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

(2017-02-10 16:21:42)

 

“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

 

于淑月

 

近见微信有说甲戌本的那些事”,且引用《晋中师专学报》1995年第1期于淑月先生的大文,让我有幸在二十二年之后方得寓目,拜读之时颇觉亲切,感慨甚多。兹将全文转贴于此(惟“先生正为先生”);看来,甲戌本的那些事”,还真有得说呢。

 

1991年8月南京欧阳健先生在贵阳纪念程本《红楼梦》刊行二百周年学术讨论会上发表了标新立异的新说“甲戌本”(《脂观斋重评石头记》)是刘铨福伪造的观斋”是刘铨福的化名胡适以来所有的红学家全上了当无一幸免。

此论一出立即有林先生撰文评论誉为“震撼红学的新说”(《中国图书评论》1992年第5期)。当然也有人反对例如《红楼梦学刊》1993年第3期就集中发表了刘世德、蔡义江、宋谋、杨光汉、唐顺贤等几位先生的论文以致被张训先生在《红楼》杂志1994年第1期认为是“围攻”。总而言之欢呼也好“围攻”也罢欧阳健先生的“新说”确实引起了“轰动效益”。

1994年5月欧阳健先生在花城出版社又出版了一部专著《红楼新辨》。洋洋30余万言系统地阐述了他几年来的“新”观点。他说“脂观斋”一共有三代第一代本名“脂砚堂”书名《“脂砚堂朱批红楼原稿”》刘铨福的父亲“刘宽夫位坦得自京中打鼓担中”的鼎。第二代方是刘铨福,他在这部《脂砚堂朱批红楼全稿》上作了许多手脚首先砚堂”为“脂砚斋”。欧阳健先生说“脂研就是将朱砂研细脂批就是用朱笔加批在这个意义上研与是不能通用的。见《红楼新辨》207页)。这话不大好懂不过与本文主旨无关暂不管它。欧阳健先生断言《脂研斋重评石头记》这个书名完全是刘铨福一手炮制的。他说刘铨福还曾着这个从他父亲手继承下来又做了许多手脚的伪本去骗过孙桐生惹得孙桐生还在这个伪本上加了四十条批“才识越、著述丰富的早期红学家孙桐生”最后还是没有上当又把本子退还了刘铨福刘铨福在借孙桐生的头一年曾经把这个伪本拿到崇实的半亩园中去骗过去祟实家当家庭教师的兄弟也骗得氏兄弟在书后加了一则题记。至于第三代“脂砚则已经至了民国以后了。欧阳健先生说“此本在1927年卖给胡适的时候显然经过了一项重新抄写”(《红楼新辨》214页)这个“重新抄写”的人是谁则因为胡适的大意已经不可考了。至于为什么原件现藏美国国内有此本流行的“甲戌本”是民国以后的人“重新抄写”的则是“因为此本一律不避玄烨之讳,文字抄错情况严重(《红楼新舞》214页)

欧阳健先生的“结论”是这样的“总之第三代脂砚斋就是为了迎合胡适自传说’的需要在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而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恰好就是他们赠给我们的礼物。(《红楼新辨》222页)。话就讲的如此斩钉截铁

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真是“民国以后的书贾”伪造的吗

不是不可能是。

第一欧阳键先生是写过《古代小说版本漫说》应该是具备鉴赏古本小说真伪的基本常识的。鉴定古本小说年代的真伪避讳并不是唯一的标志。避玄烨之讳的清抄本年代当然在康熙以后但不避玄烨之讳却不一定抄于民国以后情况往往要复杂的多。抄者马虎雇主没有叮嘱对抄小说不重视都可能本应避讳而忘了避讳。吴恩裕、冯其庸等先生判断己卯本是怡亲王府抄本就是从己卯本避两代怡亲王之讳推出来的。庚辰本与己卯本同出一源但偶尔也有“祥”字缺末笔作“栏”的地方反过来已卯本虽避讳但也有“祥”字“晓”字不避讳不缺末笔的。仅仅因为甲戌本不避玄烨之讳“玄”字不缺末笔、就贸然断定甲戌本是民国以后书贾的“重抄”本未免太武断了

第二辨别版本真伪对其纸质、墨色乃至藏书家印章作现代技术鉴定也是非常重要的。甲戌本现在美国我们无法对其纸质、墨色作技术鉴定。但从影印本看,刘铨福氏兄弟的跋孙桐生的四十条批语都套色印出来了。如果这个本子真如欧阳健先生所说连刘福当年作了手脚的本子都不是而只是个“民国以后”“为了迎合胡适自传说的需要“书贾制造出来的双料膺品那么请问那几跋语可以拆下来拼凑可孙桐生的亲笔批语分散在各页之上是怎么弄上去的呢“文字抄错情况严重”是欧阳健先生据以辨伪的重要依据然而孙桐生的四十条批语却批得非常好而且字迹也很好这又是怎么回事吧这个“民国以后”的作伪者为什么拙于彼而精于此呢恐怕欧阳健先生也无法解释吧

何况己卯本、庚辰本原本俱在分别藏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见过原本的人都知道从来没有人怀疑是“民国以后”的新纸新墨“制造出来”的。据我所知己卯本原来只存四十回其中64、67两回还系抄配1959年冬又发现55回后半、57、58三整回和59回的前半共三个整回两个半回。经吴恩裕、冯其庸等专家仔细从墨色、纸质等多方面鉴定认为确系从己卯本中散出的影印本已经一并印出来了。所以现存的已卯本是四十一回全文两个半回外加嘉庆年间补抄的64、67两回。影印本出来后好象从没有人提出过异议。现在欧阳健先生不置一词却用“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一句话就一笔抹煞这确实令人感至太不可思议了

第三作伪者辛辛苦苦制造出一个膺品来是为名还是为利他们出于什么动机要达到什么目的总得有个原因吧现在欧阳健先生说“第二代脂砚斋刘铨福伪造甲戌本是为了骗孙桐生第三代脂砚斋将甲戌本“重新抄写”又是为了骗胡适。那么己卯本、庚辰本又是第几代脂砚斋伪造的伪造出来又是为了骗谁呢“……为了迎合胡适自传说的需要在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等话语来看己卯、庚辰二本是书贾为了迎合胡适而制造的时间在民国以后。可是为什么制造出来后并没有卖给胡适反而归了康和徐星曙

欧阳健先生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引用胡适的话“因为我宣传了脂砚甲戌本如何重要爱收小说杂书的董康、王克敏、陶湘诸位先生方注意到向来没有注意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之类的抄本。”然后引申出这样一个结论“这就刺戟了书贾炮制此类抄本以应世的热情。为了抢速度争效益就只得采取将整部书页拆开分头赶抄的办法。”还搬出周汝昌叙述1932年徐星曙于隆福寺购得庚辰本时八册完整如未甚触手并非一部为众人传阅已久弄得十分敝旧破烂的情形”来作旁证证明庚辰本是“民国以后”、“新抄出售”的。庚辰本如此为什么己卯本又完全不同四十回卖了董康另有三整回两个半整公都流落到了琉璃厂直至1959年王宏钧发现才被历史博物馆收购珍藏呢

看来正因为欧阳健先生的“假设”太过于“大胆”而“求证”又太不“小心”以致一被“商榷”或便破绽自出东扶西倒怎么也难自圆其说了。

其实间题还不止于“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欧阳健先生要证明脂观斋、脂本均出于刘铨福伪托这个特“大胆”的“假设”还非得牵涉到正本、蒙古王府本、杨继振藏本等本子不可。那样以来问题就更大了

欧阳健先生说庚辰、己卯本是“抢速度、争效益”赶出来牟利的“蒸锅铺本”可是正本蒙古王府本却抄得异常工整一点儿蒸锅铺味道也没有。欧阳健先生说庚辰本1932年被徐星曙从隆福寺购得时“八册完整如未甚触手“正是其所抄出售的旁证”然而杨继振藏本早在杨继振收藏的同光年间就已经破烂不堪几经修补了因此我们只能说“民国以后制造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的书贾”是欧阳健先生制造出来的。事情真象如此而己。

 

(《晋中学院学报》1995年第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