产出罐头汤的被起诉,理由是该产出机构发出的广告太多,顾客没有时间看其它的。有点无稽,但官司是这样打起来。

回头说「问答室」,它的起因是报章改版,每星期两篇的《还敛集》要中断。该「集」每篇约千二字,读者实在多。本来不惯于写那么少字数的,但操练了几个月后,得心应手,掌握了字数上的文章结构。两年前同学为我的散文开博客,跟着多个博客转载,而其它网页转载动不动以千计,扩散开来了。《还敛集》要停笔,单凭《南窗集》可能留不住读者,一些朋友认为,读者的凝聚不容易,散失了可惜,于是想到「问答室」这个玩意。

无庸讳言,读者是无情的。八三年十一月起为《信报》写专栏,写出后来结集为《卖桔者言》《中国的前途》《再论中国》等文章,读者的支持热闹。其后每次中断一段时期,再动笔,总要有好几个月才能把读者拉回来。经验上,只有为《信报》动笔,几个星期后发表《邓家天下》,读者就热闹起来了。于今回顾,作为经济散文的尝试,《卖桔者言》《邓家天下》被安排于首)的畅销是异数。四年后(一九八八)四川出简体版(编者拿开了《邓家天下》),数万本几天卖清光,跟着被列为禁书,据说今天的收藏者出价高达千元(八八年四川订价一元二角)。

文字上,《卖桔者言》不及今天那么好,因为当时是初学以中文下笔。然而,从产权及交易费用的角度分析经济,当时一般读者觉得很新奇,何况以散文体写经济,之前没有人尝试过。不是刻意创新,而是开头几篇过于学术性,读者说不易懂,逼着要放开来写,忽左忽右,时而闲话家常,时而大声疾呼,意之所之地发挥一下。见读者人数急升,当然继续放开下笔了。

说读者的或多或少无关重要,是骗人的话。昔日的伯牙要遇到钟子期才奏得出高山流水,何况经济散文是为街上的人动笔,读者不够多是写不起劲的。我这个人既不做作,也不取宠,喜欢有话直说。我想,读者爱读是因为文风独特,为了自娱,文思往往突然转变。叶海旋与周其仁曾经说,读我的文章,看了题目及开头一两段,他们怎样也猜不中我跟着要说的是什么。当然猜不中,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将会说些什么。

「五常问答室」出现了三几十期后,每期读者之多竟然不亚于《还敛集》的文章。是个小奇迹,因为前者的字数只约后者的三分之一,而每「答」只用约三十分钟时间。节省时间更多之处,是题材由读者提出,我只是选择,不需要自己想题材。读者云集有几个原因,其一可能是题材由读者提出,其变化比我自己可以想出来的大得多。昔日求学时,曾经在图书馆猛攻近三年,读得非常杂,今天读者提出的,或深或浅我总可以应酬一下。

互联网的发明无疑是读者多的主要原因。很有点不可思议。一个新疆读者提问,我答了,半个小时后有读者从澳洲回应。答得有些新意也是读者多的一个要点。去年一个读者问廉租房的可取性,我反对,举出香港搞得一团糟的经验,读者的反应不怎么样。最近另一读者再问廉租房,我说这设施明显地把穷人集中在一起,导致社会出现了人为的两极分化,住廉租房的孩子进学校会受到同学的歧视。这样提出一小点新意,某网站的点击达十三万。一位读者问如果中国要迁都,应该从北京搬到哪里?我说没有其它城市可以取代北京,但如果非迁不可,我选杭州,只解释几句,不仅读者多,而他们之间吵起来了。跟着好些问题是关于我对不同地区的看法。虽然走遍大江南北,但老是走马看花,到过哪里自己也记不清楚,只答了几条关于地区的问题。

对一个写稿的人来说,互联网带来多读者当然可喜,但给人谩骂也是多得离奇,有时看来有组织性。捱骂无所谓,但乱骂一通的例子不少,使我担心中国青年的求学问题。在国内的校园跑,遇到的好学生比香港的多,奇怪是在网上谩骂或无理取闹的,显然不是读书材料。高斯、艾智仁和我历来相信,炎黄子孙的先天智能不弱于人,是看错了吗?夸张一点说,高斯与艾智仁皆认为中国人的先天智能是地球上最高的。要是他们懂中文,在网上读到那么多毫无道理的言论,恐怕会改变主意。

每期问答的名目是由主理该「室」的同学起的,有时网站的编辑刻意招徕,修改一下,出版前再由花千树的老编过目或修改。换言之,名目为何我是没有参与或左右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