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14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陌生的温暖

(2020-04-14 21:22:12)

 

陌生的温暖

 

欧阳健

 

  1979年元旦,我只是僻处苏北金湖的乡村中学教师。有一次,我贸然向广东省社科联主办的《学术研究》投稿。编辑部一个半月后就回了信,接着就在第二期发表了我的《柴进·晁盖·宋江》。这是我正式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也是我踏上古代小说研究之路的第一步。

  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寻找这位提携识拔我的编辑,却始终没有结果。2020年3月5日,老友俞润生发来《牧惠与〈红楼梦〉》一文,介绍牧惠“1977年3月,调任广东省《学术研究》杂志第一副主编”文字,这使我眼睛一亮。牧惠原名林文山,1977年3月到1980年12月期间,他时任《学术研究》第一副主编。我立刻想起来,《学术研究》1979年第2期发表了拙作的同时,也发表了林文山的《关于〈水浒〉的几点供讨论的意见》,与拙作构成《水浒》讨论的栏目。当时刊物没有标注主编、副主编,不知道林文山正是《学术研究》负责人之一。

  1980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全国招考研究人员,规定凡高等学校本科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力者均可报考。在江苏省270名报考者中,我是少数拿不出文凭的人。然而,就是凭着《柴进·晁盖·宋江》及《〈水浒〉“为市井细民写心”说》《重评胡适的〈水浒传考证〉》等文章,我被认可具“同等学力”,最终录取为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这是我人生境遇的转折。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当初那几篇文章,我那后头四十年的历史就要重新写过。

  1982年,江苏省新发现一批关于施耐庵的文物史料,于是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在兴化、大丰召开考察座谈,我受命参与筹备工作。所里邀请的《水浒》专家中就有林文山,工作单位是《红旗》杂志社。他因故不能前来,只是写了回信。信中说:“我衷心拥护十六位同志的倡议,认为积极筹备学会是非常必要的。由施耐庵、金圣叹的故乡江苏省、水浒故事的发祥地山东省和第一次倡议举行全国性的水浒讨论会的湖北省来共同筹办这件事也非常合适。我希望,即将成立的水浒学会,将是一个讲民主的,为广大的水浒研究者热心服务,能够团结全国以及海外水浒研究工作者的团体,凡是对水浒研究有兴趣有见解的,都不应该被排斥在外。学会的目的,是贯彻双百方针,本着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互相切磋,以利于促进水浒研究工作的开展。”

  会后,我写了一篇《从施耐庵文物考察活动看科研新风尚》寄给林文山,5月18日收到他回信,写道:“稿子写得很好,有针对性。可惜《红旗》发不出,我已送《光明日报》李准,请他尽量争取发出。”信中还提到:“不断读到你的水浒论文,对你的勤奋,我很佩服,向你学习。”6月15日又得林文山信,说:“你那篇文章,《光明日报》终于不肯用。”信中还说:“虽未见面,神交已久了。”8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邀请首都学术界座谈施耐庵文物史料真伪问题,我陪刘冬同志去了北京。24日上午散会后,我给林文山打了电话,中午就乘车离京了。

  1988年11月,我到扬州参加第三届《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到会的人很多。我因忙于会议事务,只在11日上午听了林文山的大会发言,下来后匆匆握手,互道珍重而已。这是我和林文山的唯一一次见面。此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也没有联系。2004年6月8日,76岁的林文山在北京逝世。

  追念过往,年迈的我常常热泪满腮。我感恩那个年代,感恩那个年代的学术风气,正是那种宽容、活跃的氛围,让许多陌生的彼此温暖久远。

 

(《羊城晚报》 2020年04月14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