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5.01.29)学子语文江河日下

(2005-01-29 09:32:55)
分类: 五常谈教育

一间香港中学十二位英语老师考基准试,十一位不及格。知情的朋友说,这些老师全部毕业于教育学院。个人认为基准试的成绩如何,不代表英语水平的高下。考这种试是另外一种学问,没有专为该试学习的,文字写得流水行云不一定及格。问题是教育学院应该为要作老师的学子研习这种试,或作老师后知所适从。

说英语基准试与英语水平没有多大关系,可能是个人的防守观,因为自己没有信心考及格。说实话,要我考今天香港中学的中文会考,我也没有信心及格。但如果你说我不懂中、英二文,打起官司很头痛。你头痛,我头痛,法官也头痛。我对中语文法完全不懂,英语文法懂一些,但中英二语皆可落笔成文。法官怎样判我不知道,但我敢打赌,基准试考一百分的写我不过。

几年前一位深懂中语文法的学子,毛遂自荐地修改了我的文章,说我不懂文法。改得一塌糊涂,读不成音,给我教训得脸红耳热。我对他说,中语的平仄重要,魏晋的文体重要,宋代词牌的长短句重要。我说如果这里要用平音,就落个平音字,这两句每句要四个字,那两句每句要六个字,你就要增增减减地凑出来——什么文法不文法,胡说八道。苏东坡懂什么文法了!

我的中文是少小时背回来的。半途出家,不这样你要我从何学起呢?中文用标点,我从英文搬过去,只是朋友多教了一个顿号。当年学英语,也是靠背。学语言,如果从小下苦功,细心品尝他家之作,会比我高明。不得已而求其次,那就要学我的方法了。语言无快捷方式,要学就要走进语言中去,在语言中生活一段日子。背诵是一种「走进」方式;细心品尝是另一种,较为困难的。

不久前与几位中学老师谈及香港的教育发展,她们对学子语言的江河日下摇头叹息。太不成话,太不成话。据说以英语出试题,今天的老师要考虑学生懂不懂这个那个字,要选用浅的。学子语文不成话的观点不限于老师。从公务员到律师朋友到医生朋友到商家到旧同学,没有一个不那样说。

香港纳税人付出的教育经费,以每学子算,应该冠于地球吧。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纳税人资助教育不是香港独有,为什么香港会是那样没出息?姑勿论通过政府资助教育弊端丛生,举世皆然,我认为香港的语文教育走错了路向。五十多年前我就读的皇仁书院也是政府资助的,但当年的同学的语文水平,不管中或英,皆远胜今天的学子。当年我们要每星期交文章习作,要背书,而可能更重要的是课本由老师个别选择,教法大可自由。不要忘记,当年的老师是不用考基准试的。

当今之世,要谋生,没有任何学识比语文重要。纳税人付了钱要讲子弟将来的收入回报。中学毕业一封英语求职信写不出来,是谁之过?打起官司,法官会像我那样,摇头叹息。

政府资助教育无法解除,别无选择,我们要回到数十年前的语文教育方法去。背书背不出要罚企,文章习作交不出要留堂,再不成父母要打屁股;课本由老师选择,教法各自成家。

新潮教育,动不动要增加经费,老师视学生如太上皇,课本有规定,教法有规定,学子只为会考上课,左右语文教育的「专家」的语文水平令人尴尬。

语文是一种艺术,没有听过艺术是可以这样教出来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