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452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大战几时休

(2020-05-29 06:57:08)

《红楼》大战几时休——评由两部新书引发的争论

荒路

 

按:荒路是著名古代小说专家兼出版家林辰先生的笔名。此文写于25年前,至今读来,仍让人感慨万分。

 

1994年在中国古代文学界产生轰动效应的图书,莫过于花城出版社的两部关于古典名著《红楼梦》的新书:程甲本《红楼梦》和《红楼新》。

程甲本《红楼梦》,在花城版欧阳健等人校注本之前,已有北师大出版社的张俊等人校注本。以版本学的角度看,两种版本没有什么重大的差异,唯一不同之处是张校本参校过脂本、欧阳健本只参校程高本。这细微的差异,反映了一种自觉的、目的明确的学术行为。这就是:花城版程甲本《红楼梦》的刊行目的,不在于版本的异同,而是为了“重新确认程甲本《红楼梦》真本的崇高地位。”(花城本前言)

《红楼新》一书.共7章26节.是著者欧阳健评论脂批真伪的结集(程甲本《红楼梦》前言的观点也包括在此书中)。该书对“脂批”不可信“脂本”不可靠、“脂砚斋”其人可疑,以不可靠、不可信、可疑的“脂批”来否定实实在在的程高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六十多年来“红学”研究的根本错误。

欧阳健的这些基本观点,不是偶然的孤立的,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近十年来形成的否定脂批学派的学术观点——先是,“新红学”奠基人之俞平伯的自省,他在1985年通过《文史知识》表示:“我看‘红学’这东西始终是上了胡适的当。”这位“红学”大师的话,启发着学术界的深思,在大学学报上,在一些科学杂志上,零散地出现了一些怀疑反对“脂批”的文章(更多地是肯定百二十回本、肯定高功不可没的文章)。1991年《红楼梦研究》、《红楼梦学刊》公布了俞平伯先生临终时写下的一生治学总结:“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这坦荡的学者的襟怀鼓舞了很多未曾接受胡适影响的研究者和爱好者.公开批评“脂批”的文章逐渐增多(这其中,最活跃的几家刊物是《红楼》和《明清小说研究》)。此时,否定“脂批”的学派实质上已经形成。1992年一位离休干部情自费出版了他的业余研究果《脂砚斋言行质疑》一书,揭示了“脂批”的种种矛盾.认为“脂砚斋”其人不仅不是曹雪芹的长辈和亲友,而且不是同时代的人,是托名晚出的。1993年欧阳健在《古代小说与版本》一书中,从版本学的角度批评了“脂批”的作假言行,1994年又出版了系统批评“脂批”的专著《红楼新》。从“脂批”学派的形成过程看,如果说《脂砚斋言行质疑》和《古代小说与版本》二书曾经震撼了“红学”界,那么《红楼新》一书则是旗帜鲜明地摆开了大论战的战场。

《红楼梦》的读者何止百万,广大读者在关注着这场论战。但是,如何看待这次新的《红楼梦》大论战在学术界因其对“脂批”的态度、立场不同而有着不同的评价。

肯定“脂批”者认为“脂批”在“红学”中的地何是肯定的、无可争议的否定“脂批”是连“红学”的ABC也不懂,故弄虚幺,混淆视听,制造混乱。

否定“脂批”者认为:六十多年的“红学史,是一部以虚构的、残缺的、不可信的”脂批“否定真实的、完整的、全世界公认”的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历史,现在应该清算了。

观战者认为:伟大的《红楼梦》被“研究”得不伟大了;前天有手迹之争,昨天有墓碑之争,今天又有《脂批》真假之争,何曾停止过。

读者有些厌倦了,感叹道:《红楼》大战几时体

坦率地说,《红楼》大战是不会休的,至少在这个世纪是结束不了的。可以想到,誓死捍卫“脂批”者有之,坚决打倒“脂批“者有之,怎么会握手言和呢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像多数勤奋的“红学”家那样,多作些扎扎实实的学问,少说些尖酸刻薄与学术无关的伤感情的话,从正面摆出自己的证据和见解,让读者、让历史去作最后的鉴定。 

(刊《中国图书评论》1995年第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