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6.09.05)补习与考试(二之一)

(2006-09-05 11:46:31)
分类: 五常谈教育

报章刊登不少补习广告,往往头版全版,有时全版还不够,要跨页。心想,地产商也没有这种威势,补习怎可以赚那么多钱?不要误会,我不反对补习社赚钱。市场有价,名正言顺,没有谁可以反对。问题是什么局限促成补习在香港那样盛行呢?对学识的增长真的有帮助吗?

昔日自己的儿女在香港读中学,少管,为父的只有两项硬性规定。其一是晚上十时之前要回家(进入了大学这项取消),其二是不准补习。后者有两次例外。其一是女儿要考数学试,认为不懂,在我背后打电话给我的一位学生,要求补码。一个下午偷偷地补了三个小时,考个第一,之后不再补了。我知道这件事,因为该学生找我收钱。收三百,我给五百。偶一为之,没有责骂女儿。其二是儿子中学毕业后,要到美国进大学,整个暑期无所事事,对我说恐怕数学基础不够,要求我找人替他补码两个月。我同意,亲自为儿子挑选数学补习老师。劳师动众,朋友帮忙,终于找到。我会见了,认为很好,要求他只教儿子数学的概念。教得好,后来儿子在大学读数,全部成绩是四点零。儿子的记忆力强,想得快,但数学的天赋平平。后来读生物,数学得到好老师指导了两个月,帮助了他需要选修的几科物理。

反对考试的教育高人无数。四十年前,芝加哥大学的校长以教育高见名动天下,后来辞去该职位,跑到Santa Cruz的加大分校主持,力排众议,取消考试制度。这大胆尝试后来不成功,因为其它大学有考试制,收学生要看成绩,独自取消考试,学生转校有困难。然而,原则上,支持该校长取消考试的理念大不乏人。这是说,原则上,考试不是上选的教育制度,我这一代的学者朋友中没有一个不同意。问题是不容易找到可取的代替。

在美国求学时,除了本科首二年的课程,我没有为考试读书。不管老师考什么的求学意识,在当时的美国可以,今天如何没有跟进,而香港及国内摆明是死路一条——除非你是张滔,只把书翻两翻就全部记得。当年在美国,尤其是进入了研究院,我读书只是为了过瘾,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老师出试题,我很少依书而答,也懒得管老师在课堂上说过什么。读是读得很用功,听是听得很专注,但答试题永远是自我发挥,表达新意。当年老师不仅接受,而且传了开来,答错了也得高分。这样的情况,听说今天不普及了。

一九六八年在芝大,我们五位助理教授要做挑选取录研究生的工作。三呎高的资料,申请者的成绩一律可观。数百个要选出三十个颁发奖学金,单是看一遍申请资料就要花一个星期,成绩都好,不知怎样排列才对。主事挑选的是大教授Gregg Lewis。其实全由此公话事,我们几个小子跟他学艺而已。起初我们心中有气:选出的大都遭大教授否决,花了那么多工夫,岂非白费了?后来知道,Lewis教了我们很多。

记得一位以色列某大学的本科生,平均成绩只是B加,我们几个助理教授没有一个选他为三十之内,但大教授却把他排第一。不服气?后来服了:红极一时的芝大经济系竟然争取不到这位本科生,因为几家名校都把该生排第一。大教授解释,主要是一封推荐信,说一句该生可教,而名校行家都知道,写该信的大师不喜欢说好话。

一位本科成绩顶级的,公开试全部满分。我们几位当然选出,但大教授不要。他解释说,该生就读的大学三流,写推荐信的没有一个有真学问,而自己作过多年统计分析,公开试成绩与学生进入研究院后的表现,看不出有什么关连。

相关文章:《补习与考试(二之二)》

(2006.09.05)补习与考试(二之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