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芳官吹汤的轇轕

(2016-12-16 20:56:46)

●灯下谭红

芳官吹汤的轇轕

欧阳健

 

 


  人人都向往平等,却每每活在不平的当下。为了消除这一头的腌不平,有时却借助另一头更严重的不平。《红楼梦》中的芳官,就处于这种轇轕之中。

  芳官失亲少眷,投了一位干娘照看,虽将月钱都上交了,洗头时偏叫亲女儿先洗,芳官不肯用剩水来洗,干娘羞恼变成怒,两个便吵了起来。晴雯、袭人以为:老的也太不公些,小的也太可恶些;宝玉却搬出“物不平则鸣”的高论,支持了芳官,取了花露油、香皂之类,叫她另要水自己洗。

  干娘更加不服,既骂芳官,又打芳官,仗的是“一日叫娘,终身是母”的古训;不料麝月顶了一句:“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道破了贾府的铁则:主奴高于母女——就是亲女儿,自有主子打骂,不许爹娘在中间管闲事。

  可怜她干娘还是不明白:在主子屋里,奴才是分等级的;自己的地位,远在得宠的女儿之下。所以当一碗火腿鲜笋汤送来,宝玉叫芳官吹了几口时,她居然也跑进来毛遂自荐:“他不老成,看打了碗,等我吹罢。”晴雯忙喊道:“快出去,你等他砸了碗,也轮不到你吹!”一面又骂小丫头们:“瞎了眼的,他不知道,你们也该说给他。”小丫头们都委屈地说:“我们撵他,不出去;说他,又不信。如今带累我们受气,这是何苦呢!——你可信了?我们到的地方儿,有你到的一半儿;那一半儿是你到不去的呢。何况又跑到我们到不去的地方?还又不算,又去伸手动嘴的了。”一面说,一面推他出去。阶下几个婆子见他出来,都笑道:“嫂子也没有拿镜子照一照,就进去了。”羞得那婆子又恨又气,只得忍耐下去了。——请问谁曾想过:让芳官出了这口恶气的,却是贾府的另一种更大的“不平”!

  芳官为宝玉吹汤的是非轇轕,不同版本也出现了文字轇轕。查庚辰本小丫头的话是:“我们撵他,他不出去;说他,他又不信。如今带累我们受气。你可信了?我们到不去的地方,还不算,又去伸手动咀的了。”读来总觉不顺。原来是抄手抄到第一个“我们到”时,误跳到下一行的“我们到”,漏抄了上一行三十字,成了文理不通的错句。

  之后芳官吹了几口,宝玉笑道:“你尝尝,好了没有?”程甲本写道:“芳官当是顽话,只是笑着看袭人等。袭人道:‘你就尝一口何妨。’晴雯笑道:‘你瞧我尝。’说着,便喝一口。芳官见如此,他便尝了一口,说:‘好了。’递与宝玉。”而庚辰本却作:“芳官只当是顽话,看着袭人等。袭人道:你就尝一口,说好了,递与宝玉。”又从第一个“一口”,一下子跳到第三个“一口”,漏去二十七字。

  这种窜行脱文的现象,与抄手水平低下、工作马虎有关,亦可证脂本是晚于程本之伪本,并非保存曹雪芹“原稿的面貌”。

(《今晚报》2016年12月1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