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此精彩访谈,岂忍胎死腹中?(一)

(2017-02-16 16:26:20)

如此精彩访谈,岂忍胎死腹中?(一)

欧阳健


如此精彩访谈,岂忍胎死腹中?(一)

    我接受过两次有关红学的专题采访,且都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的大报。两次经历有个共同点:记者有很强的敬业精神,热情机敏,准备充分,访谈顺利,双方都非常愉快。两次经历又有个不同点:第一次是半个月过后,《访谈录》就见报了,还引来了热烈反响;而第二次是三个月过去,《访谈录》迟迟不见踪影,实际上面临报废的境地。

先说第一次。20107月,忽然接到《南方周末》记者向阳的电话,说想就《红楼梦》版本对我进行专访。那时我已抱定做红学的“历史人物”的态度婉言到了9月10日,又接到向阳电话,说他在北京遍访红学家,惟有蔡义江同意接受访谈;为了给读者以鲜明对比,务请能同意采访。第二天又发来了详尽的访谈提纲问题虽十分散杂,却见出水平与思考,我他的真情所感便答应13日晚七点十分电话来了,一直谈到八点四十。12月2日《南方周末》刊出题为“就是一层薄纸,拿手指头一捅就破”——欧阳健再批“脂伪本”》的访谈,同版还有《为什么一天到晚在版本上纠缠?——蔡义江检讨“新红学”》。之所以如此标题,是因为记者提问你们这批学者对脂批作伪论的提出和研究已经持续那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主流红学基本上没有被动摇呢?是这样回答主流红学尽管在口头上没有任何改变,实际上在内心里是张皇的,理论上是孱弱的,他们这种表现倒反而增加了我的自信。用曲沐先生的话讲,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层薄纸,任何人只要看清了拿手指头一捅就可以捅破了,但是他们不愿意把这张薄纸捅破。

再说第二次。2016年11月17日,忽然接到《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记者李玲的电话,说拟就《红楼梦》对我进行采访。有了上次的经验,没有犹豫便应允了。11月17日,遵嘱发去我的邮箱,晚上就收到采访提纲,问题虽也十分散杂,却同样见出水平与思考

11月18日那天,午觉睡得不错,精神甚佳。下午接受李玲电话采访,畅谈近一小时。旋收发来的《南方都市报》2016年7月4日陈林文《红楼作者是曹頫?百年红学梦一场》,我亦发去《胡适在台湾所受到的批评》。得回复:收到!谢谢欧阳先生。文章一定认真拜读。

11月19日上午给李玲发去邮件:“昨天通话,精神尚可,加之你愿倾听,故信口而谈,有些应是即兴感悟,再重说一遍,都不一定说得出。如可能,请据录音全文整理,再另行提炼所需的访谈录,两份材料同时发我一阅。”

11月20日晚收李玲回复:“好的,欧阳先生。这两天有事去了一趟外地。我尽快把采访的全文内容和所需的访谈录整理好发给您。”

11月21日,李玲发来采访录音全文与整理稿,信上说:

 

根据整理后的采访内容,领导认为可以将对您的采访做一个整版,写一篇人物专访。文章的框架主要分为三部分:1.您谈胡适问题;2.您如何证伪脂本及所受的不公待遇;3.您对陈林及其观点的评价。因而,我提炼所需的访谈内容,也主要按照这个思路来整理。

由于还未开始行文,具体引用哪句话还未定。先生在看到采访整理后,对上述三个问题如有补充也可增加,如需删减,我也会遵从先生的意思。

在谈及胡适对红学和中国文化的影响,我认为先生颇有独到和深刻见解。读了您《胡适在台湾所受的批评》一文,我发现文中对这一问题有详细论述,不知是否可以引用?

其次,在脂本作伪问题上,我也认为同样精彩,但不知先生能否概括您的脂本作伪论,举几个例子说明下?还有您所遭遇的不公待遇,我们也想多了解。

最后,关于陈林对红楼梦的研究,先生若有补充也是甚好。

总之,在文章写好之后,我会发给您看,您到时可以看下引用是否准确。

 

寄《红楼诠辨》、《红谭2014》二书给李玲参考。

11月22日,调整李玲采访录,加题《掘到了胡适的根》,发李玲:

 

录音全文整理与所需的访谈录两份材料均已收到,十分赞赏你的能力与水平,谢谢。

你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将胡适问题放在第一位。但我想这是一篇访谈,还是按照谈话的顺序,以陈林始,以陈林终,反而显得自然。我已在你的基础上,遵照提纲与来信要求,重新做了调整与补充,也代拟了你的发问,兹发上,供斟酌。

我加了《掘到了胡适的根》的标题,以突出问题的核心。当年在公正评价胡适的背景下,《南方人物周刊》起了带头作用,如今要对胡适再评价,也希望《南方都市报》起引领作用。最后一节关于陈林的议论,可由你们领导裁处。

 

收李玲回复:收到,欧阳先生。非常感谢先生用心斧正。

11月28日,收李玲访谈录初稿,信上说:“根据咱们上周的访谈内容,我写好了初稿。现在发您审读,您看下哪里是否表述有误,或者没有准确理解到您的意思的地方。”回复:

 

我上午去做种植牙,一点才到家,休息一会,方收到初稿,读了一遍,深感你的水平很高,对红学的现状了解很深,对我的意思也把握得很准,这种表达方式也很不错。我只稍稍动了几处,红色的是加了的字,蓝色的是可删的,现发上,请斟酌。陈林是你们报社的同志,发表前最好与他沟通一下。略加斟酌,发去。伟英诵读一过,发现几处小误,改了再发。

 

得回复:“欧阳先生过奖了,我觉得是您谈得好,观点独到。佩服先生的渊博学识。”

12月8日,收李玲短信,已收到寄去的书。

12月9日给李玲邮件:

 

我曾经提到正写《再提胡适的博士学位》,现终于写好,发上给你看看。自问在《水浒传》、《红楼梦》、晚清小说等领域,曾颠覆了好多观念,但对胡适的博士学位,可算此生颠覆的最大观念。因为用了带研究生的经验,从学生的底子如何,态度怎样,搜集了哪些材料,采用了什么方法切入,就看出了好些没看清的问题。如方便,可否代转《南方人物周刊》,供他们采择?谢谢!

 

回复:“我把您这篇文章转给《南方人物周刊》的同事,然后让他们跟您联系。”

一晃就到了12月26日,始终不见动静,上午与李玲通电话,问《再提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回答说《南方人物周刊》的同事说文章写得很好,但不适合他们刊用。我说“胡适在台湾是一等一的英雄”的话,是《南方人物周刊》传播出去的,显然不是事实;文章给了他们挽回影响的机会既不肯就不勉强讲到《访谈录》,她早就交上去了,容她再去催催。

转眼间进入了2017年,1月16日又给李玲电话,《访谈录》一直压在头头那里,她再去问问看。

到了2月8日,我感到事情太不正常便给李玲邮件:“建立联系,已近三月,如此精彩访谈,岂能胎死腹中?若报社领导再无决断,我将在本月16日用博客,或其他方式,公布访谈材料。”得回复:“谢谢欧阳先生。我已经把您的来信反馈给领导了。等他们回复。抱歉让您久等了。

现在已是216日下午四点,既不见李玲邮件,也没有李玲的电话。为了不让李玲的劳动成果付之东流,也为了引起对此类问题的关注,我决定以《如此精彩访谈,岂胎死腹中?》为题,在博客分几批公布访谈材料,这第一部分讲的就是访谈的缘起与始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