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甲戌本的“玄”字,还真有点玄

(2017-02-11 14:27:48)

甲戌本的“玄”字还真有点玄

 

欧阳健

 

纠正错别字,是语文教学最吃力的事。写错了笔画,是错字;写了音近形近的另一个字,则是别字。但古时还有另外的情况:明明是字是写对了的,却被认定为“错”,甚至是大错特错;硬要将这个字去掉一笔一点,那才算“对”,——这就一定是碰上“讳字”了。如古书上原刻的“玄”字,清代康熙以后一定要缺末一笔,写成“甲戌本的“玄”字,还真有点玄”,为的是“避”康熙皇帝玄烨的名讳。小学生若不小心加上一点,热定要挨先生的大板子;——并不是先生不讲理,太狠心,他是怕孩子长大后出来做事,万一写错了,就会丢官杀头。无奈“玄”字与传统文化关系,实在太密切,“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南京有玄武湖,苏州有玄妙观,想躲也躲不开,弄得不胜其烦,叫苦不迭。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一直被奉为“曹雪芹生前之抄本”,“新红学”取代旧红学的奠基石。但几十年来,红学家终有一块去不了的心病,——甲戌本“玄”字都不缺末笔;书中共有四个“玄”、四个半边为“玄”的字,统统没有避玄烨的讳。面对“不是出于康熙之前,就是出于民国之后”的质疑,“甲戌本晚于程甲本”的冲击,简直一点辙也没有。

幸好到了2005年,上海博物馆用80万美元,从康奈尔将甲戌本购回,红学家有了近距离地检看、鉴定的机会,便兴师动众,率领弟子,会同当地专家。用三十倍的袖珍放大镜,放在每一个“玄”字上面一一细看,最后惊喜地发现:那些“玄”字末笔原是缺的,现在的一“点”是后人所加,墨色笔法都与原迹不一致,——红学家悬着的心终于“释怀”了:甲戌本的“古本”地位,到底被他们维护住了。

可惜,红学家在按耐不住的激动后,不曾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那“玄”字的最后一笔,是谁在什么时候加上去的?——而这才是判明甲戌本性质的关键。有一个事实必须肯定:甲戌本1927年为胡适购藏,1949年又被带出国门,胡适是它唯一的拥有者。如果最后一笔是1927年以后所加,这个人只能是胡适本人;如果最后一笔是1927年以前所加,这个人就可能是卖书人胡星垣。但谁都无法解释:胡星垣或者胡适为什么要在原缺“玄”字末笔,加上那一小“点”,摧毁作为“古本”“珍本”的绝对标志,让它大大地贬值呢?

答案可能有一个:用以抄写甲戌本的底本之上,“玄”字确是缺了末笔的;但这位抄手抄着抄着,总感觉不顺眼,判断这是个“错字”,便充当了语文教师的角色,信笔将它“改正”了;——这恰恰表明,抄手生活在无避讳观念的民国!

要之,“玄”字是否避讳关系固然重大;但从“捍卫”甲戌本的价值计,还是不要匆忙下“‘玄’字最初是避讳的,其末笔是后人添加上去”的结论为好。甲戌本的“玄”字还真有点玄,甲戌本的“那些事”还真有得说呢。

 

2017年2月11日 丁酉元宵草于福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