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研究》序

(2017-03-18 05:30:22)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研究》序

 

欧阳健

 

中国之小说自来无史;岂但如此,中国之文学也自来无史。古代中国有的,是正史的“艺文志”,小说则属于其中的子部,——那还不包括通俗白话小说。在古人眼里,小说是史之支流,是稗官野史,甚至是消闲之书。人们从来没有掌握小说史的要求,你若读遍了全部小说,心中便有了小说的概貌,但那与“史”还不是一回事;况且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将全部小说都读遍的。

小说有“史”的著述,是近代学校诞生以后的事。1905年废除科举,青年学子只能进新式学校读书,以便从事新的社会职业。随着观念的更新,小说史也登上了大学讲坛。要讲授小说史,就得有正规的教材。而要编撰教材,就得首先解决小说的性质,——即什么是小说的问题,于是中国传统的小说观念,与西方传来的小说观念,便产生了冲突。其次,又得交代小说的起源,告诉学生小说是从哪里来的,——而这个意念,在古代中国却是完全没有的。再次,又得交代小说的演变规律,西方的“进化论”便起了作用。最后还得解决小说的评价,——即什么是好的作品,并将它们选出来写进教科书中去。中国古代小说汗牛充栋,一两个学期讲不完,因此须要有所取舍;小说篇幅比较长,一两节课也讲不清楚,只能选择部分章节。加之材料先天的准备不足,举凡作家的生平、版本的流传,文献上都是一片空白,——以上种种,就是撰写中国小说史面临的难题。

鲁迅1920年应北京大学等校之邀,率先开设小说史课程,最初的讲义凡十七篇,题曰《小说史大略》。他一面授课,一面补充修改,从散乱的史料中寻出小说演变的线索,形成有开山意义的《中国小说史略》,对上述难题都有独特的做法,因而被誉为小说史的经典。在《中国小说史略》影响下,更多学者撰写了新的小说史,于是有了“小说史学史”。温庆新博士的新著《中国小说史学史视域下的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研究》(以下简称《研究》),所谈的便是囊括所有小说史的“小说史学史”了。

《研究》的着眼点,是中国小说史略》修订过程作者细心梳理了所有《史略》的版本,包括现存最早的在北京大学、北京高师讲课由北大国文系教授会随课陆续印发的油印本《小说史大略》;1921年下半年至1922年刊发的铅印本《中国小说史大略》;1923年、1924年北大第一院新潮社初版上、下册本;1925年2月新潮社再版上、下册本;1925年9月北新书局合订本;1926年、1927年北新书局修订本;1931年9月北新书局订正本;1933年3月第九版印刷本;1935年6月北新书局第十次修订本,可说已将所有版本搜索殆尽。在此基础上,深入分析《史略》“经典化”历程揭示《史略》如何成为“中国小说史”的典范之作并被治小说史者奉为圭臬的因由就具有相当的说服力。本书第一章“《中国小说史略》的‘经典化’历程”,从“授课、演讲与《史略》的早期存在样式及普及传播”、“主动馈赠样书与《史略》的早期‘经典化’”、“治小说史者的专业化接受与《史略》经典地位的强化”诸方面,以《史略》诸种版本为中心,通过《史略》每次修订改动,客观还原鲁迅《史略》编纂与修订时的指导思想与时代特征分析《史略》编纂、修订与彼时同仁研究的关系,探讨《史略》篇章设置、小说类型归纳等的前因后果及其学术价值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研究》同时指出,从小说史学史的角度,《史略》亦有被治小说史者所误解的。如《史略》“以小说见才学者”,为的是突出“以小说见才学者”创作现象后世治小说史者不明所以而将之曲解为“才华小说”、“才藻小说”与“才学小说”就是典型的例证。所以,对《史略》以客观科学定位,有助于规避《史略》的失当,为近今的小说史编纂提供借鉴。

本书的长处,不仅论述了《史略》的传播,而且论述了《史略》的编纂。因为不论如何,从,远不如从来得重要。从来无史第一部史,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材料,一是观念。材料要看是否丰富翔实,观念要看是否科学合理,还要看材料与观念是否有机统一,既不是以论代史,也不史论不称。《研究》指出,鲁迅于编修过程中预先确立了“由写神的向写人的演进”、“由无意为小说向有意为小说演进”与“由文言文向白话文演进”的“三大规律”,初衷与根本目的,不仅受彼时时势背景的影响,亦蕴含“国民性批判”的意图与“立人”的目的。其对古代小说的价值评判在“五四”思想影响下已有文化主体选择的意味——“五四”精神作为建构古代小说规律的理论指导并进行价值评判,这种文化选择对《史略》的理论建构产生了深远影响,也是说得不错的。

但是,《史略》的贡献在于此,《史略》的不足也在于此。因为任何小说史(包括文学史),都是一定观念统驭材料的产物。观念会不断更新,而在不同观念的支配下,又会对材料进行新的取舍与诠解,从而不断写出新的小说史与文学史来,小说史的撰写永远不会终结,“小说史学史”的研究也就永远不会终结。但我们千万要记住:任何高明的小说史,只能作为入门之用,甚至考试之用;决不要以为读了一两本小说史,就是受到了“正规的训练”,就已经掌握了小说史的真谛,实际上还差得远呢。

温庆新有很强的思辩能力,特别是对考证有天生的敏锐,在我认识的青年学子中是不多见的。我没有给他讲过一堂课,蒙他不弃,尊我为“师”,实在有愧于心。我看着他一步步的成长,由本科生而研究生而博士生,由需要交版面费发文章到刊物用高稿酬来约他的文章,自然是高兴的。我希望他保持独出机杼的态势,做出更多有价值的、经得起检验的著作来。因而对于本书,我也顺便提出两点希望:

一是注意材料提煉现在流行的“学术规范”,是引用材料越多越好,所加注释越详越好,似乎唯有如此,才能“显示功力”。其实,材料的鉴别与筛选,本是学术研究题中应有之义,不能给所有“文献”以平等地位,在突显有价值的文献同时,要有意忽略乃至遗忘某些文献,学术研究才能前进。

一是注意文字錘煉。如“主动馈赠样书的提法,就不够准确。鲁迅当时尽管是“著名小说家”,但在北京大学还是一名讲师,尚不具备妄自尊大的本钱,就像今天的畅销书的作家,能坐进研究生班听课,就是莫大荣幸,哪里敢说“主动馈赠样书这样的话,不如说是“征求意见”为是。

 

                                2016年11月30日于福州

                                (《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第三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