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1.04.13)产权理论与中国经济改革(中山大学讲演)

(2001-04-13 17:49:12)
分类: 五常演讲及采访

(1)明晰产权和交易费用是理解中国改革的钥匙

1979年我来广州看我的姐姐。那时候广州晚上全是黑的,街上没有灯;市场上连一只鸡蛋都买不到(笑声),我的姐姐在床底下养鸡(笑声);到外面吃饭很难找到一家好的餐馆,有时候叫了菜也没有白米饭,因为那时候白米是要配给的。那是22年前的事了,在座很多同学可能还没有出世。

两个多月前的农历新年,我又到广州来,到佛山一家酒家吃午饭。那酒家里有一条食街,你可以随意选购东西让他们煮,有汤水部,有海鲜部,有小炒部,有烧腊部……光是海鲜部里就有六种虾,任君选择,琳琅满目,多得不得了。那酒家全坐满了人。

22年时间,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产权制度改了,生活就可以有这么大的变化。如果中国还是70年代那种制度,那就连一只鸡蛋都买不到。所以产权对民生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你们要听清楚,我说的是很简单的东西,这是经济学的基础。在鲁宾逊一人世界里是没有产权的。不需要警察,没有市场,没有银行,没有货币,没有经纪,没有公司,没有律师,只有鲁宾逊一个人。鲁宾逊的经济问题是很容易处理的,两个小时我就可以把你们都教会了。经济学的困难就在于多加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后,两个人就成了社会。社会的定义就是多了一个人(笑声)--我喜欢从简单的角度来看问题。

两个人都想要同样的物品,竞争就无可避免。有竞争就要决定输赢,这也无可避免。决定输赢就要讲游戏规则。你们打网球有游戏规则,田径也有游戏规则,弱肉强食也是游戏规则,走后门也是游戏规则(笑声)。有了游戏规则后,就可以决定输赢。比如田径的游戏规则是以谁快谁慢来决定输赢。所以竞争一定要决出胜负。

我们这个社会就是你一早起来就要开始竞争。你去吃早餐,在这社会里就得有人吃得少一些,有人吃得多一些,所以你的早餐也是竞争赢来的。现在的竞争很简单。我是大教授,但我没有优先权;即使我的父亲是政协委员,我也没有优先权;我考试考第一也没有优先权;但我掏出一张钞票来,我就有优先权了(笑声)。你想要个苹果,我也想要同一个苹果,我拿出2元,你不肯拿出2元,我就赢了(笑声)。

这个用价钱来定胜负的准则,我们要感谢科斯发明的科斯定律:只有明晰产权,才有这种准则;取消了产权,就不会有这种准则。

你们说我张五常赞成自由市场,但我只是说自由市场对生产增长有利。现在佛山有那么多东西买就是明晰产权的结果嘛。自由市场究竟好不好就很难说了。我只能告诉你自由市场是对经济有贡献的。如果你问我喜欢哪种制度,我喜欢全世界的财富、美女(笑声),全部要用读书考试来分配(笑声、掌声)。

所以问题在于,决定胜负的准则可以有很多很多,市价只是其中一种。但假如市价不存在的话,或像以前那样是配给的话,那你们就要走后门,或者要排队。排队排上几个小时,然后花几毛钱买条鱼。你排队花的时间是浪费掉的嘛,你站在那里对社会有什么贡献呢?

但如果鱼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比如说10元一条,你能拿出10元就是你赢了;你拿不出10元的话就算你是高官的儿子也没用(笑声)。那你会怎么样?你就要去工作,去赚10元来买这条鱼。所以你要拿出10元,你就要对社会做出10元的贡献。

市场是有交易费用的。你说要有明晰的产权,但明晰产权的界定和保障,都是很贵的。市场的交易会引致多种交易费用,比如说信息的费用、律师的费用、警察的费用。

在华盛顿州,一个红苹果--我20年前在那里的时候,如果到果园里去买,自己摘--5美分一磅。但如果到市场上买,3毛钱一磅。香港出产的产品,在美国卖1元的话,在香港顶多只能卖1毛9分。在这1毛9分里,其中一半以上是工厂里的经理、秘书的薪金。所以在美国卖1元的产品,在香港的生产费用最多也就是3、4分钱。大部分费用都是交易费用,所以交易费用是很庞大的,你在交易里可以赚到很多钱。

市场交易可以赚很多钱,大家都获利甚丰。不是赚1倍、2倍、10倍、100倍,也不是1000倍,起码赚1万倍,可能是10万倍,也可能是1亿倍,我也算不清楚。为什么能赚那么多?

举个例子,1支圆珠笔,1元1支。这支圆珠笔是用塑料制造的,里面是石油工业的油,还有金属在里面,还有一个伟大的发明,那就是有一颗珠子在笔尖那里,可以有很多颜色的变化。现在国内劳动力工资水平,保守估计,是5元人民币1小时。就是说一个普通工人工作1小时就可以买5支圆珠笔。

但如果要你自己从头发明、制造这支圆珠笔,就算在座的600人全是世界一流的天才,你们穷毕生精力,从一无所知做起--比如说你们是从一个荒岛出来的--我要你们制造1支圆珠笔,你们600人穷毕生精力也不能制造出来!但是现在就是一个挖路的工人只要挖上12分钟就可以买1支圆珠笔。

在交易上赚钱,可以有如此大的利益呀!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穿的衣服,要是你自己来制造怎么能行?自给自足在今天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我们这个世界自给自足是不可能的,只能在交易上赚很多很多。

为什么能赚这么多呢?同学通常会说这是"比较优势理论",英文是Comparative Advantage。弗里德曼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但我不同意。现在他也同意我了(笑声)。比较优势理论有点帮助,但第一重要的是专业生产,专业生产使学习费用降到很低。大家各自专业生产,然后到市场上交易,大家的利益都很大。

因为专业化的缘故,就有人去做专业研究。新的发明一出来,几千年都不会消失。你想到一点,他想到一点,日积月累就是很多。我们现在的日常用品,都凝结了许许多多前人的发明。专业研究、专业思想、专业生产,然后大家在市场上交易,大家都赚很多。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有市场;要有市场,就要有明晰产权。这就是著名的科斯定律。科斯定律不是你们在外面听到的那个,你们听到的那个是错的(笑声)。对的科斯定律就是:没有明晰产权,就没有市场。就是这么简单。

产权的定义,是我发明的(笑声),有三个含义:使用权要明晰;收入的享受权要明晰;转让权要自由。所谓有转让权,是包括出租在内,所以使用权不是指一定要我自己使用,而是说使用的决定权是我的。我决定给你用,这也是我的权。当你有了这几个权利,这就是明晰产权的定义。

举个例子。假如我这手表是值钱的,我要拿出来卖,就要价高者得,你给100元,我就卖给你。但是现在我这手表不卖,你们排队来拿吧。那得到手表的人排队所费的时间就会刚好值100元。但你花这些时间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对社会有什么好处呢?

大凡财产任人取用,就会有这种后果:物品或资源的所值烟消云散。这就是我说的很重要的"租值消散定律"。比如说这个湖里养了鱼,这些鱼是我私人所有的,你去钓可以,给钱吧。但假如那个湖任人垂钓,所有人就会都跑去钓鱼。结果钓鱼所花的时间的价值,等于那些鱼的价值,结果鱼塘的租值等于零。如果鱼塘是公有的话,要不就没鱼在里面,要不就人人去钓,耗费与鱼的价值相抵消。但如果是私人的就不同了。我不会让那么多人去钓,我要收租,那就有租值存在。你要给租金我才给你去钓,我不会让所有人都去钓。

在任何情况下,人们都会尽量减少租值的消散。其中一种减少租值消散的方法就是明晰产权。那个鱼塘是我的,你要去钓鱼就要付租金给我,你不给钱给我,我不让你钓,这是界定权利的第一种办法。

第二种办法呢,取消明晰产权,但资源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权利是用等级特权来界定的。县有县的特权,队有队的特权,行政官员分多少级,老师分多少级,非常复杂。这就是用人来界定权利。

要知道,在这个社会里,人一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坦白地说,这是上帝造成的,怎么可能平等?每个人都不平等。某方面是可以平等的,但不可能每方面都平等。在产权明晰的制度里,每个人拥有的财产都不一样,有人富一点,有人穷一点。但正因为产权不平均,人权就可以平均;人权平均,就可以搞法治,可以搞司法,因为司法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的资产不平等,但人权可以平等。

但如果资源以人的特权等级来界定权利,人为界定权利,人权是不平等的,不可能搞司法制度,可以讲纪律,可是不能够讲法律。怎么可能讲法律呢?高官的儿子犯法,跟我的儿子犯法,处分就不同。你不能说这种制度不好,只能说这种制度是与明晰产权制度不同的。

自由市场的交易费用很大,但交易利益也很大。中国改革之前,交易费用很大,虽然没什么交易。交易费用是指在鲁宾逊一人世界里没有的费用,所以根据这个定义,搞人际关系是交易费用,走后门也是交易费用,交易费用非常大。

所以在国民收入里交易费用的百分比只要跌一点点,就会富有很多;但只要上升一点点,就会变得很穷。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去中国的交易费用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非常高。我1979年回中国时,看到那些人上班时从早到晚就在谈论怎么拉关系,到什么地方才能买到一只鸡蛋,可见当时交易费用占的百分比一点也不低。所以中国改了一个制度,交易费用百分比减少了,一下子就富了很多。

交易费用对人的生活当然是不好的。我上面那个定义,弗里德曼看了,也觉得是最好的一个。总之,交易费用占国民收入百分比越低越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