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川:“大哥,有人抢我马子。”

(2006-03-24 14:24:45)
分类: 意淫调侃

    看到高晓松准备起诉韩寒,我有欲望了。这丫敢跳出来疯狗乱咬人,韩粉们怒了。(此文是下集,看此文的时候建议大家先看看我之前意淫的上集《徐静蕾失恋了》,http://blog.sina.com.cn/u/47824ec8010003cu)

    

    事情的起因是源于徐静蕾在她最近的更新中再一次提及韩寒,小韩同学的木木死掉了……很替他难过。本来此事已有定论,追求徐静蕾,韩寒和陆川都没戏。不巧,木木突然死掉了,韩寒悲痛万分,再没了心思理徐静蕾。这女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突然被冷落,但徐静蕾是好面子的,人不理你,你不能主动去理人家,只能找理由让人来理你。木木被利用了,可怜的狗,生前活得凄惨,死后还要被人拿来当垫脚石。徐静蕾那边压根就没理陆川,陆川火气本来就大,这段时间不顺,剧本正挠墙,又得罪了韩迷。不过这局面对陆川来说也不算太坏,虽然没追到徐静蕾,但也没能让韩寒得逞,君子没做成,当一回小人也算过了把瘾。现在看到韩寒用一条狗引起美人的怜悯了,这心里真不是个滋味。陆川真急了,上次听他老爸的建议用脏话骂韩寒妄图引起徐静蕾的注意,不幸马上被众韩粉揭穿,“你丫就一东施效颦”。他马上说,我会去删节这些脏话,但是文章没有错,尤其最后那句(最后那句说韩寒素质低,意思就是跟徐静蕾不配)。陆川身陷险境,在这最最最关键的时刻,他想起了同是徐静蕾朋友的哥们高晓松。(说点题外话,高晓松这个人,我以前确实挺喜欢,初三一年就听一首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觉得词写得好,曲子也不错,很贴切的感觉。)陆川拨通了高晓松的电话,“大哥,这次你得帮我。”“咋了?前段时间不听说你在追一小妞吗?”“他妈的就为了这小妞,陷进去了。有一男的,叫韩寒,丫跟我抢。”“操,抢你马子就是抢我马子,咱干死丫的!”“别别,大哥,丫是松江一抗把子,手底下人多,这几天我这边场子都罩不住了。我怕您……”“你他妈的怕个鸟,丫敢劈腿,必须跟丫急。伸张正义”陆川撂下电话,眼泪花花的,这一句话,让黑夜里的我很感动。有高晓松挺着,陆川心里塌实多了,心里想着韩寒等两天缺个胳膊少个腿的,你徐静蕾就是再没长眼睛也不能喜欢这样一个残疾人不是,到时候,少了韩寒,你徐静蕾迟早还不是我陆川的盘中菜?陆川偷偷的这样想着,竟一个人对着镜子开始傻笑。陆天明看到儿子的妄想症有愈来愈严重之趋势,又想着自己本来只是为了找一儿媳妇,没成想惹来一身骚,一些不明事理的韩粉们还在继续围攻自己的阵地,不禁感叹到,我重要的收获之一,是得到了一片脏不可堪的辱骂。我究竟说错了什么?

 

 

   同一时间,高晓松那边也开始行动了,你在《三重门》里全文引用了我的《青春无悔》,未获我同意,现在依法依情依理明白告诉你:我不同意!请依法把你与此有关的各种单行本、选集、文集从书架上拿下来,把我写的文字全部删掉,再放上去,卖!陆川一听到大哥出手了,心里一阵愉悦,可嘴巴上还是要保持一点不削,没成想,老高真出手了。可一见到大哥是把韩寒给告了,陆川傻眼了,老高真出手了,我心也真乱了。本想着自己大哥好歹也是一抗把子,就算没能卸下韩寒身上几块零件,再怎么着也得见点血吧。高晓松用一种陆川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式向韩寒宣战了,陆川的妄想症又发作了,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选择当个律师,这一刻,全天下的律师都笑了。

    

      不想写了,这事情到后来变得有点恶心了。白烨的本意是我的工作就是文学批评,批评任何人都是我的工作。韩寒的本意是为了揭发学术腐败。高远的本意是为了出名。解玺彰的本意是为了发泄。陆天明的本意是不管你韩寒是不是为了揭发学术腐败,但你要准大家说话,不要说脏话。陆川的本意是为了亲情,虽然我不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有人骂我父亲了,所以我要站出来。高晓松的本意是为了友情,我同样也不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有人让我哥们不爽了,我也要站出来。我的本意是这事儿你们都是鸡同鸭讲,跟我这篇文章一样,没谱啊。笑吧,笑笑就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幸好没换
后一篇:俺得意的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幸好没换
    后一篇 >俺得意的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