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常问答室第113期]我从不参加社团活动

(2008-01-21 10:17:54)
标签:

张五常

文化

分类: 五常问答室

网友问:
 
请问张教授在做学生时有参加学生会或社团活动吗?教授对这些活动的看法如何?

 


答网友:

 

我是个不喜欢入会的人,从來不参加社团活动。说些例外给同学们过瘾一下吧。我曾经是香港摄影学会的会员,又曾经是加州大学摄影学会的会员——为的是要借用他们的黑房(国内称暗室)。曾经被迫作为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的会长,但没有参加或主持过任何会议,期满后他们选了另一位会长我也不知道。曾经由高斯、艾智仁及赫舒拉发联手推荐我进入飘路连山学会,多年没有交会员费,该会竟然没有把我除名,不好意思,于是一次补交十多年的会员费。曾经为了香港大学经济系的声誉,接受了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主席一职,却不是该世界第二大经济学会的会员。奇怪没有人发现这个秘密。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在美国求学的经济学者不是美国经济学会的会员。

 

作学生时永远不参加有组织的同学聚会,或任何近于社团性的活动。为什么?没有兴趣。我是有朋友的,很多朋友,只是对社团活动没有兴趣,甚至对任何会议都没有兴趣。当年在港大作系主任,不能不按时主席会议。快刀斩乱麻是惯例。我是极力反对作系主任的,但当年的港大,一个学系只有一位教授,而教授必须作系主任。黄丽松校长聘请我时,我说明不管行政,只是久不久提供意见,挂个系主任名头。黄校长真好,他言而有信。在他任校长期间,我写了《卖桔者言》、《中国的前途》、《再论中国》这三本今天不少人认为是重要的书。后来换了校长,后者不知前者的承诺,又推出民主政制,会议愈来愈多,愈开愈长,真讨厌,但该校长是好人一个。再跟着的校长搞权术,后来被迫辞职,不说也罢。

 

同学要知道,我经历过中日之战,也经历过国共之争。这样的人对政治口号容易有反感,而在我那一代的朋友中,没有一个对政治有兴趣。参加社团活动多多少少有点政治的味道吧。当年在香港西湾河的太宁街,怪杰云集,一般贫困但天才无数。没有一个对政治有兴趣。从一九五○到一九五七,我差不多天天混在其中,荒废了学校功课,但学得聪明,学会了创作之道。当年的太宁街的每位成员都是独行侠,彼此相得甚欢,只是对任何社团活动没有谁有兴趣。

 

孔子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原来二千五百年前孔夫子就知道会有我这样的君子。

 

 

本博客管理员公告:

 
访客想通过“五常问答室”的栏目向张教授提问的,请在下面留言。提问者应注明自己所属的地区、名字请提问者注意问题的简洁清晰。张教授只会有选择地回答部分有价值的题目。管理员有权对问题作适当的修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