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5.11.15)高傲是天才的本质吗?

(2005-11-15 13:20:27)
分类: 五常谈教育

这边厢听到国内的音教授说,中国人对西方的古典音乐没有兴趣,政府又不鼓励,古典音乐在中国前景黯淡,是悲剧。那边厢读到西方的专家说,古典音乐在西方走下坡,在中国却不断走上去,将来古典音乐无疑是中国人的天下。两个观点各走极端,双方都说得肯定,看官,你说奇不奇?

 

触发西方古典音乐专家对中国情有独锺,显然因为神州大地这几年出现了几个钢琴天才。郎朗与李云迪大家都知道。几个月前出自四川的沈文裕,十六岁,在洛杉矶拿得一项重要的国际大奖。最近崭露头角的是一位名叫张胜莨的小朋友,称牛牛,只七岁,居上海,国际大师老远跑到神州品评,说牛牛是二百年一见的钢琴天才。牛牛曾经在法国演出,艺惊四座。

 

上述的四位钢琴天才中,除了李云迪,其它都高傲,高傲得离奇。郎朗是国际大师,每年演出一百五十场,场场爆满,被预订到不知若干年后,是个现象,再高傲也不算什么。沈文裕说自己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钢琴天才,不知有没有算郎朗进去。小友牛牛呢?说最佩服郎朗,但自己将来会超越他。

 

港产小提琴手李传韵也高傲,但看到他的演奏出神入化,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音乐演奏的天才高傲,看来是个规律。

 

无独有偶,我发觉中国历史上的书法大天才,没有一个不高傲,高傲得书所难尽矣。晋代的王献之是一个,唐代的张长史,五代的杨疯子,宋代的米南宫,明代的董其昌,清代的神笔铎,皆百多年一见的书法天才,大家高傲得可以打个平手。

 

说起来,钢琴与书法大有雷同之处。二者皆要苦练,苦练很多年;二者的全面技术操纵,不单是苦练就可达到,要讲有天生的动作协调;二者重视变化,多而微小的,收发自如要想得快,应变要若无其事;二者的阐释要靠感情的自然流露,没有半点勉强,弹奏或下笔时要如梦如幻地把自己的灵魂放进作品中。

 

我没有尝试过钢琴,但认真地尝试过书法,虽然后者还没有达到自己祈求的境界,足以意识到这境界的困难,可以理解为什么数世纪一见的书法天才是那样高傲的。

 

天生质量奇高的人应该不少,但有大成的凤毛麟角。不下苦功一个人不容易知道自己可以走多远,不会知道上苍赐予的斤两究竟有多少。一万个天资不俗的人中可能没有一个真的下苦功尝试。当我们见到一个有成就的天才出现,我们知道该天才的背后有另一个故事。有人问小牛牛的妈妈:「你有没有打牛牛呀?」妈妈答:「当然有,他不肯离开钢琴,不打不成!」

 

我对有成就的天才偏于高傲的解释,是年龄可大可小,这些天才知道自己达到的层面,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还可以向上攀升多少,也可以向下看,知道下面的是些什么人。这其中的一个有趣含意,是愈容易知道自己达到的层面的造诣,会有愈多的天才表现出高傲之情。没有学过绘画,但我认为书法比绘画容易知道自己达到的层面——书法上,见人一下笔我就知道到不到家——所以书法家是比画家容易高傲的。如此类推,音乐演奏家应该比作曲家容易高傲,前者可以年龄很小就知道自己达到的层面了。

 

高傲是天才的本质吗?有人说是,我说不是。我说高傲是天才的专利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