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03.13)巨机起飞的故事

(2003-03-13 15:40:58)
分类: 五常谈经济

七十年代初期,波音的七四七巨型飞机开始使用,一位鬼佬朋友怎样也不敢乘搭,认为那样大的飞机不可能飞起来,而就算飞起来也不能持久,从天掉下、粉身碎骨的机会甚大。三十多年过去了,波音七四七的安全飞行纪录是世界之冠。

 

一九八一年(八二年发表)我开始看好中国的经济前途,认为这个庞然巨国必定会转向市场经济,转走近于私产安排的路。学术朋友认为我发了神经。一九八三年「反精神污染」,众说纷纭,中国要走回头路了。我说回头无路,把中国的前途从一个好字加到两个好字。

 

一九八五年,中国的工业承包发展困难重重。我到北京的首都钢铁厂住了几天,卧薪尝胆,向那里的朋友建议清楚地把使用权与所有权分离,以彻底承包推行国有的私产制。跟到杭州、温州一带观察,见到数之不尽的障碍,但我还是多加一个好字,变作好、好、好,朋友们又说我发了神经。

 

八五年后期我见到中国把货物分类管制,摆明是走向印度的、把贪污权利界定的路,一旦走上了就把贪污制度化。于是大声疾呼,破口大骂。跟的两三年,管制的增加与贪污的盛行,使我力排众议,反对改革缓进,说宁可乱,但要快,不够快就不能跳过印度那一关。

 

一九八六年,在北京与一些搞经改的朋友相聚。他们同意我提出的印度之路的可能性,但不同意改革急进的建议。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人口多而背景、文化复杂,不像小邦那样简单,所以改革要小心地缓进。

 

我笑回应:「你们说的是巨大飞机不容易起飞的理论。波音的七四七不是起飞了吗?不是比小飞机还要快还要安全吗?」当然,他们说的不是理论,我的响应也不是理论。

 

跟着我解释说,曾经读过一本名为《欧洲奇迹》(The European Miracle)的书,作者正确地指出无论经济与文化的发展,欧洲皆出人头地。作者又指出,这奇迹的出现,因为欧洲是由多个小国组成,互相仿效与竞争。我跟说,原则上欧洲可以是一个大国。中国要走欧洲的路,不用把一国分为多国,但中央要尽量把权力下放,让地区市镇有高度财政与管治的自主权,互相仿效,互相竞争。

 

两年多前在广州会见广东经济大师王岐山,我建议他们要考虑效法英美常用的办法,把市镇以独立公司的形式处理。提出这建议后我想,可能他们的市镇处理方法不比公司方法差,甚或过之,因为广东欣欣向荣,城市有相当可观的财政与管治的自主权,而市与市之间的互相仿效与互相竞争明显不过。我没有对中国的市镇安排作过研究,但这是重要的问题,年青的经济学者不容错过。

 

说到缓进与急进的取舍,不久前一位干部朋友问:「 张教授,你主张急进改革,说缓进不成。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得那么好,你的急进主张要不要修改一下?」我想也不想就回应:「中国改革只二十年多一点,人民实质生活水平的上升何止十倍!这是急进改革的结果。」

 

回头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相当混乱。我个人的感觉是北京政权以增加经济自由的办法来平息政治意识的不安。无可置疑,天安门之后一年,香港政治刊物的销售量大幅下降,跟是北京的政治或政权斗争越来越少人有兴趣了。

 

中国经济的巨型飞机起飞,始于邓小平一九九二年春天的南下。邓老在退休前留了一手,是否限于众说纷纭的他说的一番话,我无从考究。上海的经验是明显的证据。今天没有谁不同意,上海经济暴升突如其来,始于一九九二年。准私产与市场的合并确也神乎其技。十年来上海的经济发展,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想想吧,九十年代中、后期,全世界用作建筑高楼的起重机,百分之十七在上海!

 

巨机起飞不能尽归功于邓老南下。当时中国通胀急剧,到了一九九三年,人民币值暴跌。朱镕基于该年六月接掌人民(中央)银行,以约束特权借贷的方法治理通胀。很有效,但朱总理的功绩,还是通胀下降至零而甚至有通缩后,能维持物价与币值稳定,在众人大叫经济不景的情况下还有可观的经济增长率。今天,人民币是强币,中国的通胀预期去如黄鹤了。

 

上述的一胀一缩有几个重要的含意。其一是早些时到中国投资房地产的外资,无不损手烂脚,头破血流。是的,今天欣欣向荣的深圳的楼价,只有十多年前的三分之一。这代表一项巨大的财富转移,从外资之手转到国内人的手上去。不是朱镕基刻意的,而是外资当时不相信中国可以控制通胀。

 

其二,我说过了,是中国的一胀一缩使亚洲一带的币值偏高,促成一九九七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这使中国能在安定的情况下抢先引进外资,抢先发展。

 

其三,是稳定的物价促使中国的生产成本相宜。外资因为生产成本低,前景可信,纷纷到中国设厂。是的,以日用品而言,今天的中国是天下第一制造国。世贸协议的签订与履行火上加油,增加了中国的制造强势。

 

不要过于乐观。中国还有很多问题:金融不够开放,还有外汇管制,通讯垄断,税制复杂,法治欠佳,国企顽固,管制繁多,贪污盛行。但巨机还是起飞了。如果能清除上述的问题,中国这架巨机不知会飞到多高、多远。

 

自一九八一年起,所有在美国的经济学者朋友都说我是世界上对中国最乐观的人。然而,乐观如我,二十二年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中国的经济会进展得那样快。我不由得想起拿破仑的话:「中国吗?那里睡着一个巨人。让他睡吧,因为他醒来会震撼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