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6.01.26)说服文章要怎样写才对

(2006-01-26 19:18:24)
分类: 五常谈教育

  二十世纪英国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写过一本题为《说服文章》(Essays in Persuasion)的书,文笔好,读得明,但影响力却远不及他后来发表的《通论》(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后者我读不懂,但凯恩斯学派出自此书,对大政府的影响有口皆碑。作研究生时与一位教授谈起,他说凯氏的essays写得那么流畅,是文字高人,但《通论》大家读不懂,作者似乎不清楚自己要说什么。

  清晰的文字比不上模糊的有影响力的例子,不限于凯恩斯。大名鼎鼎的海耶克,影响力不少,但海氏的分析力平平,好些时模糊不清。奇怪,海耶克的影响主要是在思想那方面,政策上的影响数不出什么来。费沙的思想与文字皆清楚绝伦,政策影响更是少见经传了。佛利民比海耶克清晰得多,但政策上的影响也是远不及思想上的。五十年前他提出的学券制,同样用公家钱资助教育,比公立学校优胜,白黑分明,佛老与支持者叫得力竭声嘶,但接受性到今天还近于零。思想影响与政策影响不同,而经济学者对政策有明显大影响的,古往今来只有马克思与凯恩斯,二者的思维皆不够清晰。影响思想比影响政策容易,因为前者没有压力团体的左右,奇怪是影响思想也不一定需要文字清晰。

  提到这些,是说我不知道有说服力的文章应该怎样写。有说服力与有影响力差不多是同一回事。自己写文章,一抒己见,为的只是过瘾一下。从来不奢望会影响什么。我不傻,不会意图改造社会。问题是既然动笔写文章,有点影响是锦上添花,却之不恭也。我想,既然有读者,多的,不可能毫无影响力。我自己读他家之作,总受“影响”,胡说八道的也不例外。于是,自己动笔时总希望有点影响,可以“说服”一下。

  还有两点要说。其一是我关心中国的青年。他们的际遇比我差,学而不得其法,读我的文章多多少少会替他们打通一点经脉。于是,自己怎样想就怎样写,读我的文章就跟着我的思路走,不可能不中计。其二是自己的一个幻想。中国的迅速经济增长二十五年了,是人类纪录,可以再来二十五年相当刺激也。不容易,机会不大,但想是可以这样想的。记得一九八九年在深圳举行的改革十年回顾,我公开祈求的是再来十年。今天得到了,有过之,贪得无厌,幻想着再来二十五年。于是用足心机,希望文章可以协助一下奇迹再出现。绝望之为愚妄,与希望相同——是罗曼罗兰说的。

  不知说服文章要怎样写,但有自己的法门。简单的:说服文章要先说服作者自己。其它不管,管不着,也不知怎样管才对。这样看,说服文章——说服自己的文章——我知道怎样写,可以说一下。

  首要是浅白清晰,不卖弄技巧,逻辑简单,有话直说。我认为不难,但友侪中清晰的分析文字不多见。我自己写解释性的文字,老是问:可不可以说得再浅白一点。认为不够浅白我会转换角度再说。有时以不同角度重复又重复地解释同一问题,得到同样的答案,可使自己坚信不移。说服了自己,同样地说服他人的机会应该上升。清晰有说服力,不被接受是因为与读者本身的利益有矛盾。模糊的文字也可以有影响力,因为模棱两可的言论可以随意阐释,又或者不知为知之,皇帝的新衣看到了。

  其次是用例子重要,最好是有趣的实例。二十年前曾经写过,中国人聪明,但奇怪地不善于用例子。当时岑逸飞写了一系列文章为我解答这现象。孟子用例子不好,孙中山也不成。这些是聪明人,但例子却用得蠢。如果同学能找到岑逸飞当年写的响应(记得是在《信报》分七期刊登),放到网上去让大家研讨一下也好。

  还有其它的。我认为有说服力的文字要诚恳,要有善意。这两点有些人容易,有些人困难。不诚恳而又没有善意的文字,可能还有点说服力,但加上诚恳与善意,事半功倍。

  这就带来我要说的另一个重点。只批评而不赞赏的文字,纵有天大本领,说服力不可能高到哪里去。你小看了我,怎还可以相信你说的话呢?在分析中国经济发展的话题上,我的处理与好些朋友不同。批评中国的文字我写过不少,但永远笔下留情,不小看执政者的本领。不同意或反对,读者容易接受,但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就麻烦。说实话,如果我是大独裁者,以民生为己任,我没有把握比北京做得好。就是当我说某政策是蠢、蠢、蠢,字里行间毫无贬意。

  认为是对的政策我通常立刻赞,有时大赞特赞。自己意想不到的正着,我会赞好几次。理由简单:赞得多,批评有重量,而这重量是说服力了。当年的师友是这样说服我写的文章要怎样修改的。

  还有一点。你要说服人家,但自己不可能永远是对。分析上,逻辑可以不错,但事实如何,局限怎样,错的机会不少。知道不对而立刻认错,是易做而又可以提升自己说服力的行为。凡说皆错,凡错必认,是蠢才,不可能有说服力。但被认为是不蠢的人,凡错必认就占了先机。外人会想,这个不蠢的人曾经认错,他坚持己见要多考虑了。这也是说服力。

  在我认识的师友中,凡是师级人马都有说服力,而其中最能说服我的是老师艾智仁。艾师不仅凡错必认,他根本不管一个思想或论点是谁的。任何有趣的问题他每次重新考虑,彷佛是小孩子第一次听到。当我对他说要借用他某思想时,他会说:我的所有思想都是借回来的。一个思想快如闪电的天才可以绝对客观地看问题,不多见。这种人最有说服力,因为我们知道这样的人不会因为观点是自己的而偏袒了。

  在今天地球一体化的大时代中,作为主角的中国还没有明显的压力团体出现。既得利益多得很,但还看不到有明显的团体凝聚力。可能自我安慰,逻辑说,目前以中文写说服文章是比较容易有成效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