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452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讲道理作学问——评《红楼梦》大战进展和趋向

(2020-05-30 09:16:21)

 

讲道理作学问——评《红楼梦》大战进展和趋向

 

路遥

 

编者按:

 

本刊1995年第1期发表的《〈红楼〉大战几时休》一文,评价了几部研究《红楼梦》的新书。经《文摘报》及一些省市报刊摘发后,在读者中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我们会至今还在不断地接到读者的来信,询问有关《红楼》大战的动态。本刊只发表图书评论,不发表学术研究的文章;只因对于读者的来信,不便一一作复,谨就来信中提出的几个集中的问题,答问如下,以向关心本刊的读者致意。

 

问:《红楼》大战的进展情况如何?

答:由《古代小说漫话》(欧阳健著)、《脂砚斋言行质疑》(宛情著)两书为代表所引发的《红楼》大战,约始于1992年。1993年《红楼学刊》第3期集中发表了5篇指名评论欧阳健的文章,1994年《红楼学刊》第2期发表了欧阳健的答辩文章,同年5月欧阳健又出版了他的新著《红楼新辩》。此间除《红楼学刊》和《明清小说研究》针锋相对的两个刊物较多地陆续发表了一些争鸣文章以外,《四川社科界》、《红楼》等刊物,也积极参与讨论,这算是论战中的第一回合。1994年秋,在某地和某地先后召开了两次《红楼梦》讨论会,1994年10月25日某日报在报道讨论会的情况时,发表了有碍人身名誉权的文章。一场正常的学术讨论,竟被引向“诉诸公堂”。至此,二年多的红楼大战,告一段落。

前一阶段的大论战,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双方旗帜鲜明,而令人遗憾的是,有的文章和讲话,走板了,超出了学术争论的范围,说了许多无助于学术研究的伤感情的话;一是大多数学者正在冷静地深思着——对于红学界来说,这场大论战太重大了,事涉60年来红学研究的大是大非,不仅必须认真对特,而且大家都感到有责任把论争引向正常的正当的学术讨论的轨道上。

 

问:究竟是否存在着脂批派和反脂批派呢?两派是怎样形成的?其基本观点是什么?

答:赞成脂砚斋的批语,认为脂本是真本,并以之为立论根据的,便是脂批派,反对并否定脂砚斋批语和脂本的,便是反指批派。这是十分明显的,而且在论战中其营垒也是分明的。无须回避。

脂批派源于胡适1928年胡适公布了“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即残存十六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并且认为它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从此,以这个脂批作为旧红学与新红学的分界线。新红学以胡适为首的学者认为,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辈,最了解曹雪芹和《红楼梦》的创作,因之他的批语是最可信的最有权威的;60年来,依据脂砚斋的批语和在胡适的“最古本”以后发现的各种八十回抄本(统称为脂本),形成了脂批派的基本观点:(1)《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家事自传说.(2)脂本是真本说,(3)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是伪书说,(4)百二十回《红楼梦》不符合曹雪芹原稿原意说,(5)高鹗有罪说。

反脂批派作为一个学派是90年代后才出现的,特别是在这次大论战中,迅速地形成为一个旗帜鲜明的学派(但没有组织)。反脂批派认为:6O年来《红楼梦》研究的根本错误在于以不可信、不可靠的脂批、脂本否定了举世公认的伟大著作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由此,其基本观点一分为三:(1)肯定程高百二十回本《红梦》——无论是不是曹雪芹的原著,也不管是否符曹雪芹的原意,古人和今人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是根据程高的百二十回本而承认《红楼梦》是伟大的世界名著,没有人(除了脂批派)承认八十回残本(及脂砚斋描绘的那个虚无的《石头记》)是伟大的世界名著。(2)肯定高鹗刊行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对于弘扬优秀民族文学的历史功绩,功不可没。(3)脂批矛盾百出,不可信,脂本来历不明,不可靠;脂砚斋其人,不仅不是曹雪芹的叔叔,而且也不是和曹雪芹同时代的人。这就是两派的基本观点。

 

问:脂批派的主要观点,早在60年前就形成了,为什么直到9O年代才出现反脂批派呢?

答:其实在胡适发表“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的当时,早就有人提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来历不明,不可信,要求胡适公开他所存藏的那个“最古的”抄本,可胡适就是不公开。能看到这个本子的,只有胡适和自称为胡适学生的那两个人,大家所能看到的只是由他们抄出来的脂砚斋批语。直到33年后,脂批的观点已经占有牢固的地位了,1961年胡适才把他的那个“最古本”影印出来,而传到大陆后,很快就是“文化大革命”,谁还有心思去研究脂批的真伪。

大约是在80年代初.很多学人对脂批提出了疑问。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便是和胡适并称为新红学领袖之一的俞平怕,他说;“我看红学这东西始终是上了胡适的当。”这时,一部分学者避开了敏感的脂批真伪问题,在易于被众人所接受的肯定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和肯定高鹗刊行之功上大作文章,井且很快地得到了大多数小说家的赞同就连脂批派中的某些名家也撰文肯定了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由此可见,脂批派和反脂批派的两种学术观点的争论,实际上早就在不停地进行着。

 

问:有人说现在所进行的肯定脂批与否定脂批的论战,是关于脂批的总决战。那么当前的症结是什么?

答:双方的观点是不可调和的。要肯定早被世人所公认的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就必须摈弃、批评脂批;而接受脂批,《红楼梦》实质上便不存在了,因为现在谁也见不到脂批所描绘的那个《红楼梦》——这也正是摆在脂批派面前的一大棘手的难题,所以他们在争论中尽量避开正面回答反脂批派所提出的指责脂批的错误.矛盾和疑问,只反复强调:肯定脂批是“常识”“学界公认的”,“不是学术问题”;说否定脂批是“连红学的ABC也不懂”,是一些不在红学圈内的哗众取宠。而反脂批派现在所公开的文章和著作.也有某些根据不足,或出自测疑或可是可非,用反脂批派自己的话来说:大方向“是无可非议的,惜失之过急,不免有粗糙、不够缜密以及判断失误之处。”

由此可见,论战的症结在于:挑战一方,论点分散,全面出击,打麻雀战;应战一方,避实就虚,虚张声势,不谈或少谈实质性的问题。这就是说,前一阶段的论战,虽然火气很盛,火力很旺,但尚未进入实质性的论辩,真正的学术讨论还有待于下一阶段。

 

问:有人说“红楼大战至少在这个世纪是结束不了的”。这样估计对吗?

答:从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肯认错这个角度看,是这样。但不必如此悲观,是非总是会水落石出的。只不过学术讨论不会像法庭宣判那样说哪一方获胜了,而是由广大读者和研究者,作出自主的裁定。俗话说:“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读者心中自有一杆秤,是是非非,斤两不差;更何况学术之争惟有辩者明,没有失败的一方。

据悉,1996年又将有几个《红楼梦》研讨会要召开,深望这些研讨会能集思广益,不要再搞请一色的碾会,只要相信真理在手,听听反面的意见怕什么!要之是要有学者的风度心平气和,不说伤感情的话平等待人,不分老资格还是小字辈讲道理.作学问——惟有老老实实地作学问,才能讲出令人信服的道理来。

 

刊《中国图书评论》1995年第10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