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5.11.10)对自己的衡量

(2005-11-10 13:18:21)
分类: 五常谈教育

一个人要在技艺或学问上有成就,最重要是自己对自己的衡量与判断。任何玩意,真的有点成就要讲点天赋。但有没有天赋不认真地尝试过不可能知道。绝大部分的人没有真的尝试过,纵有天赋,只有天晓得。一将功成,不知有多少个天才因为懒得尝试而被埋没了。

 

人浮于事,天赋高的可能不是不想尝试,而是生活环境不容许。少小时一起玩耍的小朋友,比我聪明的易找,只是家境贫困,很小的年纪就要工作养家。有些玩意的金钱成本不少,出不起钱学习天才等同废物。容国团当年,音乐天才高得离奇,但没有钱,怎可以学钢琴呢?就是送他一个钢琴他的家也放不进去。乒乓球是穷孩子的玩意,阿团无师自通地打到世界冠军,与今天从小在教练的指导下天天受训的,天赋不知相差多少倍。

 

有天赋,家境容许,自己的拼搏品性也重要。这些加起来有点苛求,必需的,但我认为更重要是懂得衡量自己。客观的衡量不容易做到。有两方面。

 

其一是衡量自己的天赋。十四岁时,我的乒乓球在校园无敌。就在那时我在太古船坞的康乐部遇到一位年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子,没有打过乒乓球的,我教了他三个晚上,当然打我不过,但我立刻知道,这孩子的乒乓球天赋比我高出不知多少倍。从那时起打乒乓球我只是为了娱乐,半点奢望也没有。该孩子的名字是容国团。

 

一九六三年,二十七岁,在洛杉矶加大研究院,一位助理教授自认乒乓球所向无敌,听到我是该校的单打冠军,挑战,一连十多局(当时二十一分制)他只有一局拿多过五分。这个有名的经济学怪才输得心服口服,问:「你为什么不参加加州公开赛呀?」我想起阿团,答:「世界那么小,何必加州?我知道自己天赋不足,打不上去。」

 

其二是衡量自己的兴趣。认为自己没有持久兴趣的,玩玩算了。好比当年在加大与后来在芝大,苦闷之余打桥牌,邀请我作拍档的不少是国际级人物,水平差不太远,知道自己多加操练不会在他们之下。但我就是对桥牌提不起兴趣,只是在图书馆读得累了,跑出来散散心,而当时走进桥牌场地,不愁没有人邀请。今天,桥牌怎样打也忘记了。

 

不是说一定要有成就或有大成的机会,才尝试一项玩意的。没有天赋,有兴趣,何乐不为哉?只是不要误以为自己有天赋,拼命干下去,失掉了其它机会。没有兴趣,有天赋,不可能持久从事,强而为之也不会有大成。有天赋不一定有兴趣,有兴趣不一定有天赋,是上苍造人的不足之处,可能要考考我们对自己的衡量,考不及格倒霉矣。

 

环境容许,自知有天赋而又有兴趣的,不大博一手是傻瓜。紧张刺激的历程,在痛苦中是一种享受,而最后看到自己的成果,满足之情非笔墨可以描述。

 

朋友,不要告诉我你毫无天赋,更不要告诉我你什么兴趣也没有。上苍造人不可能那样不公平。某方面你有天赋,但没有去发掘,不知道;某方面你有兴趣,但没有去尝试,也不知道。要二者皆知而又二者皆有的,相当困难,不断地尝试也要讲机缘巧合。衡量自己不够客观,判断频频出错,与尝试不足加起来,是技艺或学问上有成就的人那么少的主要原因。

 

客观地判断自己困难,父母客观地判断子女更难。父母认为自己的子女是天才乃人之常情,不难理解,也可能对。困难是父母不是子女本身,对孩子的天赋与兴趣往往作出错误的判断,教错了方向,或推得太快,把真有天才的孩子害了。

 

衡量自己的成败机会与兴趣,决定在哪里落墨,是我对任何玩意处理的惯例。是奇怪的行为,不容易解释。当年读书不成,衡量自己,结论是不可能读他人不过。于是决定博一手。那是在多伦多衡量了一年多的决定了。进了大学,入了研究院,我选读物所花的时间远比读的时间多。左问右问,多方请教,才决定哪篇文章或哪本书要认真地读。随意翻阅的无数,但下重注研读的甚少。高斯一九六○年的五十页的文章,我读了三年;佛利民的《价格理论》的第五章,我读到纸张粉碎!费沙的《利息理论》开头一百五十四页……这种读法是持久衡量后的发明,结果是一九六七年十月到高斯办公室求见时,他问我对他六○年的文章的认识,我说一句他就站起来,要跟我进午餐。今天批评高斯定律的众君子,没有一个真的读过该文。

 

写博士论文,我衡量了三年才下注,动笔后只八个月完工。作研究生的第一年,我写了一篇获奖的关于福利经济的文章,衡量衡量,认为自己不应该走福利经济的路,推却了该奖。从那天起到今天集中于经济解释,半点福利分析也没有想过。

 

搞摄影,一九六五年想出一种摄法,知道是个好去处,可惜因为职业搁置了三十多年。两年前衡量良久,认为以色彩从事大有可为,一口气出版了七本摄影集,然后封机。这是发神经,但痛快、过瘾兼而有之。

 

最困难的决定,是一九八二回港任教职与跟以中文动笔分析中国经济。之前在美国搞学术如天之骄子,生活舒适,儿女不识中文字,自己没有以中文下笔写过文章,这决定实在困难。但当时中国的发展使我看到一丝希望,而高斯又坚持可以对中国朋友解释制度运作的,天下只有我一个。多番衡量后的决定,是孤注一掷。

 

这个决定使不少人说我放弃了学术,不中用了。虽然这些人没有半篇文章可以传世,因而不知天高地厚,但听得多也不好受,尤其是自己的一位学生到处这样说。终于把自己的英语学术文章结集成书(即将出版),八百页,看着看着,拍案而起,仰天大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