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國歷史小說史》由臺灣萬卷樓出版

(2018-03-05 15:06:25)

 

中國歷史小說史由臺灣萬卷樓出版

 

歐陽健

 

拙著中國歷史小說史》,幸列鄭家健、李建華總策劃的“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百年學術論叢”第四輯,由臺灣萬卷樓出版於2018年3月出版。

 

《中國歷史小說史》由臺灣萬卷樓出版

 

內容簡介

 

本書從理論上闡述了歷史與小說在發生本源上的共通性,小說與史書從“同源同體”到“同源異體”的演變過程;論證了歷史小說文體虛實和結構兩大要義,小說家從“史”中引出自己的“志”,又以“志”為主帥去支配對“史”的取捨、抑揚、虛構乃至改造製作;概括了歷史小說的三大演進規律:歷史演進的順序與歷史小說創作的非重合性;歷史小說與史書的時間差距逐漸縮小甚至出現超越史書的本朝小說和時事小說;歷史小說的改寫、重寫、彙編和創新。又借助豐富翔實的文獻文本詮釋,梳理了宋元時期的講史,羅貫中——演義文體的奠基者,明代的歷史小說與本朝小說,明清之際的時事小說,清代的歷史小說及其他,晚清的歷史小說及其他等,其所論述的神話傳說——兼有歷史和小說品格的遠古文化、正史稗史——歷史和小說在史的範圍內的分工、講史平話——民間藝人在正史之外另造的歷史世界、歷代演義——融渾信美兩大要素的歷史小說、時事小說——超前於史籍編纂的小說創作等,皆為前人所未及道的學術新見。

 

 

後記

 

欲著一部《歷史小說史》,十八年於茲矣。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林辰先生主持春風文藝出版社明清小說研究之時,曾在《光明日報》刊出頗具雄心的廣告,廣泛徵求《三稗叢書》稿件,動員全國學者“多角度、多方法、多層次”撰寫有“新突破新提高”的古代小說史。我不度德量力,亦於1985年6月23日草擬了《〈歷史小說史〉寫作大綱和計畫》予以回應,草稿至今尚在,大略為:

 

一、歷史演義是中國古代章回小說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是一筆極其珍貴的文化遺產。寫作《歷史小說史》的指導思想是:在充分掌握有關歷史演義小說的豐富材料的基礎上,努力發現歷史小說的歷史的和美學的價值,發現歷史小說發展的內在規律,尤其要努力發掘長期以來被忽略、被漠視、被埋沒了的作家作品的價值,使之成為一部資料豐富翔實、觀點鮮明新穎的小說史著作。

二、下述觀點將貫串於全部論述之中:

1、歷史演義的產生,是新的社會歷史發展階段人民大眾(尤其是市民)重新認識和評價歷史的產物。關心現實的變革,是關心歷史的動力。歷史演義所揭示的歷史經驗和教訓、所表達的意志和願望,與正史所宣揚的歷史觀點的異同。

2、歷史演進的順序與歷史演義創作先後的非重合性。歷史演義自身系統的逐漸完備。大的系統(自古至今)和小的系統(一朝一代)。歷史演義兩大流派的分合與交融。

3、歷史演義中的史實和虛構。歷史演義所包含的三大因素:神的因素,史的因素和人的因素。關於歷史小說創作的理論概括與論爭。

三、《歷史小說史》大體上擬分下列章節:

1、宋元的講史——歷史小說的先導;

2、羅貫中為歷史演義創作所開闢的道路;

3、明代的歷史演義;

4、清代的歷史演義。

四、寫作進程的具體安排(略)。

五、有利條件與困難(略)。

 

1991年4月26日,在瀋陽參加《古代小說評介叢書》編委會,夜間和侯忠義先生散步談起撰寫古代小說史,曾設想若干有別於現行模式的要點:1、歷史長河式:階段過渡論、波浪起伏論、百川匯海論;2、舊學根柢與新學理論結合式:作家考證、版本考證、本事考證、背景考證,情節結構、人物形象、思想傾向、審美情趣;3、評隲前人式:是非功過,重新評說;4、面廣量大式:引用作品數量要多,信息量要大,既要重新評說名著,又要積極評價新發現的作品。居然受到侯先生的謬獎,增強了我的信心。

回顧在十八年來,為了此書的撰寫,我主要做了兩件準備工作:

一曰讀書。首先是讀歷史小說原著(連同它的序跋)。不但小說的人物、情節要了然於心,還要儘量弄清作家生平、版本源流與“本事”沿革。這樣,才可能潛入小說內部看小說,才可能真正把住小說的脈博。但在八十年代,要想讀點古代小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得在1985-1988年間,為了完成江蘇省社會科學研究“六·五”規劃重點項目《中國通俗小說總目提要》,我有機會遍訪北至哈爾濱、南至昆明、西至蘭州、東至上海的全國60多家圖書館,僅北京一地就到過北京圖書館、首都圖書館、北大圖書館、北師大圖書館、人民大學圖書館、中國科學院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圖書館、中國藝術研究院圖書館、戲劇研究所圖書館、中央檔案館、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圖書館,讀到了不少碩果僅存的孤本,做了一些讀書劄記。後來的情況雖大有改善,但《古本小說集成》之類的大型工程,並沒有將古代小說一網打盡。這本《歷史小說史》提到的部分作品,用的還是我當年的讀書筆記。讀書,還要讀前人和時人的研究書。任何研究都不可能從平地而起。使小說研究成為舉世公認的學問,應當歸於魯迅、胡適先生的開拓之功,加上爾後鄭振鐸、孫楷第、趙景深、阿英、胡士瑩等先生的貢獻,構成了古代小說的研究體系。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小說研究成果尤為令人注目。這些都是繼續前進的起點。

二曰對話。首先是試圖和小說作者對話。陳寅恪先生在《馮友蘭中國哲學史上審查報告》中說:“凡著中國古代哲學史者,其對於古人之學說,應具有瞭解之同情,方可下筆,蓋古人著書立說,皆有所為而發。故其所處之背景,非完全明瞭,則其學說不易評論。”歷史小說作者離我們已經很遠了,但我覺得和他們的心是相通的。儘量做到對他們“具有瞭解之同情”,把他們當作可以交心的朋友而不是批判的對象。 對話,還要和研究者同行對話。每當前賢和時人的高見深契於我心的時候,我將報以會心的讚賞;當他們的觀點與己偶有不合的時候,我又將以友善的態度作心平氣和的商兌。無論如何,和他們的對話,都是推動研究深入的觸媒和動力。顧炎武倡“自成一家言”,他在《著書之難》中說:“其必古人之所未及就,後世之所不可無,而後為之,庶乎其傳也與?宋人書如司馬溫公《資治通鑒》、馬貴輿《文獻通考》,皆以一生精力成之,遂為後世不可無之書。而其中小有舛漏,尚亦不免。若後人之書愈多而愈舛漏,愈速而愈不傳,所以然者,其視成書太易,而急於求名故也。”作為本書的作者,我自然不想失去自我,而希望它是對於本學科認真的學術清理,是關於本學科創造性的探索。我不指望它絕無謬見和舛漏,惟求它不是泛泛的老生常談,在觀念上寫法上盡可能不與前人雷同,如是而已。

今天終於寫成的書稿,與十八年前的設想自會有大的差別,但精神卻可能是相通的。需要說明的是對兩個學術問題的處理:1、有關歷史小說的“神的因素”,在我完稿的《中國神怪小說通史》(江蘇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已經論及,故《封神演義》、《女仙外史》、《後三國石珠演義》不再在本書中展開論述。2、此前我還完成了《晚清小說史》(浙江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吳趼人和黃小配的生平介紹,一概從略。《洪秀全演義》在歷史小說史上的重要性,不可能避而不論,則改換論述的角度;對確認為黃小配作品的《吳三桂演義》,也以新的眼光重新評述;近事小說《宦海潮》、《宦海升沉錄》等,就略而不論了。

 

                        2002年8月15日於福州花香園終副齋,時年六十有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