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6.08.22)迷惘之境

(2006-08-22 10:57:53)
分类: 五常谈教育

上期写《肥妹之死》,见报只两个小时网上客就热闹起来了。绝大部分同意我的观点。文中自己认为重要的是结段中的两句:「政府花了那么多钱搞教育,搞医疗,搞综援,换来的竟然是一群一群的陷于迷惘之境的青少年。是悲剧,悲也,能不悲乎哉?」

用上的「迷惘之境」一词,私下间有个典故。一九九三年,要出版《往日时光——四友摄影精选集》,在书首要引用爱伦坡说的我很喜爱的两句话,第二句说:「Even with the utterly lost, to whom life and death are equally jests, there are matters of which no jests can be made.」当时要翻为中语,utterly lost一词很难译。舒巷城和我商量了一阵,大家同意译为「完全陷于迷惘之境」。译得不错吧。

肥妹之死,打死她的青少年不是一两个,而是十多个(最后判罪八个)——不是神经不正常。无怨无仇,也毫无利益冲突,只是为了过手瘾——人命大事,视若等闲。打了十一个小时,打打停停,停后再打——如果读书这样用功,不中状元不远矣!这样的行为,不是utterly lost是什么?

何谓utterly lost(完全陷于迷惘之境)呢?爱伦坡的解释也精彩。那是to whom life and death are equally jests(觉得生与死同样可笑)。补充一下:英语jest这个字,指嘲笑,轻浮的笑,无聊的笑,鄙视的笑,戏谑是也。视生命如粪土,没有半点值得珍惜的,是utterly lost,完全陷于迷惘之境是也。

昔日我们的王羲之写《兰亭集序》,其人生哲理观绝不下于爱伦坡。右军认为生命是真实的,有意思,重要。他认为像今天的张五常,人有时豪情顿发,有时感慨万千,放心不下,因为知道生与死是两回事,生命是不可以嘲笑的。结论中他写道:「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故知一生死为虚诞……。」这是说,因为人的行为有时喜乐,有时悲伤,放心不下,所以我们知道生与死没有分别之说是无稽的。主观的哲理,用上客观的逻辑分析,逸少真才子也。

羲之所说的「昔人」,知道「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不会有无端端地打死肥妹的青少年在其中。今天的世界真的是变了。

幼年时在广西逃难,这里那里上几课,战后是佛山华英及香港湾仔书院,转校频频。每次转校,或升一级,或降一级,或留一级,不同老师出的作文题目永远免不了《我的志愿》。当年我想,此题那么老土,那么俗气,老师食古不化!无可奈何,还是胡乱地把自己的《志愿》交出去。写《肥妹之死》后,我想,出《我的志愿》为题的国文老师有点意思。我真的很想知道,打死肥妹那一群青少年,如果要写《我的志愿》,会怎样写呢?毫无志愿,觉得生与死同样可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吧。

今天晚上与一位朋友谈到肥妹之死,说到那些陷于迷惘之境的青少年,论及大家少小时面对的《我的志愿》的作文题目,该友说:「如果打死肥妹的青少年说志愿是打家劫舍,也应该及格吧!」

再敬语特首。上文引用爱伦坡最后说的有意思:There are matters of which no jests can be made(有些事物是不能嘲笑的)。我们要把陷于迷惘之境的青少年带到真实世界中去,带到不能嘲笑的事物那里去。

 

相关文章:《福利经济影响性情》

(2006.08.22)迷惘之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