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5.06.02)作品传世有秘诀吗?

(2005-06-02 19:21:51)
分类: 五常谈教育

应该没有猜错,搞创作的人总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传世。传世者,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经得起无情时日的蹂躏,过了许多日子还有人记得,还有人欣赏,英语说的memorable是也。是很不容易的玩意,而作者往往不在人世,自己不会知道。也有作者在生时知道的,或相当肯定,但相当肯定的也可以烟消云散。作学生时我读过不少算是名家的经济学论着,只四十年,这些作者今天很少人记得了。曾经大名鼎鼎,红极一时,但时日还是无情地淘汰了他们。

学术传世,作者要有一家之言;艺术传世,作者要有独特风格。这些是起码的要求,一般不足够,而何谓一家之言,何谓独特风格,其界定往往不清楚。数之不尽试创「一家」或「风格」的人,走上哗众取宠的路,能成功地传世的例子甚少。有些人,例如画家高庚,出尽八宝为自己的画作推销,希望传世,但其实此君天赋绝顶,作品绝对超凡,传世上苍注定,只是大力推销可在生时多卖一点。

一般而言,传世的作品要靠作者的真实本领。功力不到家,怎样推销,怎样宣传,在生时或可多赚点收入,但传世一般要讲真功夫,也要讲一点运情。梵高死后,他的弟妇把他的作品慎重地整理收藏。不这样,这位大天才的一般没有签名的画作,不容易传世。整理作品会增加作者的传世机会。这解释了略有看头的经济学者到晚年都喜欢整理自己的学术文章,结集成书。对我来说,整理结集为自己欣赏重要,但实不相瞒,这些日子我用心整理自己的英语文章,传世的希望像糖果那样在脑中跳。

可能发了神经,这几年觉得自己的经济学文章可以传世的机会愈来愈高了。首先是八九年前巴赛尔提点,说我的英语文章被引用,奇怪地毫无衰竭的迹象。留上了心,近几年发觉数十年前写下的被引用不跌反升,而一些早就石沉大海的竟然略见天日。跟着是两年多前写好的书分三卷的《经济解释》,综合自己在一门学问上的思维,获得很大的反响。最近高斯为了替我的英语文章结集写序言,读作品后,其评价似乎是说有机会传世。

这些之前我毫不关心自己的英语作品可否传世,只为自己的好奇心动笔,希望亲近的师友赞几句。这几年的势头有可观,本来懒得整理结集也来一次大兴土木了。事前没有想到整理英语文章比整理中语的困难那么多。一言难尽,但我自己要做的那部分七月可完工,高斯的序言如果及时赶到,那么十月左右该结集可面市了。

当年写英语文章我没有传世的意图。后来写中语文章更说不上。但二十多年前上苍派出《信报》的林山木,在他的鼓励下我写成了《卖桔者言》。跟着写《中国的前途》《再论中国》,用足心机——今天国内的朋友奉为经典了。其它的中语文章得到提携,有读者,而今天数以千计的网页转载,要不传世很困难。是我不理解的先进科技,文章上了网,除非政府出手一般驱之不去,而久不久有读者光顾某陈年旧作,该文可能翻新,跳到前头。

有市价的艺术作品,判断传世的机会是远为容易的。不是造价的真价作品,价够高而又顾客频频的,是相当可靠的传世迹象。捧场客为了维护自己的投资,有倾向继续捧下去。卖出三几件甚至三几十件作品不成,托价或造价往往有反效果,但顾客频频而价格坚挺,或跌后回升的,传世的机会甚大。

写这篇文章,起于两年前重施故技,搞摄影,希望自己的摄影艺术也可以传世。真可怜,自己监督放大,签上名字,配上镜框,劳师动众,只能卖数百元,而搬运往住损坏了,屈指一算,要亏蚀!这可见我的摄影作品不值钱。其它摄影大师的作品也是无价之宝。没有市价的艺术作品,要怎样判断传世的机会呢?或者说,我要怎样做才可以增加自己的摄影作品的传世机会呢?

首先是细算自己的天赋本钱,认为自己于一九六五年想出来的处理光的技巧,加上今天的科技,搞色彩,自成一家,有可为也。跟着是否决搞展览,要出书。这是因为展览过眼云烟,但出书可以留下来。再跟着是出书要有主题,不斤斤计较每帧作品的高下。这是因为历来张张讲究的摄影集,没有主题的,传世的机会是零。

这样,本来想好了的五本摄影集,增加至八本,最后改为七本完工。这些更改是为了主题的更换,这样处理不对,那样处理不妥,到最后,七个主题算是有一个加得起来的整体了。

会传世吗?很难说。搞摄影要传世,可能是艺术创作中最困难的玩意。把快门按下去,山是山,水是水,你有人有,再美观传世的机会肯定是零。如果整古做怪,把山摄得不像山,水不像水,传世机会也是零。摄影的传世条件,要有毫不做作的独特风格,成功地表达作者的感情,不容易被抄袭。这些加起来有点苛求了。

大致上,我认为自己做到了,但可否传世还是疑问。黄贵权可能帮一把。他对摄影艺术的看法与我的一样,但手法不同,而他也出书,也论主题。大家的作品都强调对焦,但对焦中又务求如梦如幻。大家都把感情的表达放在一切之上。有较多的人走同样的路,传世的机会是会提升的。

想想吧。如梦如幻的摄影作品,观者一下子不容易接受,以为作者在发神经,但如果有两个发同样神经的人,加起来就有点说服力了。回顾欧洲的艺术历史,有大成的时代永远是多个作者走相近或类同的路。竞争与互辅没有矛盾,可以共存。可以这样说吧:越是多人走黄贵权和我的摄影艺术的路,我们的传世机会越大。只希望不要走得一模一样,观者分不开来。

作品传世有秘诀吗?当然要讲点天赋,要讲努力,要讲拼搏,要讲运情,但这些之外有秘诀吗?应该有,我不懂。只在摄影上刻意地尝试,自己发明的传世秘诀是淘汰了所有传世不成的处理方法。炎黄子孙中搞摄影艺术的何止百万,但到今天作品足以传世的看来不到两个。或然率说,我的秘诀多半不管用,也会遭淘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